全面三孩还是彻底放开?

记者 张兰太 综合整理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两年之后,计划生育政策会不会继续做出改变?2018年全国“两会”上,又有代表提出了全面放开三孩乃至彻底放开生育限制的议案。

全面三孩还是彻底放开?

图片来自东方IC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提出议案,建议实行全面放开三孩政策。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使人口稳中有升。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援藏干部黄细花又一次提出全面放开生育的议案。她认为,全面二孩政策难以使我国的生育率恢复到维持民族正常繁衍所需的更替水平,为了促进我国人口的长期均衡发展,应尽快取消生育限制,全面放开生育。

这些议案与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不及预期有很大关系。

2017年是中国实行“全面两孩”政策的第二年。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年中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人,这一数据比之前各方的最低预测还要低;人口出生率同比下降了0.52‰,只有12.43‰。而在2016年,即中国“全面两孩”政策实施首年,中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91万人,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

出生人口不及预期,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值得认真研究总结。其实,2016年之后出生人口逐渐减少早在人口学者意料之内,但很多人没想到出生人口“雪崩”比预料的来得更早更猛。少生育或不生育形成惯性,以致少子化趋势难以逆转,在这方面,不少发达国家有过深刻教训。2017年全国“两会”上就建议全面放开生育的黄细花代表作过生动解释,“生育不像自来水般可随意开关,少子化一旦成为常态,逆转极其困难。”

所以,即使放开三孩或彻底取消生育限制,恐怕也只能暂时缓解出生人口下降势头,无法带来生育全面反弹。国家在鼓励生育上投入不够,相关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导致人们生育和抚养孩子的成本高企,使一部分人“知难而退”。毋庸讳言,中国缺少公办托儿所、幼儿园,民办托儿所幼儿园入托入园费用高的现实确实吓到了不少人,让他们徒唤“生不起”。

黄细花也提出,生育和抚养孩子的成本高,优质幼儿园、小学的供给比较短缺,婴幼儿的抚育制度供给不足,生育期妇女的保障不够到位,职业女性很难兼顾家庭、孩子和工作等问题,是职业女性不愿生育的主要原因。

因此,除了全面放开生育,黄细花还准备了几份议案,包括加大托育服务支持的建议、设立独生子女陪护假完善探亲假的建议、取消社会抚养费征收的建议、尽快取消“超生开除”的建议等。这些议案无疑都是很有现实针对性的。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合理减负”“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家庭的希望。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有望给人们打上几针强心剂。

不过,虽然十九大报告强调“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在生育问题上着墨甚少,并未提及继续改变计划生育政策。

中国要稳定人口出生水平,不只需要改变生育政策,更需要从经济激励、宣传教育、社会环境等方面多管齐下。携程执行董事长梁建章和人口学者黄文政多次在其财新专栏中撰文介绍英法美日韩等发达经济体通过减税、补贴鼓励生育的国际经验,值得中国借鉴。黄细花也建议,对多孩家庭减免个人所得税。

总之,逐步放开生育是大势所趋,相关配套措施也需要及时跟上,重要的是让生育权回归家庭,由家庭自主决定。“晚婚、晚育、少生、优生”曾经长时间作为国内宣传计划生育政策的口号,并深入人心,改变这一思维惯性,一些学者提倡的营造家庭友好型、生育友好型的社会环境不可或缺。■

全面三孩还是彻底放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全面三孩还是彻底放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