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书只服暴雪,洗白阿尔萨斯哪有洗白伊利丹那么简单

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的资料片距今快要有十年了,最终阿尔萨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暴风城的大公伯瓦尔为了控制天灾,肩负起了巫妖王的责任,如今军团再临沉寂了多年的伯瓦尔搞事不断(请看巫妖王再怒的几率有多大?打了几年酱油的伯瓦尔如今又干了什么),而官方编年史的第三卷却要洗白阿尔萨斯。

吃书只服暴雪,洗白阿尔萨斯哪有洗白伊利丹那么简单

新设定,巫妖王为了对抗燃烧军团和古神想要统一艾泽拉斯

编年史第三卷预览原文:

Arthas wanted to create a unified world under his control to defend against Legion and Old Gods

阿尔萨斯希望创造一个在他手下大一统的世界,以对抗燃烧军团与上古之神。

仔细想来,却也不无道理,阿尔萨斯与燃烧军团之间不共戴天,上一任的耐奥祖同样是被燃烧军团夺去了身体,灵魂备受折磨,早在war3时期,巫妖王还是耐奥祖的时候,就已经脱离燃烧军团的控制了,而对于古神,阿尔萨斯和耐奥祖所接触的,都是尤格萨隆的仆人,也就是尼鲁布虫人,不过原本侍奉古神的尼鲁布虫人没能抵挡天灾军团的攻击,艾卓-尼鲁布的国王阿努巴拉克也被复活为巫妖王的地穴领主,但通过精神连接来控制亡灵的巫妖王,也一定在尼鲁布虫人的意识里,见识到了他们古神主人的力量,所以不管是阿尔萨斯还是耐奥祖,倒是都有充分的理由对抗古神和燃烧军团,如今军团已败,就算真的洗白,阿尔萨斯要面对的,也就剩古神了。

吃书只服暴雪,洗白阿尔萨斯哪有洗白伊利丹那么简单

得知古神强大的阿尔萨斯倒是有理由对抗它们

看似和伊利丹一样不择手段,然而阿尔萨斯却丧心病狂的多

在伊利丹成了光与暗之子后,这位洛丹伦第一孝子被很多人调侃为生与死之子,但事实上,伊利丹纵然不择手段,但就像恶魔猎手们常说的那句“我牺牲了一切,你呢?”那样,伊利丹并几乎没有伤害过别人(他只攻击过惧怕他留下井水的上层精灵,看守他的守望者是被泰兰德所杀,随玛维一起追到萨格拉斯之墓的月之姐妹算是因他而死),阿尔萨斯在这一点上,和伊利丹差别很大,虽然是玛尔甘尼斯的阴谋,但他在斯坦索姆所做的一切已经没法洗了,之后得到霜之哀伤,彻底堕落为死亡骑士的阿尔萨斯,回到洛丹伦所做的就是弑父,弑师,虽然乌瑟尔和吉安娜都不理解他,加上恐惧魔王的诡计才让他堕落,但同样不被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理解,被基尔加丹威逼利诱的伊利丹,却没有像阿尔萨斯那样丧心病狂。

吃书只服暴雪,洗白阿尔萨斯哪有洗白伊利丹那么简单

阿尔萨斯心里只有自己

伊利丹有恶魔猎手,阿尔萨斯有什么呢?

军团再临让被监禁的恶魔猎手们苏醒,作为伊利丹的精锐部下,恶魔猎手们和他一样,都舍弃了自己一切,且打心底里敬佩他们的领主伊利丹,而死亡骑士作为天灾军团的精锐,不但早在阿尔萨斯时期就脱离了天灾军团,就连一开始,他们对巫妖王就没有什么忠诚可言,借用炉石里古尔丹DK的台词“鲜血与暗影铸造的假货”,原本死亡骑士是古尔丹制造的,有着术士掌握邪能的灵魂和骑士强壮的身体,但巫妖王手下的死亡骑士,仅仅是被他通灵魔法唤醒的战士,不管在强度上还是在对自己创造者的忠诚度上(塔隆血魔甚至只因为古尔丹之颅在伊利丹手上就听从伊利丹的调遣),都是实打实的“假货”,而除了死亡骑士之外,其他的诸如憎恶那样的天灾成员,也在巫妖王之怒后被消灭殆尽,不管是在阿尔萨斯所做的一切能不能原谅这点,还是洗白他之后有没有用这点,都没法和伊利丹相比,所以若是仅仅在编年史上洗洗旧的还好,真的像伊利丹那样在未来复活阿尔萨斯,还是很困难的。

吃书只服暴雪,洗白阿尔萨斯哪有洗白伊利丹那么简单

在圣光之愿礼拜堂,黑锋骑士团就脱离了阿尔萨斯

这里是暴雪粉库拉评番,欢迎互动吐槽,喜欢请点赞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吃书只服暴雪,洗白阿尔萨斯哪有洗白伊利丹那么简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