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视角里的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

另一种视角里的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

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即便合乎商业逻辑,也更像其他收购案的“替代品”。

就是说,英特尔或有潜在收购案,甚至博通也在目标之列,但此刻后者“代入”,应是非常时刻的资本市场炒作。

因为,高通对NXP、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案,都还充满许多不确定性。当美国关键时刻阻抑了博通的强力收购后,市场似乎需要一种新的刺激力量填补落差。这一时刻的传闻,都能给资本市场继续操作的机会。

你能看到,过去一段,原本业绩下滑明显的高通,受益于博通收购传闻,股价反而持续企稳。当初去年Q4财报发布时,如此惨淡数据,股价竟然反涨。当然,可能也有下滑小于预期的喜感。而NXP、博通股价同样受益于此。

英特尔收购传闻,信源来自《华尔街日报》 笔下的“知情人士”。过去一段,在高通与苹果、高通与NXP、博通与高通的博弈中,这家牛逼的报纸几乎一直被彭博压着打。后者几乎成了一波议题的主导者。尤其博通收购高通一案,几乎每个节点,都是它率先披露。固然有媒体与记者的专业度支撑,但因明显涉及诸多上市公司信披,每个节点都波及资本市场,背后就很难消除一种人为的操纵性:就是多方配合,最终更多还是营造资本市场的局。

夸克自己的判断是,过去一段,博通应是诸多信息的主动披露方。它一度掌握着并购案的节奏,踌躇满志,志在必得。

过去几年,在Hock Tan的主持下,博通一路买买买,股价从40多美元一路涨到250多美元,为投资人创造了巨额的资本市场回报,甚至超过的苹果投资人的收益。

这不是否认英特尔收购传闻的商业逻辑合理性。英特尔与博通之间确实有一些互补关系。

英特尔看去更需要博通,而不是相反。比如,博通能帮它补足苹果供应链体系。

在基带局部打入苹果手机后,英特尔其实尚未获得更大的渗透。甚至反而还有一些被动。苹果之前手机降速背后,就有英特尔基带方案的缺憾部分。苹果似乎在有意“抑B(高通)扬I(intel)”,扶持新的伙伴,搞平衡。整体来说,英特尔苹概念还较弱。如果能获得博通WIFI等方案——后者早已打入苹果体系,并与高通持续博弈,英特尔或许能深度捆绑苹果。

同时,牵手博通,英特尔也可强化企业业务、存储、有线网络基础设施部分。其实,多年来,苹果也一直是X86处理器的核心伙伴。

这确实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过去两年,苹果持续重塑着自己的供应链。过往一些伙伴已被弱化,新的伙伴正在强化合作关系。这也是苹果自身危机的征兆。你能过去4年富士康一边强化一边又持续分散苹果风险的动向中感受到这种信号。

英特尔与博通的商业模式似乎也搭。英特尔属IDM模式,当然也有开放动向,不仅体现在技术上,也体现在制造端。它的代工业务,如能获得fabless模式的博通订单挹注,或能快速壮大一点规模。

不过,夸克素来的观察体会是,巨头之间,商业逻辑越是互补,就越难牵手。因为,它们的地位决定了自身更想成为主导的一方。博通与英特市虽然体量、排名有较大差异,但若考量到商业模式,这根本不是失衡的的整合动向。

这也是我们认为消息虽然迎合及时但不太靠谱的原因。

而且,还有,英特尔综合实力虽然强大,但IDM商业模式里的重资产风格、相当部分依然无法脱离PC概念的版图、盘子太大的现实(总股本46.8亿),决定了,即便有一些概念刺激,它也很难像那种轻资产模式的中小盘股更容易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更不要说一飞冲天的风格了。这类公司其实带有很多传统工业的痕迹。它其实更适合那种长期投资。截至上一交易日,英特尔市值为2436亿美元。

另一种视角里的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

你看博通,过往几年,借助收购,市值一度狂飙突进,从150多亿美元(安华高时期)一度提升到最高近1200亿美元。但要看到它的fabless的轻资产模式,还有总股本只有4.01亿,还不到英特尔的1/10。目前它的市值为1112亿美元。

另一种视角里的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

高通总股本14亿,当然也不小。但也不到英特尔的1/3。截至最新一个交易日,它的市值约为1042亿美元。

另一种视角里的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

博通与高通之间的潜在整合,更容易唤起资本市场的注意。这种并购以及后续的资产整合与剥离,也能创造许多财务操作空间。与英特尔整合,应该不是Hock Tan的菜。毕竟,被整合,擅长资本运作的他,不可能成为新公司的操盘者。如果资本市场效应仅止于收购完成前这一周期,应该非常有限。

而且,英特尔比博通的组织体系应该要复杂得多。刚才说,拥有制造业的企业组织,它有一种传统工业的精神气质,业务之外的负担通常很重。

所以,除了局部的业务合作或资产整合也许有一些可能,夸克其实并不看好这起并购传闻成真。

其实,多年来,英特尔没少这种传闻。当初,光是它要收购ARM,也传了很久。此外,好像苹果、AMD也传过收购ARM的信息。

当然,这并不妨碍各方借助这种传闻拉抬股价。你能看到,这几天,英特尔股价明显上扬,博通幅度不大,但也有一定反弹。

但一个产业的发展进程中,资本市场制造的波动,无论人为扭曲、操纵还是自然演进,它们也都是其中有机的组成部分。

它确实也能反映一个产业的发展规律、敏感度。

在夸克看来,巨额的并购案,常常发生在危机时刻:

一是产业趋势、变局带来的压力,企业的战略转型,需要考量时间与空间、效率,外延的成长常常让位于大整合。你能从过去3年多中国互联网业高频整合中体会到,线上线下融合的进程里,传统阵营与互联网阵营都步入瓶颈期;

二是资本市场的压力越来越重。以美国为例,自2010年起,美股已经历8年牛市周期。科技股更是如此,资本市场给它带来无限的荣耀。

但是,8年来,全球实体经济并没有那么神奇。牛市荣耀,很大程度上建立在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宽松货币环境基础上,各国的央行对市场几乎到了纵容程度。而2018年1月,美国非农就业数据显示的通胀信号、几日前明确传递的加息信号,以及持续演进的各种贸易保护主义,都在累积着资本市场的风险面。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固然也许不会像2000年泡沫破灭局面、2008年金融危机苦海那样,仍有许多让人不踏实的感受。我们相信,本来波动性就比其他板块更甚的科技板块,可能会有诸多的回调。

半导体业的诸多并购案,尤其是巨头之间如此高调的诸多整合传闻,很可能是这种“山雨欲来”的关键信号。

但愿我们只是杞人忧天。

此外,这种动向,也会持续引发更大面积的波动。你能看到,昨天,台湾地区已经有一些声音。尤其是一些人站在台积电角度,对英特尔收购博通的传闻表达了忧虑。他们担心,若成真,将会直接冲击台积电与苹果的客户关系,并且影响代工订单。

这个行业里,一系列资本动作,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这里面,有一个行业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的现实。你能看到,我们频繁提到的半导体巨头,无论是英特尔、三星、台积电、高通、博通,它们自身领域的市占,已经到了垄断的顶点。每个领域几乎都已经是寡头竞争。

在这个层面上,再来理解高通与苹果由伙伴走向敌对,高通在多个市场遭遇反垄断并被处罚、三星与英特尔也曾持续遭受着类似话题的拷问。至于台积电,多年来,也未能幸免,格芯在多地开始对它发难。

这背后有一种产业格局的板结化特征。它持续累积着产业怒火,而市场的无形之手也在不断调节与惩罚。

这也是我们虽然不太看好一些巨头整合案,尤其对博通这种买买买风格充满一些警惕忧虑——它会制造太多波动,冲击产业稳定性,但是夸克的立场,从来就是以乐观、包容性看待产业变迁,对于种种变化,内心一直有期待。之前,我们也对博通并购高通表达了这种情感。

是的,一种产业格局板结太久,它会抑制整个产业的创新,成为服务于资本的仆人与奴隶。最终,也会传导到下游,伤害最终用户的利益。

当然,我们还是更相信市场的立场,谁也无法胜过集体无意识的趋势。这种大范围的波动里,本来也有全球范围生产、生活方式、精神理念的变革驱动,尤其是一种融合经济模式的驱动。后者对上游的技术、方案、服务有着日益复杂、个性化的诉求。这种驱动力最终会打破各种边界,尤其在灰色的过渡地带,创造巨大的产业机会,造就新的传奇。

这种变革带来的波动,在行业面,一定会产生一个较长的不适周期,甚至会发生产业悲情,尤其在资本倾轧之下,会出现生生死死的案例。

博通收购高通案,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之类,都不过是这种波动之下的插曲。

英特尔官方否认了收购博通的传闻。而夸克的判断是,实际局面很可能是:传闻中,博通只是乱入了,真正的标的,应该也不远了。至于谁真正操作、借力,过后可能就会看得清晰一点。

夸克点评。覆盖百家、今日头条、UC头条、一点号、创事记、搜狐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另一种视角里的英特尔收购博通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