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每晚端补品给我,我却十年不孕,去检查才知丈夫阴谋

丈夫每晚端补品给我,我却十年不孕,去检查才知丈夫阴谋

1

刚推开家门,姚想觉得很奇怪,爸爸很难得早早下班回家,妈妈更是热火朝天地在厨房里忙碌着,主要原因是沙发里坐着个戴眼镜的很文雅的年轻人。

“姚想,这是我们医院新分来的医学博士林雨衡,青年才俊,认识一下。”

“您好,我是市第一高中数学教师,欢迎来家做客。”姚想礼貌地伸出了白皙的手。

林雨衡慌张地站了起来,轻轻地握了一下姚想的手,姚想明显感觉到林雨衡的手在颤抖。

姚想心里默默地给这个林雨衡估一下分,照自己对男人的鉴定标准也就刚及格,五官、气质、皮肤、身高都在中等水平,距离自己的要求显然差出一大截。

别看父母没有提前和自己说什么,二老那点小心眼瞒不过自己。

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姚想妈妈不停地探听对方的家世,姚想连眼皮都没抬,跟没事人似的自顾自地狼吞虎咽,气得姚妈妈偷偷地掐了她好几把。

送走林雨衡好半天,姚妈妈都一直愣愣地在琢磨,然后冲着姚爸爸和姚想说:“这个小伙子还真不错,就是家世一般,只有一个退了休的妈妈,也没有什么大负担,真的还可以。”

“念什么经呢?人家只是爸爸单位新来的同事而已,瞎操心。”姚想一心要浇灭妈妈心中腾腾燃起的小火苗。

“我看这孩子也挺好的,平时很刻苦,又有悟性,是个好苗子。他好久前就要来家拜访,我也想让你们娘俩看看,若觉得好,没准还真的有缘分呢。”姚爸爸若有所思地说着。

“呦,你这个堂堂心内科的姚大主任,可不能假公济私地把弟子留给女儿哦,小心你的英明毁于一旦。”

姚想的牙尖嘴利从来就没有收敛过。

“要不是你二十七岁还嫁不出去,谁愿意瞎操心,再过几年就得晋级为剩女了,还是让我和你爸多活几年吧。”

姚妈妈虽说也是半开玩笑的话,姚想的心里还真的受了触动,难道自己真的跨进老大难的行列了?这样折磨自己的父母还真有点不地道。

自从跨进二十五岁的大门,姚想就被妈妈爸爸不停地碎碎念,婚姻问题不只是提上了日程,简直就成了心头上的刺一样时不时地剜一下脆弱的小心脏。

可这事能怨谁呀?

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没有白马也就算了,怎么连黑驴都没见一个,苦命的自己够可怜的,可总不能挂在脸上都是愁嫁的表情,是不是?

都说做父母的如何如何操心,为了儿女的婚姻是如何如何,其实做女儿也不容易呀,理解万岁吧!

2

收拾停当的姚想对着镜子仔细观察一番,自己依然娇嫩如花亭亭玉立,天生的娃娃脸永远如高中生一般,真不知道父母急个什么劲,难道自己人老珠黄了吗?

一走进办公室,同事们的眼里就有了故事,然后看见自己的桌上放着一大束玫瑰花,这样的事已经是第N次了,不用看就知道是谁的杰作。

那个文雅腼腆的年轻医生,真看不出他还懂得浪漫和无赖是孪生兄弟的道理,这一番死缠烂打若是一般人早缴械投降了,真不知这份持久战什么时候才能收场。

“我说姚想啊,多好的小伙子啊,可别错了主意。”

“就是,你要是没心情,给我牵牵线如何?千万别浪费这大好的资源哦!”

“我看呀,你就是矫情,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别介,把帅哥的地址给我可好?”

同事们七嘴八舌的一顿打诨,姚想听得出和自己一样大龄的几个女老师羡慕的口气,心里还真的有点小感动。

婚姻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走进了姚想的生活,30岁的林雨衡追到了27岁的姚想。

和一些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大龄女子一样,姚想在父母赞许的目光里,在同事羡慕的祝福中,在新郎深情的告白后,款款地穿上了婚纱,美丽得如同童话中的公主一样。

她挽着并没有骑白马的王子的手臂,走进了她茫然未知的婚姻殿堂。

3

婚后的生活没有了想象的浪漫,柴米油盐酱醋茶都由婆母林妈妈打理,只是林妈妈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儿媳妇。

姚想怎样装嫩扮甜都没法打动一脸生硬的婆母,多次试探无果后,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幸好丈夫还是温言软语安慰自己,时不时还可以回娘家诉诉苦,姚想真想这样安稳地过着平静无波的婚后生活。

事情的发生都是和人的想法不匹配的,姚想在一次郊游中意外结识了三十一岁的杨子。

杨子是本市商贸公司总裁的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近一年才从国外回国,现任商贸公司总经理职务。

见到姚想的一刹那,杨子的两眼都放了光,仿佛姚想就是他生命中久违的色彩一样,扬子被姚想的清丽脱俗吸引,狂热的追求让已婚的姚想脸红耳热不知所以。

这一直在国外生活的人真的是另类,大好的单身美女偏偏不入眼,对姚想的追求露骨到谄媚的地步。

“我已经成家了,请你尊重我。”这样的话姚想和扬子说了N遍,扬子总能找到自己的理由。

“对你好是我自己的权利,我更尊重我自己的心,不论你怎么对我,我都要一直等你,追到你是我不懈的追求。”

“我已经结婚了,你再这样,我可警告你,别说我不客气!”

姚想也只是说说而已,怎么告诉丈夫自己正被一个高富帅不停地纠缠,能说得清吗?

姚想一直婉拒着,扬子一直坚持着,浪漫的情调一直蔓延到姚想单位,同事们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眼神。

转眼一年过去,姚想的婚姻生活单调得快失去了色彩,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姚想精心地化了淡妆,早早地定好了一个幽静的雅间。

给丈夫去电话竟没有人接,明明头一天告诉了丈夫,他还一口爽快地答应了,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欢喜。

结婚一年来几乎都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心情烦躁的姚想自己喝了好几杯酒,直到感觉头有点晕晕的才走出了饭店。

踉跄着的姚想一下子撞到一个人的怀里,抬起头时对上了一双熟悉的含情脉脉的眼睛,她的狼狈相竟让杨子撞了个正着,对着扬子温柔的询问,姚想的眼睛不听话地溢满了泪水。

4

维持了两年婚姻生活后,姚想接受了扬子的追求,扬子两年来的坚持和等待感动了她,她为了崇高的爱情决定孤注一掷。

姚想向林雨衡摊了牌,要和林雨衡尽快地办理离婚手续,林雨衡以感情尚未破裂为由,坚决不同意离婚。

两个人的事情一闹开,传统观念很强的姚家父母受了很大的打击,姚想的行为在父母眼里就是离经叛道不可饶恕,他们坚决阻止女儿走歪路,最后以断绝亲子关系来要挟。

铁了心的姚想不顾一切地捍卫着自己的爱情,最后竟搬离了夫家也不回娘家,直接去了扬子家里,把一张自己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到了林雨衡的床头。

林雨衡看了看离婚协议,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就顺手撕得粉碎,整天像没事人似的进出姚家,妈长爸短的叫个不停。

姚家父母只感觉羞愧难当,不停地咒骂着自己的女儿。

林雨衡是姚爸爸的得意弟子兼女婿,姚爸爸自然全心全意地倾囊传授,天资聪颖悟性极高的林雨衡深得同事的好评和医院领导的器重,姚爸爸觉得,自己是后继有人一生无憾了。

姚想这一闹婚变成了医院的新闻,姚爸爸觉得自己的脊梁骨都要被戳穿了,姚妈妈每天看见进进出出的邻居们诡异的目光,心里别提有多别扭。

压力山大的姚家父母身体开始虚弱起来,姚爸爸原本的心脏病也不大不小犯了一次,幸亏林雨衡来家里抢救得及时,姚爸爸虽说是脱离了危险,可是身体却大不如前。

姚爸爸生病期间都是林雨衡在照顾,期间姚想回家一次,姚爸爸劝说女儿离开扬子和林雨衡好好过日子,姚想还是没有回旋余地的一口回绝。

姚爸爸毫不犹豫地把女儿轰出了家门,姚妈妈只有偷偷抹眼泪的份。

姚想和林雨衡的离婚官司成了拉锯战,协商不成的情况下,姚想一纸诉状提交给了法庭,法庭接下诉状立案后,两个人进入了漫长的等待判决的日子。

5

眼看就快到离婚判决的最后期限了,林雨衡依旧态度自然不急不缓地出入姚家,姚家的力气活和一应事物,以前怎么管现在依然如故。

姚家父母只恨自己的女儿不知道好好珍惜,这个女婿和儿子一样亲,只可惜没有这个福分了。

林雨衡给姚家收拾完被堵住的下水,洗洗手就要出门。一开门的空,一个身体随着打开的门摔进了门槛,“噗通”一声惊得姚家父母都跑了出来。

看到躺在地上虚弱无力的女儿,姚家二老都愣在了当地。

姚想精神好点后才陆陆续续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眼看姚想的离婚判决就要开庭了,姚想满心欢喜地准备迎接新生活的到来,她雀跃着把自己认为的一件喜事告诉了扬子。

“扬子,恭喜你就要当爸爸了,高兴不?”

意外的是,扬子的表情阴冷异常,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他看了看姚想,冷冷地说:“做掉吧,我不会要这个孩子的。”

姚想惊讶得如同痴呆了一般,扬子一片云淡风轻地说:“如果你不是偷偷怀孕的话,我们的关系还可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我不会娶你的。”

“你疯了吗?你煞费苦心地破坏我的婚姻,然后你说不会娶我,为什么?”姚想坠入了云里雾里。

“为什么?你还记得彤彤吗?那个可怜的被你抢了男朋友的姑娘,跳楼没有死成却成了痴呆,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的手下败将吧?这不是你一直炫耀的光辉战绩吗?”

姚想一听到彤彤的名字,脸一下子变成了死灰一般的颜色。

彤彤是姚想大学的室友,只有四个女孩子的寝室,彤彤就是看不惯姚想的大小姐脾气,仗着自己天生丽质,戏弄着只知道看脸的小男生们,同寝好几年,彤彤都没有给过姚想好脸色看。

姚想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偷偷瞄了瞄彤彤所谓的青梅竹马,自信的姚想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成功地破坏了彤彤的爱情。

姚想没想到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只是为了赌气解恨,当看到彤彤充血的目光后,姚想后悔了自己的鲁莽。

她当着彤彤的面向彤彤的男友解释自己的无心,想让他们恢复以前的感情。

谁知道彤彤的男友是个蹩脚货,如何劝说也不肯回心转意,一副抱定姚想大腿的决心。

彤彤当着他们的面,快步跑上了宿舍的天台,她无视姚想撕心裂肺的呼喊,不看青梅竹马胆战心惊的眼神,她在蓝天白云的陪衬下毅然迈出了双腿。

跳楼的彤彤经抢救幸运地脱离了生命危险,是楼下矗立的宣传牌拦截了她一下,被缓冲的她掉进松软的草坪中。

可是彤彤的大脑受到严重的损伤,她成了痴呆,与死亡无异。

彤彤是扬子唯一的表妹。

6

姚想满身疲惫地躺在家里休息,姚家父母到底没有狠心地把满身伤痕的女儿再轰出去。

最要命的是,姚想竟怀了扬子的孩子,和林雨衡生活两年的姚想都没有怀孕的迹象,尽管林雨衡每晚都给她冲一杯尚好的补品,可是她的肚子一直不争气。

不该来的孩子打乱了姚家,姚想父母成天唉声叹气,只想等女儿身体好一点后就尽快拿掉这个孽障。

老天不作美,姚想的身体不适合做引产,医生说这个孩子还是留着的好。

就在姚家千难万难的时候,一个伟大的救星林雨衡又降临了,他让姚想撤回离婚诉讼,他接纳姚想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他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在姚家父母感恩戴德声中,在姚想痛哭流涕以观后效的誓言中,林雨衡把姚想接回了家。

尽管林妈妈一脸的阴冷,可是林雨衡依然是每晚都给姚想冲一杯温热正好的补品,姚想每次都感动得眼圈泛红。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姚想也满怀着做妈妈的期望,快到预产期时,姚想提前住进了医院,因为她觉得腹中的胎儿越来越安静了。

预产期已经过了好几天,姚想还是没有一点生产的意向,妇产科医生不得不通知家属准备剖腹。

姚想肚子中是个白胖的男孩,只可惜气息微弱,生下来几个小时就离开了这个还没来得及看看的世界,姚想听到孩子离去的消息后,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好不容易醒过来的姚想,表情茫然眼神空洞,林雨衡心疼地搂紧了自己的妻子。

7

姚想出院后先回了娘家休养,毕竟没有了孩子的月子是很难坐的,姚家父母虽说是恨铁不成钢,也只能慢慢调养女儿的身体,只希望未来的日子会平静幸福。

“姚想,你才30岁,以后日子还长,晚几年要孩子也好。”姚妈妈总是温言软语地安慰着一脸悲戚的女儿。

姚想慢慢地也想通了,毕竟自己辜负了林雨衡,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给丈夫脸色看,何况现在丈夫也经常来照顾自己。

自己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对待丈夫,自己要让丈夫看到自己的转变和决心。

休养了一个月后,姚想就回了夫家,不咸不淡的婆婆姚想已经习惯了,姚想从原来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变成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勤快又温柔的她与以前大相径庭,她发现婆婆的脸上竟也显露了一丝暖意。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一晃三年过去了,姚想的肚子还是没有丝毫动静,林雨衡倒是不说什么,林妈妈又开始默默叨叨地提起大孙子的事。

已经三十三岁的姚想如今可真的坐不住了,她不仅仅是没有怀孕的迹象,很多时候她还有腹部疼痛的感觉,她偷偷地去了妇婴医院。

医院的检查结果给了姚想当头一棒,她患有子宫内膜炎,以后几乎就没有了怀孕的机会。

一个女人知道自己不能做母亲该是多残酷的现实,失望的感觉像天塌下来一样压得姚想喘不过气来,她头昏眼花地瘫倒在医院的走廊里。

姚想静静地想着自己这几年的生活,二十七岁结婚,如今三十三岁,六年的婚姻生活有太多的不可思议。

自己从结婚开始就与无忧无虑没了缘分,兴奋过、痛苦过、挣扎过、失望过,可这次是绝望,难道这是自己该遭的报应?

身体的知觉稍稍恢复了,姚想慢慢地起身,脚步踉跄地回到了家,脑海里出现一个奇怪的词,“发昏挡不了死”。

只要还有一口气,生活还是要继续,换一种心态去面对残酷的人生吧!

姚想没有把不能生育的事告诉任何人,每天婆婆的絮絮叨叨她就当成耳旁风,爸爸妈妈的询问自己也不往心里去,每天笑容可掬地面对每个人。

可有一个人的态度会影响到自己,那就是自己的丈夫林雨衡。

姚想迈进了三十五岁门槛后,她明显地发现了丈夫的变化,有一天深夜,姚想被丈夫的呓语惊醒。

“妈,我不离婚,姚想一定会给我生个儿子的。妈,我不……”接下来还七三八四说些听不清的话,姚想伸手抚摸了一下丈夫的脸,触手可及的都是泪。

一个人竟会在梦中流眼泪,多么压抑才会这样啊!

姚想的睡眠越来越不好,晚上时不时的听到林雨衡的梦呓,说的内容大概都是关于生孩子的事,可是白天一点也看不出来林雨衡的异常。

姚想第一次放弃了自私心理,坦坦荡荡地向林雨衡提出来离婚的申请,林雨衡没有答应。

姚想知道最近丈夫要晋升科室副主任,别影响了他的前途,离婚一事暂且搁浅。

8

转眼姚想已到三十七岁,十年的婚姻剥夺了她年轻时的风姿,过多的创伤不只是苍老了她的容颜,更苍老了她的心。

林雨衡顺利地晋升为医院心内科副主任,职称也晋为副教授,前途一片光明,闪亮的光环已经盖过就快退休的姚爸爸。

同事们都说姚主任真有眼光,培养了一个这么好的乘龙快婿。

姚想终归是觉得亏欠林雨衡,她不希望自己影响到丈夫的形象,看一切美好的愿景已经尘埃落定,她重新提起了离婚的话题,态度坚定不容置疑。

林雨衡终于同意离婚了,姚想拿到离婚证的一刹那,心还是痛得抖了一下,林雨衡有力的拥抱和放到姚想手里的银行卡,着实让姚想感动得稀里哗啦一回。

抹干了眼泪,姚想带着自己并不多的行囊回到了阔别十年的娘家。

姚家父母明显老了许多,就快退休的姚爸爸腰身显出了疲劳的弯曲,姚想看着父母花白的头发,她知道很多白发都是因自己而生。

姚家仿佛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一家三口的日子表面上依然温馨平静,可是谁都知道回不到过去了。

女儿以前那是待嫁闺中的美貌女子,多少好小伙翘首期盼;女儿今天是离异奔四的不孕女子,想找个归宿恐怕都难。

十年婚姻痛十年,十年风雨两重天。

姚家对林雨衡依然是感激的,离婚的事是姚想提出来的,十年婚姻中毕竟是姚想有错在先,又不能为林家传宗接代,婆母说些过分的话也正常。

姚家父母还时不时和林雨衡有联络,林雨衡对姚家父母的态度也没有明显的异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丈夫每晚端补品给我,我却十年不孕,去检查才知丈夫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