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工日薪400元PK应聘日薪500元,差距咋办?

招工日薪400元PK应聘日薪500元,差距咋办?

招工日薪400元PK应聘日薪500元,差距咋办?

今天,有则视频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说是在广州某城中村的街道上,工厂主们排队绵延1公里长,多是想用日薪300或者400元招聘工人。而应聘的工人却显得稀少,不过,应聘者今年最少日薪要求是500元。

这工厂主们与应聘者,在日薪要求方面的差距也就100元而已?先不说具体的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内容等,也不说这对应聘者工作技能、工作资质等的要求,在我看来,这日薪400元与日薪500元,咋就不能协商一下呢?

毕竟,这个协商,也就是讨价还价一番,完全有可能达成协议。比如说,日薪提高到450元,或者说提供吃住,或者有好的工作环境等等。要知道,能够达成协议,就意味着工厂能够开工了,有生产总是多赢的好事嘛。而有了工作,也省的工人们只因这100元,就没有收入。少挣点,总比失业要强嘛。

话虽然如此好说,但是实际做起来却很难了。

对工厂主们来说,多支付工人们的薪酬,也是企业负担的沉重压力。如今国内企业的负担很重,这已经是事实了。据统计数据显示,就单纯税费而言,已经占到企业成本的60%以上。要知道,对这些本小利微的工厂来说,别说发展了,就是能够生存,起码也得有点薄利吧。

日薪差距100元,对工人们来说,也是最低的要求了。在广州,这是国内一线城市,也是国内生活成本最高的地区之一。特别是高超的房价,几乎让凭借工资生活的人没有购买的机会与可能。何况,如今的“教育、养老与医疗”三座大山的压力,打工者又岂能不斤斤计较薪酬呢?

就以最近很热的话题来说吧。提高个税征收基数,只是对普通人唯一的利好。而随之而来的各种新征税的消息,比如说房地产税等,还有养老金的缺口等,无不意味着,未来税费的增加几乎不可避免。

不过,不管咋说,对普通人来说,就业才是最根本的问题。能够有工作可做,就有收入。哪怕这收入再少,毕竟可以维持生存嘛。而企业要是不能生存,或者说倒闭了,这就是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对企业主一家重要,对当地的税费收入,对解决普通人的就业,相比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没有足够的就业岗位,就意味着社会上会有不少数量的失业人群。一旦这失业人数达到一定的数量,这就是社会的严重的不稳定因素了。

如此,我以为这解决企业的生存问题,才是当下社会管理者应该着重考虑的当务之急。

企业的成本负担很重,用学者的话说,就是在国内不少地区,企业的税费早已经超过死亡税率了。其中,有关用工问题,更是企业一笔不小的压力。要知道,按照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要求,不管啥样的企业,要招聘用工,就必须与每一个签订劳动合同。而劳动合同中,对工人的“五险一金”这就是必须要确保的事项。

也许,这些广州的工厂主们用工方式和计酬形式不同,不过,法律规定对员工的薪酬和福利那是绝对不能少的。按照2015年1月官方的说法,养老保险的缴费水平比较高,“五险一金”已经占到了工资的40%到50%。而实际上,也有学者测算过,只要雇员的工资翻一番,那么用工成本就要增加二倍。

显然,这法律的规定,使得附加在企业用工上的成本增加量可不是小数目。按照这样的算法,就是说,广州的工厂主们要真正的招聘来工人,就得多支付200元,而这才能满足工人们到手100元的日薪要求。显然,也难怪工厂主们非常在乎这100元的差距。

其实,对这个问题,近几年不断有代表提出建议修改劳动合同法,而且在去年也有回应。不过,从今年的安排来看,至少暂时是没有希望的。而按照权威的说法,“我们研究以后认为企业负担过重不仅仅是用工问题造成的负担,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仅仅把企业的负担多重归结到劳动用工方面,是不全面的。”

的确,当下企业的负担是多方面的,但是劳动用工方面的负担却是最为关键的。一方面是如果能够调减的话,起码减少了成本压力,至少就可以确保企业有利润生产下去。企业能够生存,这对社会是多赢的。另一方面,如果能够修改劳动合同法的话,也可以增加用工需求,让更多的工人们和他们的家庭直接受益。

对劳动合同法,别的内容不说,就说这员工的“五金一险”吧,真的有这必要吗?以生育保险为例,有必要不分年龄、不分大小全部都有吗?

再说,这用工制度的灵活性,不是学者们坐在书斋中考虑的,而应该是由企业主和工人们来考量的。没有灵活的用工制度,哪里会有提供大量的工需求的可能呢?只有企业用工便利了,才能有企业的生存与发展,而企业发达或者数量增加了,不就是工人们或者新增劳动人口的机会了吗?

看来,广州出现工厂主们招不到工人,从而影响到企业生产与发展,其主要原因就是陈旧的、已经成了企业发展桎梏的有关法律法规的问题。既然有代表们提议修改,甚至也有安排,那么就应该认真对待。至少,不应该是因为企业负担重,也不缺这劳动用工,从而就回避修改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招工日薪400元PK应聘日薪500元,差距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