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一幅画随随便便可以卖到200多万又如何,反正画作全部捐国家不给后人留财产!”陈老笑着说,他们一家的生活很简单,“儿孙自有儿孙福,留给儿孙最好的财富是培养他们成为有用之才!”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春晓 陈金章

“我真心跟你讲,搞艺术不能干几天又停几天,我每天早晨都要画两个小时,中国画就像打坐一样,每天都要起床‘念经’,做不到这一点,哪能画到现在的程度?”慈祥的老教授放下画笔,语重心长。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江上无尽图 陈金章

陈金章,是继关山月、黎雄才之后登上中国美术馆中庭展出的第三位岭南画家,被誉为岭南画派“山水掌门人”。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陈金章在家中接受采访 王庆然 摄

陈金章生于1929年,广东化州人,早年先后师从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岭南巨匠关山月、黎雄才,是当今岭南画坛山水画的领军人物,已形成“形神兼备、雅俗共赏”的陈氏山水风格。他希望学画画的年轻人深入生活,“一定要到生活中去,没有生活就没有一切,否则艺术创作会枯死”。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潮 陈金章

“画家创作时不能老是想着一个‘画派’,而必须有自己的真情实感。画什么就‘是’什么、而不是‘像’什么。”尽管被视为岭南画派的第三代传人,陈金章却不鼓励将创作局限在岭南画派的圈子里。在他看来,岭南画派只是一种精神:前辈们已经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高峰,继承者应该发挥他们的创造力,而不应拘泥在前人的技法里面。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春醒 陈金章

陈金章认为,山水画必须有意境才能画;心中没有东西,就不要随便动笔,否则就会与别人雷同。对陈金章来说,写生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比“眼中的河山”更重要的是“心中的河山”:“写生只是参考,意境才是心中的东西。只有画出心中的形象,才算真正的艺术创作。”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江峡游云 陈金章

陈金章说,中国画最关键的就是线条,没有线条就没有中国画。中国画在于用笔,但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还不懂得怎么用笔,现在大学毕业生甚至一些中年画家不懂得怎么用笔的都有。他们不遵循中国画传统绘画的用笔,而用笔、线条却正是中国画的生命线。应该经常注意用笔,中国画用笔和外国画用笔不同就在这里,用毛笔,要画得整。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暮韵图 陈金章

陈金章感慨,这个毛笔是要练个几十年的,不是一两天就好的。我练这个毛笔练了几十年啊,要画得整是几十年啊,不是一两天时间或十天八天时间就能画出来。现在很多画家并不注意,他们反而习惯用一些外国的东西来补充自己。当然他们怎样做都可以,我不反对。但是用笔这种国画生命线的东西时应该要保持并且要发扬的,这点非常重要。否则中国画就断了,断层了,可喜的是现在大家开始比较重视这方面的东西。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秋声 陈金章

作为中国画坛楚翘之陈公金章,多年来跋涉千里,行走于岭南画派先师所开启之沟通古今中西绘画艺术桥梁,并经由其艰辛追求而终能畅通无阻,抵达一生苦苦追索之艺术彼岸,林泉高致,一览峰丘。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枣园初雪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珠江晓雾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竹溪夜静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云山行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山高水长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春瀑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玩月图 陈金章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云山初晚 陈金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陈金章:一幅画随随便便卖到两百万又如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