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绍庭不喜欢裴念接近嘉嘉

陆绍庭不喜欢裴念接近嘉嘉

她站立在远处,却始终舍不得移开眸光,即使是双手被冻的几乎要僵硬了。

自从知道嘉嘉所在的幼儿园之后,裴念每天一到放学的时候,就会候在幼儿园的门口,然后看着嘉嘉出来。

已经好几天都是这样了,让嘉嘉都不能不注意到她了。

这天放学,嘉嘉被李嫂拉着往外走去,她往裴念站着的方向看了一眼:“李嫂,她又来了。”

李嫂也注意到了这情况:“别管她,小姐,我们快走。”

嘉嘉却对裴念很好奇:“李嫂,她到底是谁啊?怎么每天都在幼儿园的门口,又没见她接什么小朋友走,但她每天都在看着我。”

李嫂在陆家工作多年,是认识裴念的,但是前些天顾子钦就告诉过她,让她带着嘉嘉离裴念远一些。

她知道陆绍庭不喜欢裴念接近嘉嘉,所以这些天她也当没看见裴念一般。

哪知她竟天天都等在门口。

今天何明芯有事叫司机去办,李嫂自己一个人过来接嘉嘉的,准备带着她坐计程车回去。

之前一直只远远站着看嘉嘉的裴念,这个时候却慢慢的向她们走过来了,李嫂觉得不妙,拉着嘉嘉快步的跑起来:“小姐,我们赶快走。”

“那个阿姨她也跟着我们了……”嘉嘉边跑边回过头去看,对裴念实在是好奇极了……

“小姐,别回头去看。”

李嫂到底拉着孩子,而嘉嘉年纪小,走的慢,裴念一会儿就追上她们了。

李嫂喘着粗气,拉着嘉嘉,用防备的态度看着裴念:“裴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再跟着我们了。”

“李嫂,我只是想和嘉嘉说会话……”

“裴小姐,你别为难我……”本来顾子钦是吩咐要是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需要告诉他的,但是念在从前她们的交情,李嫂并没有将裴念这些天都出现在幼儿园的事情回去告诉任何人。

就是想着裴念也苦,她要是这么远远的看着嘉嘉,她就装作没看见,没这么一回事好了。

可她现在竟然追了上来,还想和嘉嘉说说话。

“李嫂……”

看着两个大人,嘉嘉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伸手拉扯了李嫂一下:“李嫂,你认识她么?”

“不认识,小姐,我们快走吧。”李嫂立刻回应道:“裴小姐,我也是打工,你别让我难做……”

陆绍庭不喜欢裴念接近嘉嘉

裴念明白,谁都不能违抗陆绍庭的话,李嫂也不容易,她不应该让她为难。

所以她往旁边走去,李嫂赶紧拉着嘉嘉离开,而嘉嘉则一直回过头看着她。

由于走的着急,李嫂过马路的时候,竟然忘了看红绿灯了,拉着嘉嘉就走了过去,一辆车直直的朝她们驶过去。

裴念就在旁边,最先发现了那辆车。

“小心!”她惊骇的大喊出声。

可是李嫂看见突然冲着她们过来的车子,整个人都已经惊呆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飞奔而来。

就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一抹纤细的身影从旁边跑了过来,将她们往旁边拉扯过去。

李嫂只听到天空中出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她与嘉嘉被推到了路边,滚落了好几处,两人的身上都受到了擦伤。

“小姐,你怎么样?”李嫂抱着嘉嘉,颤抖着出声询问。

嘉嘉的小脸苍白的没有血色,她坐在路边,小手高高的举起来,指着路边躺着的身影:“李嫂,那个阿姨,你快去看看阿姨有没有事……”

嘉嘉急的都哭了,年纪毕竟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路边已经围着很多人,李嫂赶紧走过去,将已经昏厥了的裴念扶起来:“裴小姐,裴小姐,你醒醒……”

——阅读全文——

陆绍庭不喜欢裴念接近嘉嘉

推荐阅读:

门外一阵冷风吹过,他们的身影被显苍凉。

先暂时无视这仨卖萌货,镜头转到我们这边。

这次的战斗,是可以在进入世界的时候就召唤出两名仆从的。而根据进入时候得到的提示,我果断的选择了地头蛇娑娜以及好久未出场的神裂。

在这个世界中,娑娜的领域是可以正常的发挥出来的,而神裂则是自己要求,按照她的说法,在这个没有什么太大限制的世界,或许可以突破壁垒,到达领域的境界也说不定。

怎么说呢,虽然我的契约者们中,领域强者确实不少,但是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吧,我能够共享实力的,只有次元之心的附着者而已。

再加上地阶的坎的限制,搞的我的实力反而成了我们这边最弱的,只有区区的人阶巅峰而已。

先不提这些,把话题转到刚才的疑问上。

在这个虚拟战斗成为主流的世界中,如何彻底的抹杀掉我的神战对手。

经历了两个世界的战斗,我对于神战的残酷xìng还是有这一些了解的。

简单的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里不像是小说中描写的主神空间,各个小队有时候可以联手对抗更为强大的敌人。

神战目的的特殊xìng使得我必须在面对对手的时候变的冷酷无情。

“先要彻底抹杀对手,那么必须前往战争学院zhōng yāng的大决斗场,在那里进行真实之战。”

“真是之战?”

“是的。真实之战是将jīng神完全融入战场中符文控制中心后发起的战斗。符文控制中心被摧毁的时候,就是你jīng神灭亡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就等于死了。”

这样么,那么我的目标就变的简单很多了啊。

找到我的敌人,进入那个大决斗场,然后击败他。

“走吧,舟,我带你去联盟注册成为一名英雄,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进入符文之地的战斗系统中呢。”

娑娜显然很开心的样子。

“真正的进入?那刚才?”

“那只是嘉文那家伙运用了一点私权。怎么说他都是个皇子嘛。不过这种事情也只是偶尔才能做做。经常这么干,被那帮子召唤师知道了,他可是要吃苦头的。”

哦,原来如此啊。果然有个好老爹比啥都好哇。

于是乎,我和神裂在喝完最后一杯饮料后,就被娑娜拉着闪人了。

我却不知道,就在我离开不久,我的一些已知的相关资料就被送到了诺克萨斯的一些高层的手中。

“哦,德玛西亚出现的未知英雄么?看来最后一个进入这个世界的代理者也现身了呢。战斗嘛,就要开始了啊。”

诺克萨斯某地,一个黑衣男子笑了笑。

随后一挥手,一只巨大的野兽从远处奔跑而来,匍匐在他的脚下。

“走,小白,咱们回去。”

男子的眼神中,透露的是说不出的诡异。

英雄联盟驻战争学院的办事处确实蛮......那个啥的。至少在魔禁和钢炼世界可看不到这么有个xìng的建筑。

“那个啥,娑娜,我面前的这个和酒吧差不多的地方,就是英雄联盟的办事处?太扯淡了吧。”

看着酒吧里的人来人往,以及众多在欢声笑语的大汉以及萌妹子,我表示压力很大。

“没错哟,小哥,这里就是英雄联盟的办事处哦,请问你过来有什么事情么?”

在我惊讶的时候,一只手瞬间拍在我的肩膀上。

什么人?我的电磁力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是什么情况?

我猛然一回头,入目的是一张黑sè的铁质面具,以及一套类似rì本忍者的装束。

于是......

我就这么一拳狠狠的砸了出去。

“唉唉唉,小伙子年龄不大,脾气倒是不小哇。哈哈。”

忍者装束的家伙在我的拳头眼看就要砸到面前的时候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酒吧,额,英雄联盟办事处的大门口。小眼一眯,瞪着我望。

我冷汗直冒,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如此迅捷的速度,以及这种完全无法察觉的屏蔽气息的方式。这家伙要是刺客,那么对手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啊。

小本本提示,对手实力地阶初级以上。个人建议您有多远跑多远,不管是正面对上还是暗中掐架您总会是完蛋的那个二货。

卧槽,不要再这种严肃的时候卖萌好吧小本本。

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我的身体的jīng气神在瞬间达到巅峰,身体随时进入超负荷状态。这种刺客型的敌人,果断都是爆发强力的家伙。一不小心估计就要被秒。

就当我的气势达到巅峰,随时准备逃跑的时候......

砰!

多么熟悉的声音,貌似前不久还听到的来着。

在我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娑娜就这么慢慢的,慢慢的走到这货身后,然后,一古琴就这么砸了下去。

卧了个槽,你真的是我熟悉的那个温柔可爱的萌妹子娑娜么?为什么进入你的家乡世界后忽然变得如此暴力?还有古琴是哪来弹奏的吧,你也是个法师型人物吧,为毛你会拿着古琴来砸人啊!还有你这类似忍者的家伙,出场那么帅,这么就这么被一招撂倒了?

果然这是个相当疯狂的世界啊。

“啊哈,娑娜妹子啊,好久不见哇,干嘛一见面就这么打你慎大哥我啊,这么说我们都是老乡呢是么......”

被揍翻在地的这个自称是慎的男人表示自己好无奈啊好无奈。

难得看到俩新人在联盟门口晃悠,抱着怜香惜玉的想法,他果断的放弃了调戏神裂,于是来逗逗我。咋就被这小魔女给记恨上了呢。

“欺负舟,就是欺负我。哼!”

娑娜把古琴一抬,接着狠狠的踩了这家伙一脚。于是慎抱着“我冤枉啊”的想法光荣的晕倒了。

然后她就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情了。

于是在我的眼神中,她手忙脚乱的把古琴一收,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最后直接躲到神裂身后去了。很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目前没法见人的感情哇。

我无语。

“喂喂,你们看到了没,小魔女居然害羞了诶。”

“真的假的?哇塞,真的啊。赶紧的,那个啥,谁有相机赶紧拍下来,奇迹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陆绍庭不喜欢裴念接近嘉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