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薇著《儿科病房》节选——冲突升级

刘薇著《儿科病房》节选——冲突升级

冲突升级

直到认出了薛忠实,曹教授才弄明白小 虎舅舅问的是哪档子事儿。他赶忙坐回到诊桌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全部的检查结果和化验单,随后摘下眼镜,认真地对小虎父亲说:“我建议你们为孩子办理一 下住院手续,咱们需要进一步查找证据,至少要做腹部的CT平扫,必要时还得做磁共振检查,对了,我看你们还应该给孩子取血化验一下……”边说边开出了一张 住院证。

心急如焚的魏庆菊此时已经泪流满 面,自从小虎受伤,妈妈的内心就一直倍感煎熬,不过三十出头,头发便有了银丝。眼见一年多过去了,一切都挺安稳,悬着的心刚刚安顿下来,这次又来了个意外 打击,只觉得天塌地陷。眼前的姐姐是如此痛苦,耳边又传来教授絮絮叨叨的分析,尤其是看到机打住院证上自动标出的“押金10000元”,孩子舅舅只觉得火 往上撞,一怒之下失去了理智,上去抡拳捶了曹教授后背几下,口中恨恨道:“CT我们做完了!现在就是要问你肾哪儿去了,你就知道让我们交钱!”

六十多岁的老教授猝不及防,原本腿脚就不利落的他一下子失去平衡从椅子上跌坐到地上,血压飙升,犯了心绞痛。孩子妈妈缓过神儿来,死命拽着自己的兄弟, 怕他继续捶打教授,孩子爸爸却被眼前的状况完全唬住了,站在旁边挓挲着双手,呆若木鸡,不知该如何是好。幸亏此时争吵声和椅子翻倒的声音引起了周围人的注 意,门诊的护士立即拨打院内报警电话呼叫安保人员,一些曹教授老病号的家属则帮忙跑去门诊办公室叫来了行政工作人员,大家把曹教授“抬”出了狭小的门诊诊 室,紧急送往医院的急诊抢救室,而孩子舅舅也被人七手八脚地控制住了。

事态发展至此,其实也只是拉开了大幕的一角。薛忠实一家并不知道曹教授的既往病史,他们觉得小舅子那几拳根本不至于让曹教授躺到地上,反倒认为曹教授是 因为心虚采取了虚张声势的策略来逃避责任。自认为想明白了的薛忠实伸手三把两把撕碎了曹教授开出来的住院证,而小虎妈妈则坐在地上抱着弟弟的腿哭天抢地, 不让保安把他带走,小虎反倒成了没人管的“配角”,孤零零地站在诊室里惊恐地东瞅西看,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在这种一塌糊涂的情况下,只能把他们请到医安办坐下来好好“谈谈”了,当时出面接待他们的,便是侯泰。

好说歹说,一行人这才分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人群,拐弯抹角,远离视线,终于来到了那排像旧式厂房般的矮平房前。

靠近院墙边的参天大树下那排宽敞隐蔽的低矮建筑群,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完全隔绝于医院的其他场所,这里专门用于接待处于愤怒期的患者家属,要说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只不过,要想把失去理智的患者家属请到这里来又谈何容易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刘薇著《儿科病房》节选——冲突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