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朝花夕拾之二 ——火箸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箸,就是筷子。火箸,就是用来夹碳火的筷子。筷子是成双成对的,火箸当然也是。由于火箸是与火打交道的器物,所以它是用铁,铜等金属材料制成,富贵人家也有使用银火箸的。火箸制作工艺大多比较考究,饰以花纹,用细细的金属链子将两根火箸连在一起,以防两者分离。

火箸不同于火棍,不是家家都用得着的物件。但火箸的作用雷同于火棍,都是“赴汤蹈火”的工具。在一些有喜欢喝茶的老人的家庭里或者常吃暖锅的家庭里一般都有火箸。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我的祖父很喜欢喝罐罐茶,他老人家也有一双火箸。每天清晨他起得很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喝茶。开始准备喝茶了,他便坐在炕边一个固定的位置上,把一个自己用泥巴捏成的小火炉往面前一摆,开始生火烧茶。生火用的柴是祖父自己用树枝等杂木劈成的很精致的小硬柴,烧茶的过程中便会用到火箸。祖父在烧茶时会不断地用火箸将远离茶罐罐四周的燃烧时断裂的柴火夹起来放到茶罐罐周围。遇到炉火火焰突然熄灭了的时候,祖父也会用火箸拨开冒着浓烟的硬柴凑到炉子跟前去吹火。有时祖父还会用火箸夹起一块带有火星的木块用来点燃旱烟斗。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祖父喝茶的时候,我们有时会偎依周旋在老人家的身边,这个时候,我们最爱拿着火箸玩。祖父的这双火箸是熟铁做的,镔黑色,差不多三十公分左右。火箸前端十公分左右是细细的圆锥形,中间约十公分是方形,后段手拿捏的部分是将方形拧成很规则很好看的螺旋状,顶端有小孔,通过小孔用细细的铁链把两枝火箸串联在一起,整体看起来很美观,所以,我们也很喜欢拿着它玩耍,有时还会拿到远离祖父喝茶的地方去玩。第二天,祖父喝茶时发现他的火箸不见了,便大声喊叫我们问他的火箸哪里去了。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火箸哪里去了,当然我们知道。但是火箸是怎么来的、啥时候来的我们却不知道。不过看看火箸后端手拿捏的位置明光闪闪,就知道那火箸来我们家已经很久了,祖父使用它已经很长时间了,它已是祖父的心爱之物。后来祖父去世了,随之那双被祖父使用了若干年的火箸哪里去了我们又不知道了。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早些年用柴火烧茶的老人一般都有自己的火箸。喝茶的时候使用火箸,比起用一根硬柴在炉膛里拨来拨去,要高雅的多,方便得多,灵活的多,安全的多,这就是使用火箸的好处。

逝者如斯,祖父离开我们快四十年了,我们不见那双火箸也快四十年了。四十年,我们没有忘记祖父的音容笑貌,也没有忘记祖父的那双火箸。记起祖父便会记起火箸,记起火箸也会想起祖父!祖父与他的火箸已成为我们后辈永久的记忆!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作者简介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

陈伟,网名后皇嘉树,麦积区中滩人,中学教师,文学、摄影业余爱好者。曾有多篇散文散见于《天水日报》、《天水晚报》、《天水广播电视报》、《未来导报》、《惠州文艺》、《大唐文学》等报刊杂志及《大美三阳川》、《秦州微刊》等网络刊物。

陈伟作品荐读

北五台

火棍

捡 柿 叶

高集落日赋

我为馓饭点赞

冬天,伴随着馓饭的香味一起到来

秋游云屏三峡

品陈伟老师游记,带您去鸡峰山

忆三阳川一代摄影艺术家——老王

永远的怀念——我的老师

闲情雅致品美文:钓鱼趣记

水上公园赋

陈伟‖秋行药泉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朝花夕拾之二——火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