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罗尔最后的凝视,特雷莎懂吗?--电影《卡罗尔》

卡罗尔最后的凝视,特雷莎懂吗?--电影《卡罗尔》

此地,不喜欢电影《卡罗尔》的,一定大有人在,因为那是一部关于女同性恋的故事。

我却愿意关注这种题材的电影,从《阿黛尔的故事》到《卡罗尔》。凭借那一点点心理学的专业知识,我知道因爱上同性并因此寝食难安的男人和女人,是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制造他们的时候基因的一小跳造成了他们身体密码异样于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与道德无关。

然而,这个世界非要用道德去绑架一群听从自己身体呼唤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沉浮于世的困窘,更让人不忍卒睹。

虽说《阿黛尔的故事》也是一个女同性恋的故事,可它发生在眼前,人们对这一群体已经宽容了许多!听说海史密斯的小说《盐的代价》被改编成电影以后,我急切地想要一睹为快——那个一眼望穿秋水的妖女海史密斯在这本据说有她自己身影的小说里,将卡罗尔与特雷莎之间从不露痕迹的诱惑、旁敲侧击的攻势到丧魂落魄的抽离、静水流深的复合,用文字编织得有着辽阔的想象空间。而今,文字就要变成影像了,小说《盐的代价》中的美妙,能否再现在电影《卡罗尔》中?

选择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尼·玛拉分饰卡罗尔和特雷莎,让托德·海因斯的作品有了媲美原著的基础。

当特雷萨还是一个怀揣摄影师梦想的女售货员时,来为女儿购买圣诞礼物的卡罗尔,美目一扫即搭准特雷萨是自己喜欢的女孩,贵妇这才有耐心跟女售货员从娃娃唠叨到电动火车——谁又能断定那副遗忘在柜台上的手套,是不是卡罗尔故意留下的勾搭话题?能断定的,是那会儿的特雷萨,不知道自己在吃不准爱还是不爱的男友理查德之外还有可能爱上别人,更不知道那人居然是自己的同性,所以,当卡罗尔收到随电动火车送到家里的那副手套后相约特雷萨在豪华饭店共聚时,后者眼神里的忐忑和不知所措以及外化为跟着卡罗尔的亦步亦趋,都让卡罗尔笃定,这个女孩手到擒来了,这时,卡罗尔嘴里议论着丈夫送的香水味道,媚眼一抬像是无意间露出了就要离婚的隐私却是要用这个消息试探特雷萨:我爱你,行吗?

想必,从懵懂到心领神会,对特雷萨来说,只是一步之遥。男友百般劝阻无法阻挡特雷萨随卡罗尔结伴远行后,放下了绝交的狠话,都不能让特雷萨改变主意,可见,爱情的力量又多伟大!

基因的一小跳,让两个女人变成了热恋中的一对胶着在了一起,那是在1952年,同性恋几乎等同于犯罪,这一对战战兢兢的恋人,在试探彼此是不是爱到必须用肉体的交融来到达爱的美满的同时,还要试探外界是否容忍她们的爱——果然,两情相悦易别样的恋情得到社会的认可难,这不,卡罗尔在确认自己掉落了丈夫的圈套后慌不择路地不告而别特雷萨,那你怎么能够责怪嗣后已经成为小有名气的摄影师的特雷萨不再呼应卡罗尔的再度相约?

我一直在他人的悲恸往事中获得自己的享受艺术的乐趣,但是,当卡罗尔声泪俱下地决定要放弃女儿的抚养权理由是“如果我不是我自己了,她(女儿)还会喜欢我吗”,我与卡罗尔合二为一了。不不,我不是说我有可能是一个同性恋者,而是,我像所有做了妈妈的女人一样觉得为孩子改变自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从来就不曾想过:如果我改变了自己,她(他)还会喜欢我吗?!感慨以后,觉得1952年的卡罗尔,为了不改变自己所要付出的盐的代价,是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所以,当她被特雷萨拒绝以后故作无所谓施施然离去的样子,看得真叫人有玉碎的疼痛!

还好,海史密斯让特雷萨无法割舍掉对卡罗尔的爱。于是,精彩的凝视来了——当已经拒绝了她的特雷萨突然出现在聚会现场时,纷扰中时恋人之间的感应让卡罗尔在人群中看到了特雷萨,那一眼。

《雨果的女儿》中,我们说阿黛尔的回头一看,能看碎摄影机,那是因着对一个男人倾囊付出的爱得不到回报后的悲痛欲绝。

卡罗尔的这一眼,因为爱一个同性是被1952年的世界所不容的,所以,卡罗尔的这一眼,平静得他人看也就是微微笑着,只有特雷萨,能体会到这一种凝视翻江倒海的能量。

显然,特雷萨懂得这种凝视,瞧她,远远地回应着卡罗尔的凝视,她的沉默和沉静,毋宁说是对不容她和卡罗尔爱情的社会一种坚硬的身体语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卡罗尔最后的凝视,特雷莎懂吗?--电影《卡罗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