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连乌镇一声叹息!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对于江南水乡,我一直非常向往。曾游的千年古镇——乌镇,时光堆积在那个小小的镇子里,留连忘返,令人仰首而叹。这样的地方,必须让它沉淀为记忆,才能够流泻出别样的感动,随着记忆流转在那江南水乡的情境里,悠远而宁静。

留连乌镇一声叹息!

行走在江南,仿佛每一步都踩在历史上。走进那样的景致中,就如徜佯在宋词的意境里,那种小桥流水人家的风韵,总让人很古典地品味着江南,在这样的杏花春雨中,身心就在不知不觉中被烟雨空蒙的江南紧紧地缠住,目光就在斜阳如泻里被岁月流转的水乡停驻挽留。

乌镇,在时间的长河里流淌了千年,如今会是怎样的一番韵致呢。到乌镇的时候,是一个初秋的午后,阳光柔柔地在云层里洒落,给乌镇披上了灿烂的光彩,令人怦然心动。心动之处在于越过千年往事,能够以这样的角度来行走历史的幽境,感叹世事沧桑,品味古风神韵。

走进乌镇,一股浓随而厚重的历史气息便扑面而来,仿佛置身于历史与现实纵横交错的时空里,令人浮想感慨,思绪游走在这广阔的想象空间。金色的阳光安静而闲散地从斗檐泻下,洒落在青石板路上。一切存在的事物,因为岁月而变成黑色深褐色,展现着历史的况味与气息。

留连乌镇一声叹息!

乌镇,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因为岁月陈旧而带来的陈腐与霉酸气味,那些摇摇欲坠地立于水上的木板房,那些岁月冲刷后散发出古朴气味的小屋弄堂,却不令人反感,以至深深地呼吸,品尝这气息里传来的清远深韵。这种扑面而来的特有气味,这种打击视觉的历史气息,不住在撞击着。

“苕溪清远秀溪长,带水盈盈汇野墉。两岸一桥相隔住,乌镇对过是桐乡。”静立乌镇的沐浴斜阳的廊桥,走进铺满青石的小街,深入幽深而绵长的弄堂,无不被一种如潮水般的思绪所感染,以至在这样的时空交汇里哑然,任何语言在此时都变得苍白,无声地走过才能尽情地品味。

乌镇越过千年,并继续向前延伸着。这里,眼光扫过处,是历史;双脚行走处,也是历史。在这样的古镇里,一切喧哗都是那么显得浅陋,静谧赏游的状态。我虽然不是什么文人墨客,但我也不愿意破坏这宁静的景致,破坏这古镇带来的平静。所以,我只是轻轻地走,静静地看,细细品味。

古老与沧桑构就了这古镇的基调,一切似乎凝固地存在为永恒,成为风景。它不需要表白和展现什么,因为这种深远就足以打动到这里来的每一个人。青石板,小石桥,水上船,马头墙,老房子,古街市,曾经发生过多少动人的故事,曾经存在过多少美丽的形态,都原汁原味地娓娓道来,不事雕琢。

留连乌镇一声叹息!

乌镇就象一本古老的线装书,踩过青砖铺就的书脊,翻开流水装订的每一页,幽深绵长里有一位大师走过来。走进茅盾故居,这所古宅子早已没有人居住,寂静得不染纤尘。乌镇,对于茅盾是生命永远抹不去的乡愁。《林家铺子》、《子夜》、《霜叶红于二月花》等等千古名篇,都有着乌镇的气息与影子。茅盾走远了,但他的魂,他的锦绣文章,仍然给这个古镇注入了精神的力量。

看乌镇,品乌镇,是人是景,是桥是河,是古是今,都可以都可以寻觅到隽永和经典。灵秀的水乡,如织的游人,蓝天白云下老屋被抹上一缕阳光,动与静凝固在历史的记忆里,让人回味无穷,感受着历史带来的律动。

返程时,我们登上乌篷船,换一种角度,换一种方式,就这样无声地滑过,让乌镇停在我的记忆中,丰富我的情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留连乌镇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