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2018年2月7日凌晨,国学大师饶宗颐于香港去世,享年101岁。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饶宗颐,广东潮安人,一生研究国学,笔耕不辍,2013年被授予“世界中国学贡献奖”。钱钟书称他是旷世奇才,季羡林将他视为“心目中的大师”,而他也曾与这两位大师先后并称为“北钱南饶”和“南饶北季”。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饶宗颐与季羡林)

幼承家学的饶公研究范围极广博,涵盖上古史、甲骨学、经学、宗教学、史学、敦煌学等十三大门类,出版过60余部著作,3000万言。在他身上有很多第一:第一位系统研究殷商贞卜的学者,第一位讲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学者,第一次将敦煌写本《文心雕龙》公诸于世……

只要香港有饶公,就不能算文化沙漠。——余秋雨

在饶公眼里,学术是没有边界的,古今中外都可以融会贯通。参读其著作《文化之旅》一书时尤其能感受到他学识的深厚和思维的宽广,对于瑜伽,他同样有所涉猎,也有着独特的看法。

饶公文章节选

瑜伽(Yoga)有结合、控制诸义,是来自印度的产物。Yoga这个名词最早出现于Teittiriya奥义书“以瑜伽为胸”,可能与行气有关系。我们从瑜伽经(Yoga Sutra)和多种的奥义书像《瑜伽真性奥义书》(Yogatattva Up.,下简称Y.U.)等重要经典,可以了解他的大概。瑜伽有用咒语(mautra)、静止(leaya)、运动(hatha)各种法门,在静坐时,定念于两眉之间的凝神动作是三摩地(sanmadhi)层次的起点。在汉俗一般流行的静坐法,亦有用这种方法来教导初学入门的。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我在十几岁时已开始学习各种胸式、腹式与道、释的静坐法作了许多尝试。一九六三年我在印度从事研究,在Pondicherry的法国印度学研究所工作,那时J.Filliozot教授曾把他的有名论文《道教与瑜伽》和我讨论一些后期道教徒习静的方式与瑜伽实际有许多类似的地方。我本人对印度瑜伽各种健身的锻炼体操,未有深入的体验,但亲见到在印度修持瑜伽的人,他们都有极高的理想,希望通过苦行,在感觉世界之外达到另一个世界,或发展成为某种特别功能。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的:用“逆”的方法,好像行Hatha瑜伽的逆行式(viparita Karani)或倒栽式(Sri-sasana)去作深层的精神锻炼;如果行之不得其当,有时每每相反地得到害处。所以我多年来的经验,宁愿采取道家的用“顺”的途径来安顿精神的宁静境界,同样亦可收到“精神独与天地相往来”的效果。《庄子》一书谈到的精神修养理论,和印度瑜伽思想非常吻合。我现在不妨试谈一些用瑜伽理论结合庄子的“顺”的办法,开出一剂安心的清凉剂来,可以减轻精神压力。

庄子讲庖丁解牛,要“依乎天理”。如何能够保持刀刃的锋利?是倘若遇到骨头,切勿用刀去碰它,只要顺着牛的筋络,一切障碍,便可迎刃而解。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饶宗颐书法作品《云水禅心》)

精神的运动行止,是需要人加以控制的。一般人都患“得”患“失”,因此而神志不宁。庄子很懂得精神的自我控制,他能“外物”,摆脱外界事物的约束,认为“得”是时机缘遇所造成;“失”亦是理所当然,应该泰然处之。庄子可以能无动于衷不为得失所干扰,完全得力于一个“顺”字,安于时而居其顺,自能得到精神上的宁静。

印度人称“顺”为anukula。“顺其自然”自会取得哀乐不能入的异熟果(借用佛家名词)。中国养生术气功以顺为主,可以说是“顺”的瑜伽。印度人借“唵”(om)字作神秘声音以为安心的符咒,中国人只是依乎天理,顺任自然,“唐代道士司马承祯在《坐忘论》谈到许多他的体会,通过行气的亲证,神与气的浑然一体,即是瑜伽之具体显示,这样收到安心的成效,自然而无毛病。

——整理自饶宗颐《文化之旅》

饶宗颐将印度瑜伽结合庄子的“顺”的理论结合成自己的“饶功”,这是一种瑜伽、一种打坐方法,有空时他就会在家练习。饶公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地,当我闭眼的时候,我就让自己的思想任意翱翔,可以想到几万年、几千里之外,此时我同天地融为一体,我已敲开了庄子的门。”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

这种心灵自由的扩展在艾扬格大师的想法中同样有所体现。艾扬格认为,体式的修习是进入内心的重要途径,若你懂得身之扩展,你也会懂得心之扩展。我们用身体的画布不断扩展我们的心灵的框架,就像你把一张画布不断拉伸,以获得更大的绘画空间。

感谢大师们思想的恩惠,让我们得以在瑜伽中解放灵魂。愿饶宗颐大师一路走好,在无限的天地间自由翱翔。

Namast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纪念饶宗颐大师:在瑜伽中,我同天地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