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人生就像长恨歌一样(2)

白居易:人生就像长恨歌一样(2)

“ 他以勤奋和才智用力把大幕拉开,没想到人生最真实的崎岖黑暗才开始一点点展现在他眼前。”

02

传说里白居易第一次来长安,向著作郎顾况投稿。顾况听说面前的少年叫“居易”,笑了笑说道,居易呀,长安米贵,长安居,大不易呢!

唐代考试分为“常科”与“制科”。“常科”年年有,考的人最多,其中又分为“进士”与“明经”两科。“明经”只考经典背诵记忆。但当时人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这一科的考生常作为“庸碌无能之人”,被人鄙视。

白居易决定去考进士。

“进士科”常常两三千人应考只取二十人左右。进士科考卷不糊名,考试前考生还可以带着自己的诗卷去考官和考官的朋友们家里自我推销。在这二十人里还得去掉这些“声名显赫”的“红人”,更不剩几个名额。

长安城里最多这样穿着白麻衣的考生,他们走在一起就像一片一片的云,熙熙攘攘来了,没多久就分散寥落没有踪迹。

后世最显赫的唐代诗人中有许多屡屡考不上的“学渣”:传说李商隐不屈不挠考了十年,考到后来,不能中选的怨恨让他咬牙切齿写诗骂考官——“鸾皇期一举,燕雀不相饶”,最后,还是他的好朋友令狐綯替他在主考官那儿说了好话,才考中。富家子陈子昂刚到京城默默无名,便花百万钱买了当世最贵的胡琴在众人面前砸烂了,再散发诗稿,人人便都知道有个“砸琴营销”的陈子昂。

白居易的家世背景不能为他铺路,又没有飞黄腾达的朋友,为了考中,只能拼命。他白天研读赋,晚上研读儒家经书,以研读诗歌作为休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以至于口舌成疮,手肘成胝,看东西眼睛里点点都是飞蝇。二十七岁的白居易无意间照照镜子,看见的是满头白发和脸上的皱纹。

仅仅进士及第,并不能得到一份工作,还需要守选三年,才有资格参加吏部的常调铨选。哪怕运气好,被吏部选上了,也都是州府参军或偏远州县的县尉。家里兄弟四人,长兄远在浮梁,生病的母亲,一个快要应考的弟弟,另有两个待嫁的妹妹都要靠他来抚养。为了靠近长安,替母亲治病,给弟弟铺路,他需要一个留在京城的位置。

白居易只能去参加更多的考试。还在守选期间的“前进士”白居易,得到一个参加吏部主持的“科目选”——“书判拔萃”的机会。“书判拔萃”与“博学宏词”一样,是当时最受欢迎的两项得官捷径:先中了进士,再去参加“书判拔萃”考试,考上就会被授予校书郎、正字,或者是邻近首都的县尉。都是在名声好、前景佳的清要官位,又能留下一个博学有才能的名声,将来要升官的时候便有大几率被举荐为拾遗,监察御史等与皇帝亲近的位置。

比起操心家计,白居易大概更喜欢考试。“书判拔萃”考解决纠纷的判词。白居易为自己准备了百来道模拟题,比如说:

乙女许配给了丁男,彩礼已经接了,但是乙后悔,丁愤而告官,乙辩称,可是都没有立婚书呢!

甲的老婆在小姑子面前骂狗,甲很生气,把老婆休了。老婆也很生气,认为没犯“七出”,怎能单方面离婚?甲辩称,这是不敬!

……

这些后来成了在考生中广泛传播的“百道判”。

在三十二岁这年,白居易终于如愿做了秘书省校书郎。

元和元年,四年校书郎任满,白居易不愿意赋闲等待吏部再次考核,又一次想要通过考试出人头地。这年刚巧有制科考“才识兼茂,明于体用”。为了省钱,白居易连房租也不想付。他与同样校书郎任满,也穷而抠门的元稹一拍即合,都蹭进了华阳观,结伴温书。这下,连笔墨纸砚的文具钱都有人分摊了。制科考“策论”。白居易再次展示了他在考试方面的天赋,整理出了一套《策林》,分析“策对”的每一个部分,还有“参考答案”,在考生中畅销一时。甚至后来皇帝下制诏,也用了白居易的“参考答案”。

如果白居易一辈子只需要考试,他一定过得很开心。但考试只是一道帷幕,他以勤奋和才智用力把大幕拉开,满以为会被鲜花掌声淹没,没想到人生最真实的崎岖黑暗才开始一点点展现在他眼前。

TBC

前情在此:

白居易:去他妈的《长恨歌》(1)

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

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

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

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3042833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白居易:人生就像长恨歌一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