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蹉跎的清脆铃声,曾几度,忘了聆听

守望春来的日子,光阴格外宁静。时令交接处,披一身洁白冬雪的嫁衣,携一怀明媚春暖的绮念,从容上路……

一场无约而至的雪花,于风中优雅飘落,义无反顾地拥吻大地。最终,无声无息地化为尘泥,便完成了自己美丽而短暂的迂世使命。依依雪情,若一场年华的花期,从开到落,都在自己的视线中温婉呈现。

我们,就这样,情愿或不情愿地,承载了一段流光记忆的鉴证。我们,终是无法逃出光阴之外。

岁月蹉跎的清脆铃声,曾几度,忘了聆听

谁不向往那种没有时间、年龄、地域、季节的活着方式呢?!只是太不切实际,太不合乎常情;却是以为,做不到的就不要想了,省的反受其累。不好不坏,随遇而安地生活最是安妥。至于恰到好处的孤独与深情,偶尔品味,倒也无妨。

一天飘雪,世相纷呈,感知光阴宽宥,脚步与心的方向一致,而对自己在意的人,依然没有什么要求。想着,不必要求,如若真的在乎,又怎能不懂你想要的是什么?!

有些事,说直白了,反而无趣无味了!一片洁白雪心相待,不言不语,未必不是好情分;纯雅含蓄的爱,也许更能美好持久。

岁月蹉跎的清脆铃声,曾几度,忘了聆听

于一隅雪意明净中,某个久别重逢的日子,三两个老友,一壶菊香茶,半晌青檐时光,依然有着聊不完的话语。一点私藏的心事,玩笑间不经意吐露;心与心彼邻多年的熟悉,一如从前,无需任何提防。

匆匆流年,不懂忧伤,多少爱恨来不及细数,当那些花儿开到荼蘼,还会有一天白雪如羽的胜芳,来赴光阴之约。

岁月蹉跎的清脆铃声,曾几度,忘了聆听。年华的掌心,一瓣雪花绽放的记忆,像极了一种久违的微笑,在心中开成一个不败的春天,岁岁葱茏。

岁月蹉跎的清脆铃声,曾几度,忘了聆听

时光的眉间,如雪清凉,心念开成一朵洁白的雪莲,偶尔发呆的时间,却有重大的领悟。冥思深陷良久,风起时,簌然惊动的一刻,已是清幽花香萦满怀。

不管谁与谁念念不忘,无论谁与谁狭路相逢,时光里辗转,错过花季雨季,错过最好的年华,我们最终没有错过彼此,这便是最欣慰的事!

依然笃定向往的平淡情感,有一张赢握的凭据;无法改变的结局,我们在各自独立的人格里,从此相依相生便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岁月蹉跎的清脆铃声,曾几度,忘了聆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