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

第一章兵王回归

军区某秘密基地!

诺大训练室平常这个时候应该都在训练呢,但是此刻只有两个人。

“刀锋小队编号001!”一个穿着军装,身上挂着无数杠的老军人霸气的叫道,威严的声音在这诺大的屋子里不停的回荡,震慑人心。

他的对面笔直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军人,军人二十多岁,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是脸上却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稚气,反而是无比的稳重。

“到!”听见首长的声音,军人立马端正的把自己的帽子摘了下来,然后端在腰间,另一只手行了一个端正的军礼。

“出列!”

“是!”

军人向前垮了一步,然后就这么笔直的站在那里,有神的双眼目视着前方!

老首长双眸紧紧的盯着男人,最后突然的叹了口气,“你心意已决,我不多留,只强调一遍,外面不比军队好待。外面的世界更加勾心斗角,外面的世界不只是靠拳头,离开部队之后,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没有部队的支持。

但是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记得自己曾经是个兵!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希望你不要给军队丢脸,给你们刀锋丢脸!”

“报告!永远不会!”

“走吧!”

“报告!”

“还有什么事儿说!”

“我想哭首长!”男人眼眶红红的说道。

“军人流血不流泪!滚!”

“是!”男人忍着自己情绪放下帽子,快速的走了出去。

而当男人走了之后,老首长眼眶也是不由的红了起来,带了十年的兔崽子,就这么走了,他心里能不难受吗。

但是就像他说的,军人流血不流泪,作为领导,他是旗帜,是标杆!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哭!

嘎吱!

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另外一个老首长走了进来,看了一下江尘的首长,然后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叹了口气,“老刘,你就这么让这个小子走了吗。

赴越帮助他们绞杀毒枭的那个张灵曼张医生被反恐组织抓了,咱们派出去了几个营救队伍都全军覆没,国家都打算放弃了,这小子愣是一个人跑到越南给人救了回来。这种兵你给放走?有时候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傻?”

“大有国家,小有自家,他有家恨,留不住了。”刘首长叹了口气,“让他走吧,他心中有仇,不了结了对他也不好。”

.....

三日后,傍晚九点。

江尘掂着自己的布包站在姜城火车站的出口。

看着眼前的一座座高楼大厦,眼中不由涌现一丝复杂的神色。一切都变了啊。

十年前,江尘的家里失火,母亲叶玉婷惨死,而他因为不在家中侥幸逃脱一命,母亲是被大火烧死的,但是江尘心里清楚,母亲是被那些人给逼死的。

离开家乡的那一刻,他就发誓,有朝一日,他会回来的,回来报仇,那些逼死母亲的人,他都会一个个的去找!

但是这一走,就是十年啊!

三日的火车,让原本精神无比的军人变得有些狼狈,原本的短发,此刻也是有些长了。

在车站对面有一个不太宽的巷子,巷子里面有不少门店,多亮着昏暗的红色光芒。而那门店外面,都写着美容美发,洗头美容之类的招牌。同时,每个门店的门口,都坐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

看着这个巷子,江尘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进去,随后走进了第一家门面店。

“哎哟,帅哥来来里面请。”一个穿着暴露的老女人马上的走了出来,笑着对江尘打着招呼。

“我想剪个发,多少钱?”江尘问道。

“剪头发?”女子又是一愣,而后失笑道:“大哥,你没毛病吧?来这里剪头发?”

“你们这不是理发店吗?”江尘愕然的问道。

“去去,剪头发去别的地方,我们这里不剪头发!”老女人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江尘,然后不客气的说道,说着就开始轰起了江尘。

“你怕我给你不起钱吗?我有钱的!”江尘以为这女人是担心自己给不起钱。

因为在部队那会,江尘从来没带过钱,所以有时候买东西的时候就没钱,久了这样就习惯了,这女人撵自己,江尘就以为她认为自己没钱呢。

说着江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麻纸包装的东西,然后把包装给撕开,拿出了一沓钱,然后装在了口袋,这是他的退伍费。

然后从中掏了一张递给了老女人,“先给钱吧。”

老女人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把钱装了起来,一改之前的态度,笑着说道,“来来帅哥里面请!”

她的眼神还不舍的瞟在江尘刚才把钱给装进去的口袋。

“帅哥,要不要给你叫一个小妹,保证漂亮,学生护士什么都有。”

“学生护士会剪发吗?”

老女人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帅哥,你真会开玩笑,那这样,白领,我们这儿也有白领,保证你你满意。你等着!”

说着,老女人就走进了里面,没一会就拉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

女人还真穿着那种职业的ol装,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十分的漂亮!

这是女人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又不敢说话。

“你去给帅哥剪个头,给帅哥剪舒服了。”

把女人领出来之后,老女人还到门口把玻璃门给关了起来。

而看到老女人去关门的时候,女人赶紧的跑到了江尘身边,大声的说道,“大哥救我,你快报警!”

当时江尘就愕然了!

老女人反应过来,赶紧把门口上的卷闸门给拉了下来,然后怒声说道,“你这小婊子,本来想让你来外面透透气,你不识相是不是?!”

说着老女人撸了撸袖子,生气的朝着女人走去。

“大哥,救我!”女人蹲在了江尘坐的椅子的旁边,拉着椅子把,然后祈求的看着江尘。

“她为什么求救?”江尘拦住了走过来的老女人,然后问道。

“大哥,我是被他们绑架了,救我!”

“小子,不管你事儿,你让开,今天不做你这个生意了。”

“我要是不走呢?”但是江尘却是摇摇头,说道,“开开门,让这姑娘出去。”

本文来自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