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齿铜牙纪晓岚之王爷遇劫

朱伯平没看见掌柜的手势,冷笑着注视着纪昀,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纪昀说:“真的不知道,您指点。”

  朱伯平说:“这客栈,是我们县太爷的小舅子开的!”

  纪昀说:“哦,有来头的啊!说完向掌柜的招呼,“小舅子好!”

  朱伯平说:“你们啊!这叫什么……那个……太……太……岁……什么来着?”

  纪昀说:“太岁头上动土。”

  朱伯平说:“对!太岁头上动土!今儿,我心情好,放你们一马!”

  纪昀说:“真要谢谢大爷高抬贵手。”

  朱伯平一屁股坐在小月身边。“你干什么?”小月地厌恶问。

  朱伯平淫笑着说:“这里坐得舒服啊!”他看看小月,说,“舒服啊!全身都舒服!”

  掌柜吓坏了,慌忙上前。“朱……大爷,过来一下。”掌柜唤道。

  朱伯平傲然地说:“没见大爷公务在身吗?”

  胆小的客人纷纷要走。朱伯平拍案而起,道,一个也不许走。副将率兵堵住大门,客人们纷纷坐下,屁也不敢放。

  “官只有八品,架子却有一品。”纪昀叹道。

  朱伯平指着纪昀说:“你把这儿所有的桌子钻一圈,大爷我就烧了你。”

  掌柜暗暗叫苦。

  “先生钻桌子?好玩啊!”小月笑道。

  纪昀道:“燕城民风淳朴,官风则有趣!”

  掌柜跑到一幅“和气生财”的字画下,以手比着“和”字,“朱大爷!朱大爷!你看……”他手指“和”字。

  朱伯平不耐烦,说:“和气生财?哼!少来教训我!大爷今儿不讲和气!”

  “快钻!”

  “狗才钻桌子!”小月生气地说。

  朱伯平左右望小月,一笑,说:“放心,他一个人爬,你呢,老爷我舍不得!”

  掌柜着急,将字画下面撕掉,只剩一个“和”字。

  “你有病啊?撕字画干嘛?”伯平疑惑地说。掌柜比比“和”字,又指指纪昀。

  朱伯平猛地醒悟,“和?他……?和……和大人?”掌柜一个劲地点头。纪昀微笑抽烟,朱伯平全身颤抖。纪昀品茶,“哎,现在这茶有点味道了!”

  朱伯平想起身,小月抓住他。

  “哎,别走啊!不是要我陪你喝茶吗?”小月为他斟茶,“喝一杯嘛!”

  朱伯平说:“我……那个……”

  小月冷笑着,说:“又忘了?太岁什么来着?”

  朱伯平说;“太岁头上动土……”他跪了下来。

  纪昀说:“山不转水转,桌子不转呢?”

  朱伯平颤抖着说:“我钻!”

  朱伯平爬到桌子下面,一张一张钻着,众客人大笑。

  客栈大门外,副将飞奔而出,直奔大轿。“大人!大人!不好了,朱大人闯了大祸!”副将说。范大统说:“什么?你别吓我。”副将低头跟范大统讲着事情的原委。

  范大统大惊。“大人,您快进去打个圆场吧?”副将说。“起轿!快走!快走!”范大统急忙说。轿夫匆忙起轿。“大人,您不能走啊!”副将意外地说。“我不走?我惹不起,我躲得起!快走!”范大统说罢坐上大轿飞快离去。

  车轮滚滚,一辆马车飞也似地在街上奔驰。莫愁奋力抽鞭。乾隆在车上伸头催促着,“莫愁,快点!快点!快点!”大街上行人纷纷问避。

  乾隆在马车看着地址,指挥着莫愁,“就是那儿……不,应该是这边。”

  莫愁笑了,低声说,“皇上,是那儿!”她以手一指,乾隆抬头一看,是一座大宅,门上,挂着一个金锁图案,他低头看一眼手中的半片金锁,激动地说,“莫愁?我找到了!”

  乾隆拉着莫愁跳下马车,莫愁发现乾隆正情不自禁地拉着她的手。

  莫愁害羞,说,“我去外面!”她不动声色,抽回自己的手,跑到大门前。乾隆突然抓住她的手。

  “皇上?”莫愁羞涩地唤了一声。乾隆欲言又止,“莫愁,我……”

  莫愁不安了,问:“怎么了?您不舒服?”

  乾隆说:“莫愁,我……我怕见到她啊!怕……”

  莫愁问:“谁?”

  乾隆说:“白娘子……我的生母!”

  “您微服私访,千里迢迢,不就是要找她吗?”莫愁温柔地说,“没有人怕见到自己的母亲!”

  乾隆说:“我……”

  莫愁问:“难道皇上会因为她长得不好看就不认她?”

  “不……我怕她……是个汉人……”乾隆颤抖着说,“我怕……我身上流着汉人的血……”

  莫愁伸手握住他的手,说:“不管您身上流什么血,都是母亲传给您的血……满人的血,汉人的血,不都是红色的吗?”

  乾隆说:“可我……我是皇上啊!”

  莫愁说:“皇上与布衣,都是母亲生的孩子,哪有人不认自己母亲的?”

  乾隆迟疑着,莫愁用力推开大门。一阵寒风挟着落叶从门内吹了出来。乾隆不由后退了一步。

  “白娘子正等着您呢!”莫愁说。

  乾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他跨入大门内。

  莫愁守住大门,忽听乾隆的喊声,“莫愁!莫愁!”莫愁一震,拔剑冲了进去。

  乾隆呆站在奶娘宅内。奶娘宅内,长满青藤,一片残败,好像久已没人住了。

  一个老人从屋内走出。“老人家,这是郑家吗?”莫愁问。

  老人说:“对……郑家……”

  “郑家人呢?”莫愁又问。

  老人说:“死了,全死了。”

  乾隆震惊地望着老人,久久无语。

  十四王爷坐在车上,走在前往燕城的路上。风吹着他的衣衫,马车正行驶在密林中,林涛怒吼。车夫取出一个冲天炮,点燃,冲天炮飞上空中爆炸。

  “车夫,你干什么?”十四王爷问。车夫突然跳下车逃走,十四王爷愣住了。

  密林中,一群强盗模样的人冲了过来,十四王爷吃惊而视,拔剑戒备。

  众强盗包围了马车。

  “你们是何许人也?”十四王爷挥剑问道。

  众强盗大声说:“恭迎十四王爷!”

  十四王爷一愣,数把刀剑一起架住他。

  茂密的森林,怪鸟长鸣,十分阴森,十四王爷注视,众盗首领走了出来。“尊驾何人?”十四王爷问。

  “我们是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强盗首领回答。

  十四王爷大为吃惊,“天地会?”

  强盗首领说:“我们知道乾隆来燕城了,十四王爷必定是前来行刺的吧?”

  “你们知道我的行踪?”十四王爷说。

  强盗首领说:“十四王爷被雍正囚禁了多少年?如今这笔帐该向雍正的儿子讨回来了吧?天地会愿助王爷一臂之力!”

  十四王爷拒绝,说,“你们……你们这班乱臣贼子。”

  “十四王爷,天地会以反清复明为己任,与满清不共戴天,但是与王爷却是同仇敌汽,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乾隆!”强盗首领说。

  “乾隆是我亲侄子!是我的亲人。”十四王爷怒道。

  强盗首领冷笑,道,“王爷,江山本是您的啊!乾隆孤身微服,人单势薄,天地会愿助王爷除去他,事后,拥戴十四王爷为帝!”

  “你们找错人了!”十四王爷喝道。

  强盗首领说:“王爷,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乾隆一回京城,您永远没有机会翻身了。”

  “告辞了!”十四王爷转身欲走,众强盗包围了他。

  “王爷,既来了就由不得你了!”强盗首领说。

  十四王爷望着四周,众强盗虎视眈眈地望着他。十四王爷无力地坐下了。

  江浪拍岸。四姑娘与福康安立于小船上,江风吹拂二人衣衫。

  “好大的风!四姑娘小心啊!”福康安说。小船撞到码头,破碎了。四姑娘站立不稳,福康安抓住四姑娘,飞到岸上。四姑娘吃惊地注视着他。

  “四姑娘,没事吧?”福康安问。

  “我明明点住你的穴道,封住你的经脉,你怎么还能……?”四姑娘不解地问。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王爷遇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铁齿铜牙纪晓岚之王爷遇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