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遁甲》的特效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想拍第二部

《奇门遁甲》的特效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想拍第二部

主创合影

鉴于尔冬升拍出《三少爷的剑》、吴宇森的新作《追捕》、刘镇伟已经炒冷饭炒到忘乎所以,所以在看《奇门遁甲》之前,其实对这部徐克+袁和平的组合也并没有报太大(重音)的希望。不过,在看完电影之后,才真正地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说这部片子是“一群中年男子才华丧尽的酒后玩笑。

小时候看邵氏武侠片,总被奇谲波诡的情节与设定所震惊。然而碍于年代与技术限制,很多伟大的奇思妙想无法通过视觉准确的表达,只剩下又low又假的场景与设计。如今技术已然成熟,导演脑海中的天马行空都能可视化呈现,这也促成了徐克对于奇幻玄幻电影的痴迷。

同名老版电影年代久远,但是梁家仁主演的人物性格明显,剧情搞笑虽然手法和特效比不上现在的电影,但是观影的乐趣非常多,反观徐克此片吊威亚痕迹明显,跟徐克近几年的电影一致,可能他就是喜欢这种飞在天上的感觉。

《奇门遁甲》的特效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想拍第二部

影片有江湖,雾隐忍者村和唐门、点苍、丐帮、昆仑等门派,他们的打斗、招式都体现出袁和平的特点,飞天遁地,呼风唤雨,大气磅礴。看这一部分电影,就等于是在看邵氏武侠集锦。另一方面,奇门遁甲里面的天外来客与妖兽,就特别徐克。徐克的狄仁杰系列就以这种妖气十足的氛围著称,他设计出许多妖魔鬼怪,还喜欢自己编造一门语言,本片也不例外。

奇门遁甲的剧情以章回的形式分成了好几段,衔接的不怎么样,基本上就是简单的拼接。而整体的故事像极了黑衣人。黑衣人里面外星人装作人的样子与人类相安无事,直到天外来客引发了外星人们的危机,一个专门解决外星人问题的机构浮出水面,喜欢事后消除当事人的记忆。本片则把外星人换成妖兽,他们伪装成平民老百姓,直到天外飞仙的到来。雾隐忍者村就是专门对付妖怪的门派,他们也喜欢对付完妖怪之后消除现场平民的记忆。不过本片这个雾隐忍者村,竟然请来了九阴真经的作者黄裳客串掌门人,有点意思。

《奇门遁甲》里有无数的点,有一些确实有一些趣味在,但都是散的。徐克导演自然也想跟传统的像蜀山故事这样的,有所不同,但也正因为这样有意识的偏离,就更加不成系统。老外的故事,应该要求里面所有的元素,都是围绕在一条思路上的,当然这跟围绕在某某人身边,并不是一回事。同时更重要的是,整个系统是自我封闭,用中国的老话来说是自成一片天地,绝不容许一个例外。事先想好任何可能的钻空子,小算盘,然后尽可能的堵住一切漏洞。虽然这世上不可能有完美的系统,就如同应该不会有完美犯罪一样,但系统的设计者,或者说故事的讲述者,必须在事先尽一切手段,做到“完美”无缺,而不是煞有介事的去追求那种所谓的大成若缺。当然这里说的完美,也跟现在已经很泛滥的所谓完美主义者的完美,不是一回事。

影片中妖怪的设计中西结合,但更偏西方。比如作为反派被封印的家伙,长了一个舞狮表演中的狮子头,却有着西方恶魔的身躯。超级奶妈小圆圈,则透着一股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味道,但也不完全像西方的飞兽,更有种口袋妖怪或者数码兽的感觉。而天外来客的造型就有点不太好形容了,很像尾兽化的血淋淋躯体的鸣人,又像一坨会飞的草,还有点毛茸茸的感觉。看了一下影片幕后的制作团队,以韩国居多,果然又是徐克的偏好,这也就让美工在设计怪物造型的时候,会过多的参照西方。但仔细想想,中国古代虽然在文字中描绘了千奇百怪的生物,但真要视觉化的时候,还是挺困难的。以当下的国产片的投资体量和亚洲特效团队的水准,不太容易设计出非常中国化的妖怪出来。

《奇门遁甲》的特效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想拍第二部

电影结束之后,留给了观众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比如伍佰这个角色的作用是?头发怪和蓝色石头怪说好的合体会更厉害呢,怎么就死了?周冬雨为什么会复活呢?人人都期待徐克的特效,但是宛如藏红花的头发怪,我真的是夸不出口。

本片选角还行,伍佰穷凶极恶老大脸,很适合演大师兄。周冬雨总是给人一种没有发育完、长不大的错觉,演学生小孩都挺好。而倪妮本身就声音粗、大方脸,男风造型很协调,简直就是为花木兰这类女扮男装将军或武人角色而生。真想不通为什么迪士尼会请刘亦菲去演花木兰,根本没有那种气质好嘛,明明倪妮、景甜都更适合演英姿飒爽男风角色。

【补充】电影中的部分特效镜头不适合小朋友观看。原始设定是大鹏和倪妮情投意合,大鹏遇见到处求抱抱的周冬雨之后喜欢上了周冬雨,而倪妮也在遇见了李治廷之后也心生情愫。但是大鹏和倪妮彼此之间也并没有放弃对方,所以这两个人是一起想脚踩两只船的节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奇门遁甲》的特效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想拍第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