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异性拼房睡酒店?上线半年被关,创始人称要改进只让同性拼

文|AI财经社 周晶晶

编|梁夜

“ 和TA一起睡,重返20岁”,这是主打“床位共享”的小程序“同住酒店拼房”的广告语 。不过因其提供的“异性拼房”模式和暗示性宣传语,以及审核流程存在潜在风险,持续引发争议。

陌生异性拼房睡酒店?上线半年被关,创始人称要改进只让同性拼

AI财经社发现,该小程序在1月24日因违规被微信下线进行整改维护,理由是“”由于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已暂停服务”。新版本预计在2月1日上线。

创始人吴旭阳25日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暧昧广告已全部下线,而新版本也会关闭异性拼房的功能。

自认用户安全有保障

共享之风在2017年几乎吹遍了每一个角落,打着半价入住五星级酒店的“同住酒店拼房“之所以一入局便引发巨大争议,原因在于其有涉黄之嫌的“异性拼房”模式及不严谨的审核流程。

AI财经社发现,在被下线前,“同住拼房”小程序的使用流程大致分为以下几步:进入“同住酒店拼房“微信公众号,在经过实名认证和芝麻信用授权后,即可进入“同住拼房酒店”小程序,分享已预定的床位或发布拼房需求。在“设置拼房对象”一栏,可以自主选择“同性”或者“异性”,并可选择接受拼房者的年龄,系统会自动为用户推荐”拼友“,用户也可将自认为合适的”拼友”列为”心仪“,当双方互列为”心仪“时,视为拼房成功。

所谓“实名认证”过程,则是由用户自行填写姓名、手机号以及身份证号等信息,并以芝麻信用积分作为保障,流程较为简单,公众号上还对此强调“10秒完成认证”。

对于媒体及公众对该小程序审核流程过于简单的质疑,吴旭阳回应称,现在使用的芝麻信用分的认证,是目前公认最大最权威的认证体系,信用分还是很有公信度,首先可以说明他个人没有重大的违约行为。

“现在犯罪成本这么高,这些用户难道在面对犯罪、信用黑名单这些风险的情况下,实名登记入住去酒店偷盗?犯罪?”吴旭阳说,“我们认为,认证加上我们的审核机制,用户严格按照拼房流程去登记入住,安全是有保障的。”他补充道。

对于拼房者如何互相确认身份的疑问,据新京报报道,“同住酒店拼房”一名客服人员称,“到店时核对身份信息就可以”。也就是说,对于拼房者的身份信息核对工作,需要用户自行完成。

对于线下审核缺失的质疑,吴旭阳表示,平台没有办法到酒店前台一个一个去给用户做核对认证。“我们能做的是线上做好认证,拼房成功后,会将拼房双方的身份证,手机号等信息发送给对方,双方一起去前台登记入住。如果发现对方换人顶替,马上终止交易,联系平台。”

此外,该程序的免责声明中还提到,“同住”作为第三方酒店预订平台和用户住宿信息对接平台,不承担用户和酒店方的任何法律责任和经济损失。用户之间发生经济纠纷及违法犯罪行为时,“同住”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及经济损失。有律师指出,该免责声明并无法律效力。

陌生异性拼房睡酒店?上线半年被关,创始人称要改进只让同性拼

初衷为节省费用结识朋友

据第三方平台天眼查资料,小程序的运营主体为广州与子同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注册资本50万,创始人和执行董事为吴旭阳。

对于开发同住拼房小程序的初衷,吴旭阳表示,酒店业在中国存在了30多年,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是双人配置的标间,从来没有酒店牺牲标准化去考虑单人出行用户的性价比和社交需求。“我们把青旅的模式搬到线上,搬到酒店,让单人出行的用户去酒店共享房间,节省费用的同时,还能结识三观一致的朋友。”

2017年3月,吴旭阳在公众号发布“同住公约”:倡导信任、友好、低碳的生活方式,我们的住友愿意把生命中最脆弱的三分之一(睡眠)的时间分享出来,跟熟悉又陌生的你,共享这一刻,这是多么伟大的信任。

“我们愿意用自身行动证明人性中的真挚与美好,足够抵抗恶念的诱惑。”2017年7月15日,该小程序正式上线。

然而,创始人旭阳所期待的“人性中的能够抵抗恶念的人性中的美好在缺乏第三方监管的条件下似乎难以实现。

陌生异性拼房睡酒店?上线半年被关,创始人称要改进只让同性拼

据新京报报道,一些拼房者的目的并不单纯,甚至直接提出非分要求。其中,一名定位在朝阳区、通过系统认证的男性拼房者,在聊天开始后就直接提出“直接说吧,不闲聊了”,称自己具备“暖床技能”“有经验”。当被问及什么是“暖床”,其暧昧地表示“你懂的”。

此外,尽管系统提示拼房双方不能通过微信、电话等私下联系,但仍有人提出索要联系方式的要求。聊天过程中,有男性提出自己在北京有房,“可以去住处”。

承认容易涉黄已加大审核

异性拼房在用户聊天私密性的基础上,很容易成为滋长不良社会风气的温床。有网友表示:正常人谁会和陌生异性拼床?

陌生异性拼房睡酒店?上线半年被关,创始人称要改进只让同性拼

在一片质疑声中,“涉黄”首当其中,对此,吴旭阳表示在上线异性拼房模式之前,就预料到这一情况,平台也对此采取了行动。

“最初平台只做同性拼房,上线异性拼房后,我们考虑更多的是否会有一些特殊职业的女性混进来发布一些涉黄信息,因此每天都花大量精力去审核,包括女用户的照片信息和项目说明。如果发现有异常会直接拉入黑名单,并且发布公告让用户警惕并且举报。”

如今对“同住”小程序的评价中,涉黄、约P等负面舆论占上风,对此吴旭阳有些愤怒。他认为涉黄言论完全毫无根据,“不能因为用户之间沟通过程中出现一些暧昧字眼,就断定平台因此涉黄。如果在社交软件上这些字眼都不能说、不能用,那几乎可以断定任何社交平台都有涉黄的嫌疑。这显然是哗众取宠的说法。”

不过在引发争议程序被下线之后,吴旭阳表示,新版本会关闭异性拼房的功能。

对于共享拼房酒店这一新模式,郑州大学旅游管理学院教授王刚伟表示,虽然拼房软件在法律监管和行业自律系统没有到位情况下,容易让不法分子钻空子,但这种模式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传统酒店业重视模式创新和技术创新,“对于这种新兴事物不应该一棍子打死,关键在于加强引导和监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陌生异性拼房睡酒店?上线半年被关,创始人称要改进只让同性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