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不古,暴雪将至

暴雪将至

2017年10月29日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映,段奕宏凭借饰演《暴雪将至》中的余国伟获得最佳男演员,对本部电影来说应该是个意外之喜,对于段奕宏本人来说实至名归,从《西风烈》、《烈日灼心到》到《暴雪将至》段奕宏对这类亦正亦邪不完整主角的塑造越来越完美。

1997年那会,还在读小学,国企改制,下岗,寒冷,这些词汇基本没有太多记忆,更多的是嬉戏打闹,调皮捣蛋,一个人对一个时代的认知和感人是与其所处的小社会有关,也与整个大的社会环境有关

人心不古,暴雪将至

人对时间是敏感的,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在生日、忌日、春节这些重大的时间节点,表面总结过去,畅想未来,实际是对自我审视,批判、否定。在1997年,这个跨世纪的重要时间节点,人们是彷徨的,纠结的,不知以何心态去迎接二十一世纪。

余国伟在领优秀职位颁奖词时说要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新世纪的到来,他作为一个不产生效益的保卫科科长,是否真的被评委优秀职工,剧中是模糊的,但是庆功会上,工友的恭维、调侃、鄙夷和余国伟自己的“随遇而安”却真切的表达了他的纠结与彷徨。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最好出路是进入公安系统,获得事业编,包括他自己,所以和刑警老张喝酒,他对老张说,自己是追求进步的,委婉的向老张表达想要进入正式编制的愿望。

人心不古,暴雪将至

余国伟、老张在这个小地方来说都是外地人,同样没有根基,对于一个在小城市人情社会里没有社会根基的人来说何其困难。老张的愿望是退休后离开这座城市,因为他在这座城市看多了仇恨、丑陋,老张到退休都没能离开这座城市,好在有个警察编制,可以在养老院里晒晒太阳。

燕子为了逃离过去,来到这个小城市,在歌舞厅被打被骂已经麻木疲惫,遇到余国伟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温暖的人,当知道真相后,整个人完全奔溃,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更多的人,每天按时上下班,拿着不痛不痒的工资,勉强养家糊口。一小部分人则小偷小摸,倒腾些废铜烂铁。有的人因为偷窃,被工厂开除,整日在小镇游荡,被段奕宏盯上。有的人因为家庭琐事,就动手杀了自己的妻子。还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成了旁观者。

《暴雪将至》中的余国伟和疯狂石头里的保卫科长包世宏(郭涛饰演),是一个有意思的对比,余国伟半路出家,一心想着进入公安系统,包世宏刑侦专业出身,心安理得的做着保卫科长。结果是,心安理得的获得了平安幸福,收获了大翡翠,“随遇而安”的鬼迷心窍,免不了牢狱之灾。

人心不古,暴雪将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人心不古,暴雪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