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时隔9个月之后,43岁的陈杰再次进入了记者的视野,9个月前,他发现母亲被骗了80万元,最终一分钱没要回来。因父母多年来双双陷入各种忽悠圈套,无法帮其挽回损失的陈杰,就此创立了一家防老年人上当受骗的公司,义务帮老年人做起了咨询和代理投诉服务。

租店铺、做平台、为一项投诉四处奔走,他正在将自己变成一位打假斗士,尽管这种不计成本的帮忙在别人眼里有些不切实际,但陈杰说:“只要现在有这个能力,那就先帮一个算一个,以此让老年人多一丝清醒,让儿女多一些陪伴。”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创立公司

专接老年人被骗案例 能帮一个算一个

十几年前的春晚小品,范伟饰演的厨师被赵本山连续忽悠之后,创立了一个“防忽悠咨询热线”,让亿万观众津津乐道。小品是快乐的,但现实是残酷的,把现实活成了小品中的样子,是让人悲哀的。

“我没办法了,没能帮到父母,希望能帮到其他老年人。”11月20日,一张印有“成都保护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海报,在青羊区一家彩票店的玻璃门上贴了出来,陈杰用手在海报上抹了又抹,难言心头的激动。因父母深陷忽悠陷阱后,他真的成立了一家防老年人上当受骗的公司。

彩票店是陈杰朋友开的,他租下了店铺内一个角落作为办公地点,每年3000元,实际上,本身就很狭窄的店铺,根本容不下陈杰的公司,他只是借此作为和求助者见面和收取资料的地点。

“别人凭什么相信你?”“我有很多维权的经验,也知道什么事情该找哪个部门。”陈杰很有信心。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委托投诉

跑遍职能部门 只为给老人一个可靠的提醒

公司成立之后,陈杰在11月20日开始通过微信和网络进行宣传,随之而来的结果是他没有想到的。不到一周,他的平台上出现了两条咨询求助信息,“我都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通过其平台注意到,其中一位求助者自称购买了大量名为九华盛世康元离子的药品,并提供了宣传单,上面宣传称该产品能补进骨质、治疗糖尿病白癜风等疾病,想咨询是否是虚假宣传。在帮助详情一栏,记者看到了陈杰的回复,他首先核实了求助者的信息,并注明求助者所咨询的公司信息,最后在咨询回复一栏中建议:该产品不应进行药品疗效宣传。

原来,在回复这位求助者前的11月25日,陈杰将该药品带到了青羊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对产品进行了解之后,青羊区消费者协会出具了一份消费提醒,明确指明该产品属于普通食品,不具有任何治疗作用,请勿轻易相信推销人员的虚假、夸大宣传。

而这一切,都是陈杰义务在跑,没有收取任何费用。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青羊区市场与质量监督管理局消保科一负责人告诉记者,“食品、保健食品和药品都有各自特定的批号。根据包装盒上的批号,就可以断定这个产品只是一般的食品饮料。”对方坦言,一般消协都是向社会发消费提示,而专门针对个人的提示还是第一次。

魏大英在看到回复后,进一步询问:“意思就是骗人的?”对于这个问题,陈杰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他目前只能帮到这里。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公司背后的辛酸经历】

母亲6次被骗 80万元打了水漂

用开公司的方式把自己标榜成一个“防忽悠”斗士,陈杰说,是因为母亲被“骗得已经没有了尊严。”

2016年,由于患上脑梗塞,陈杰母亲胡效敏已经半身不遂。病重之际,她将过去6年时间共花了80万元投资的6个“项目”,告诉了陈杰,结果陈杰发现,6个项目全是忽悠人的。今年3月,陈杰第一次走进了记者的视野,并提供了那些投资“项目”凭证。

2011年,陈杰母亲胡效敏先后借给成都世晖旅游项目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春明48万元,至今没有收回。她说,当年她参加了世晖的一个旅行团,去海南、长白山耍了两次,“在景区,旅行社的人说团费不够,要向跟团的老年人借钱,后来本该归还的钱,被旅行社说成去投资老年公寓。”从2011年到2016年,老人又陆续向5家公司投入32万元,至今没有音讯。

根据胡效敏“投资项目”协议中注明的公司地址,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进行了挨个探访,经了解,有5家公司在2014年到2016年先后搬离了协议中的办公地点。

母亲病倒之后,陈杰辞掉了红酒销售的工作,每天在家中照顾,开始找相关职能部门,试图将损失挽回一点,不过都因找不到这些公司而不了了之。

他本来决定去报警,不过胡效敏很害怕,因为曾经一家公司在失信于她之后,她曾经向对方表达过要去报警,公司员工却说,报了警钱更拿不回来,不报警可能还有点希望。陈杰很愤怒,他说,“现在对追回这些资金已不抱希望,只是想讨回一个公道。”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父亲深陷骗局 他上门打砸讨要说法

在母亲因病卧床,从骗局中醒悟之后,陈杰的父亲陈光荣(化名)却开始在上当受骗的路上越走越远。“其实他很多年前就加入了成都一个老战士俱乐部,只是一直在向我们隐瞒。”陈杰说。

陈光荣利用自己的资源,到处联系医生,在老战士俱乐部请来了“中医专家”到家中会诊。胡效敏回忆,丈夫曾带她到这家老战士俱乐部办公场所内,用他们的设备做过理疗,还推荐医生给她开药。而这些所谓的专家开的药连包装标签都没有,更让他担心的是,父亲不让母亲去正规的医院治疗,而是专吃自己带回的“保健品”。

今年4月的一天,陈杰本要带母亲去公立医院治疗,父亲陈光荣却制止了,称“我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人家是和老战士俱乐部合作的四川省社科院的专家。”一怒之下,陈杰前往父亲所加入的老战士俱乐部办公地,将现场玻璃、桌椅砸得一片狼藉,不过,不仅没讨得说法,还被带进了派出所,赔偿对方1000元钱。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在今年4月的调查中了解到,这家所谓的老战士俱乐部,利用多名老干部的军人情结聚集资源,以虚构修建老战士休闲养老住宅区的事实吸纳资金,并推销各种保健品。

其创始人之一的张兆明(化名)儿子张勇(化名)告诉记者,该俱乐部以注册公司的形式成立,“当时每个人都出了几百上千元钱作为入股资金,后来公司开始四处招商引资。”张勇说,公司成立之后,逐渐偏离了最初的目的,开始与保健品机构合作“赚钱”。

眼见父母被骗成如今的样子,陈杰却无计可施。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

“保护伞乌托邦”已有70人关注

质监部门和社区都表示支持

“你这个事能持续多久?”这是陈杰遇到的最多的问题,不盈利,还要自费帮忙,一人之力如何支撑?

在帮母亲维权的时候,陈杰跑遍了成都各级职能部门,在他的一个本子上,清楚地记录着目前社会上各种针对老年人的骗术以及行骗方式,同时,什么样的投诉该找哪一个部门,被一一罗列了出来。他感叹,其实成都每个社区都有专门的网络联络员,但老年人在遇到消费困境的时候,并不知道该如何投诉。“我最大的作用就是帮他们找人。”

根据他的介绍,目前这个“保护伞乌托邦”微信公众号已经有了70人左右的关注,他要将一人帮助,变成大家互助,让每一个关注的网友都参与进来。

青羊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消保科一负责人告诉记者,消费投诉可以委托他人进行,“这种义务帮老年人投诉的行为我们也很支持,毕竟很多老年人没有渠道,不知道找哪里,甚至不愿意上门。”

一位和陈杰打过多次交道的青羊区升平社区工作人员说,陈杰现在就想自己把自己选成老年人的代表,帮他们找人解决问题,“我们也应该支持他。”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逯望一

摄影记者 王勤

编辑 潘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母亲投资被骗80万父亲再陷保健品骗局 他愤而创办“防忽悠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