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明星梦的路途中都是陷阱?看看这个女孩的青春花季

口述/李慧 整理/马付才

一个花季少女,抱着做“明星”的美梦,不惜放弃学业,加入竞争“明星梦”的寻梦行列,不仅花掉了父母的数十万巨款,而且屡屡步入奸人设下的陷阱,身心俱伤,最后只能卖笑为生……

有多少明星梦的路途中都是陷阱?看看这个女孩的青春花季

少女寻梦:要当“明星”一夜成名

1990年7月我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里,我是家中的独生女,爸爸和妈妈是30岁的那一年才有的我,因此,我的身上寄托着父母的全部希望,他们对我宠爱有加,妈妈更是视我为掌上明珠,因为她爱好文艺,因此也决定将我培养成一名艺术人才。

为了使我将来成为出类拔萃的艺术人才,妈妈及早动手,对我进行诱导和训练,我出生不久,她就有选择给我放一些较为简单的艺术方面的歌曲、豫剧和儿歌,我还在咿呀学语时,妈妈收集了儿歌大全,并到文化宫找儿歌教师灌成带子让我听和学唱,每当电视、广播上播放歌曲或艺术类节目,妈妈都停下手中的工作,陪我看、听,如果有文艺演出,无论票价多贵,妈妈总是带着我每场必到。在妈妈的引导下,我的文艺潜能得到了很好的挖掘,在幼儿园,我的歌唱的好,舞也跳得特别棒,老师都说,我的悟性好,有文艺细胞,人又聪明,如果坚持下去,将来在这方面一定会所成就的。老师的肯定使妈妈更有劲了,她不惜巨款将我送到市文化宫少儿歌舞班学习,并且请名家对我单独训练,我也特别争气,从幼儿园开始,就不断参加各种文艺演出活动,小学时,为了培养我的艺术特长,妈妈更是花高价钱把我送到了一个音乐培训班,当时,爸爸妈妈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仅仅2000来元,但参加这个班一个月的学费就达1000多元,真可谓不惜血本。妈妈对我兴趣的引导,再加上我辛苦的学习,努力很快就有了回报。一次,我参加南阳市的少儿歌舞比赛,歌舞取得了较好的名次,使我成了学校里的“小名人”,同学们羡慕,老师们也宠着,这些虚荣使小小的我感到很受用。

2002年,我上初中一年级时,市里举办春节晚会,邀请来了北京的一位歌手来捧场,那位歌手唱歌时需要几个伴舞的女孩,音乐老师推荐了我。那是我第一次上电视,我和另外几个伴舞的女孩围着那位歌手像众星捧月一般,虽然也有我们出现的镜头,但只是一闪而过的点缀,那位歌手的无限风光使我羡慕不已。我想,长大后,我就要走唱歌这条道路,也要像这位女歌手那样的风光。2003年我上初三那年,我在朋友的介绍下,到郑州参加了一个歌唱选秀节目,获得了个鼓励奖。消息一下子在当地传开,一回到学校,同学们都向我投来羡慕和钦佩的目光,都把我当成了学校的大明星,爸爸妈妈的朋友们也都打电话到家里表示祝贺,听着朋友们恭维的话,爸爸妈妈虽然嘴上谦虚,但心里很欣慰,从此,妈妈更加支持我走这条路了。

在妈妈的支持下,我频频参加当地和省会郑州举办的各类文艺表演和比赛,成为众人瞩目的大明星成了我的理想。一心想成为明星,自然就无法安心学习,我的多门功课一塌糊涂,于是老师就找到爸爸妈妈说,我的学习成绩已经一落千丈,即使想走艺术发展这条道路,也得把中学的基础知识打牢再说。听了老师的话,爸爸非常着急,认为再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毁了我,而妈妈却不以为然,她说:“你懂个啥,唱歌的大明星没有几个文化水平高的,只要有魔鬼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和一个好的嗓子就行了,前两项咱慧慧都有了,而嗓子是吊出来的,她将来要成为大明星,文化课学的再好有什么用?再说,学好文化课不就是考名牌大学吗,名牌大学毕业生怎能和歌坛的大腕相比?听说大明星仅仅一次的出场费都是上百万,你敢干涉女儿的大好前程我给你没完!”有了妈妈的支持,我对唱歌更加痴迷,整天研究怎样快速成名,怎样成为歌坛大腕。

2004年,一家省级电视台举办音乐选秀节目,面向全国选拔选手,我跃跃欲试想报名参加,妈妈非常支持我,但爸爸说什么也不同意,为此,亲密无间的父母首先翻了脸。最后,妈妈不顾爸爸的反对,妈妈从银行取出8000元钱,支持我去参加比赛。由于种种原因,我最终未能入围。但音乐选秀节目提出的“不管年龄、出身、学历”的口号让我欣喜不已,特别是许多不知名的歌手的一炮走红,更坚定了我的信心:原来出名可以这么简单!

虽然未能入围,但我对当“明星”更加痴迷,决心回去好好备战,准备参加来年的音乐选秀选拔。

有多少明星梦的路途中都是陷阱?看看这个女孩的青春花季

为当“明星”:屡遭陷阱不思悔改

回到家中不久,听说郑州举办“明星梦”速成培训班,学期6个月,收费6万元。我又说服父母,参加了这个“明星梦”速成班。

在速成班上,辅导老师帮我总结自己没入围“明星”的原因,以我自身条件不错,之所以失败,一是因为包装不够靓丽,二是没有高手指导,三是没有走通评委的门子。问题的结症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自然也就有了。于是,我开始从服装、发型、化妆品与明星对比,我要买高档服装,明星们穿什么衣服,我马上也要买那样的衣服,她们做什么发型,我也要做成什么发型。而且还要到高档影楼拍照,拿自己的这些照片和那些明星的剧照对比。这一切,都需要巨额资金支持,爸爸这时有些支持不住了,但我那时不这样以为,我以为是爸爸舍不得为我花钱,就很鄙视爸爸的小气,对爸爸说:“等我成了明星一年就能挣几百万上千万,到时候大把大把的钞票你怎么都花不完,花这点小钱算什么?。”妈妈也认为我说的有道理,由于家中的钱被我早就花光了,妈妈就四处借钱满足我的一切要求。

经过一段的自我包装,我感到差不多了,这时我觉得需要寻找高手进行指点,我认为南阳这个地方太小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高手,要找高手得上省城郑州。2005年春节刚过,我踏上了去郑州的列车。到郑州以后,我四处寻访,然而,跑了许多地方,到处打听,结果腿都快跑断了,也没有寻访到什么高手,这不禁使我有些失望:这高手都跑到哪里去了呢?

正当我苦苦寻找的时候。2005年3月的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一个电视娱乐节目,一个明星说,自己最初就是在街头上被星探发现的,听了这句话,我眼睛一亮,原来高手是星探呀,前些天自己在郑州市紫荆山公园好像就碰到一个星探,于是,我就跑到郑州市的繁华商业中心二七塔附近每天在街头徘徊,等待被星探发掘,我听人说只要被星探选上,经过短期调理,马上就可以成为明星,这比十年寒窗要轻松得多。

一天,我正在郑州市最繁华的二七广场逛街,被一名衣着时髦的女人拦住,女人先是把我如何漂亮如何有气质猛夸了一阵子,说我是个当明星的料,然后称自己是某影视文化公司的星探,专门帮助有潜质的少男少女实现明星梦,还说只要交5万元钱,就可以在公司留下档案,就有机会成为明星。那个女人的话使我欣喜若狂,我没能想到自己真的遇上了星探,我相信从此自己梦想的明星之路就要来了……

我当即打电话,要求父母给我卡上打5万元钱。爸爸说,家中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并说让我小心,千万不要上了骗子的当。我好不容易才碰到了星探,对星探的话深信不疑,爸爸说没钱,我认为他是不支持我的事业,就在电话上同他大吵大闹,妈妈也在一旁帮我说话,爸爸看 不过我俩,只得将我家的单元房抵押给银行,贷了5万元钱。

我取出钱之后,毫不犹豫地就给了这个星探。第二天,她带我来到了郑州市金水区的一家酒吧里,那女人说是让我在那里练习唱歌跳舞。然而,这里并没有见到老师教什么唱歌,而是一些人在这里乱烘烘胡唱乱跳,我不由产生了怀疑。见到我怀疑,这个女“星探”说:“刚来的人都得经过这种训练,适应了环境后才能得到高手的指点。”我对她的话信以为真,就开始在这家酒吧上班,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登台唱歌、跳舞或陪客人喝酒,慢慢地,我感到有些不大对头,就跑去问那个星探,她总是劝我不要着急,机会很快就来,千方设法安慰我,使我的疑心慢慢消除。一个月后的一天, 那个女人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机会来了,今天晚上有一个‘大腕’要来,我给他说了你的情况,他说要看看你的表现,如果可以,他同意栽培你,你可要好好表现表现,这个‘大腕’一高兴,就会出钱包装你,这样,你很快就会红遍大江南北的。”

听了那个女“星探”的话,我不由欣喜若狂,我找出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上,可女“星探”看了我的这身打扮,对我皱皱眉说:“你怎么穿这么‘老土’呀,要想让那个‘大腕’对你欣赏,你就要穿的吸引人一点,你这样把自己包这么严怎么会行呢?”然后,女“星探”给我找来了一件袒胸露背的衣服让我穿,我穿上后,还天真地说:“我穿这么露不庄重吧,万一引起‘大腕’的误解,认为我轻浮怎么办?”女“星探”不屑地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呀,你不是想当大明星吗,难道娱乐圈的潜规则你都不知道,不做一点牺牲‘大牺牲’就轻易包装你吗?”女“星探”的话使我面红耳赤,不过我想转念一想,她的话也不无道理。

抱着这种心理,那天晚上,我也彻底放开了自己,当天晚上,酒吧里果然来了一位四五十岁的男人,留着披肩长发,还蓄着络腮胡子,猛一看,颇有艺术家的气质。“星探”向我介绍说,他就是歌坛的大腕,如果歌坛的许多新秀,都是他捧红的。见到“大腕”,我激动不已。当天晚上,“大腕”让我喝酒,我从来没有喝过酒,但我不敢说我不会喝,怕他看不起我,为了不扫他的兴,我舍命陪他喝,不料这位“大腕”特别能喝,并且专门找我碰杯,同我碰了一杯又一杯,不久我就喝得烂醉如泥。迷迷湖糊的我也不知自己是怎样上的“大腕”的车,直到第二天清晨我才清醒过来时,我感到身下火辣辣地痛,同时我发现自己一丝不挂,旁边,还赤身裸体地躺着“大腕”。“大腕”看我醒来,嬉皮笑脸地告诉我说:“乖乖,哭什么,女人早晚得有这一天,只要你听我的话,我就会帮你成就明星梦,捧红你。”自己的童贞被“大腕”夺走了,我虽然眼含泪水,但一想到娱乐圈都是这个样,这可能就是所说的潜规则,以后只要“大腕”肯出钱包装自己,让我成名,这点牺牲我只能认了。

可是,“大腕”根本就没有打算包装我,后来我才知道“大腕”的名字叫刘涛,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他不但开有酒吧,还有桑拿房,表面上在做正经生意,其实暗地里都是以皮肉生意为主。得到了我以后,他就撕下了他的伪装,要我到他开的酒吧里和桑拿房为他挣钱。至此,我这才明白,所谓的星探是假的,所谓的大腕也是假的,先骗我与他上床,然后逼良为娼才是真的!我一气之下,离开了这个酒吧。

受了欺辱我不敢告诉爸爸妈妈,我怕他们知道之后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因此我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但此时,我仍然没有觉醒,仍一心一意做我的追星梦梦。

2005年7月的一天,一个与我一样在郑州寻梦的女孩刘瑞告诉我,有朋友介绍郑州国际饭店住着一个香港娱乐公司的大老板刘先生,他到郑州来是专门寻找歌坛新秀的,问我愿不愿意与她一起去应试。听了她的话,我想也没想就同她一起去了。

我俩跑到刘老板住的酒店,刘老板约50左右的年纪,大热天还西装革履的,很有一副绅士派头。他彬彬有礼地接待了我俩,并很有礼貌的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他是香港英皇影视娱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看过名片,我对他肃然起敬。刘老板装模做样地考察了我一番,就决定让我加入他的公司。并且向我保证,经过他的包装,不足3年时间,不仅让我红遍港台,还有可能红遍整个东南亚。听了他的话,我不禁心花怒放,以为自己真的遇到了贵人,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刻这才是真的是到来了。在酒店里,当刘老板对我提出额外要求时,我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给了他,我将我要到香港发展的好消息打电话告诉了父母,他们真的以为我遇到了贵人,又是四处借钱筹措我赴港的费用,又是帮我办理赴港的护照,忙得不可开交。一切办理妥当之后,2005年8月,刘老板带我去了香港。

到了香港之后,刘老板将我安排到九龙的一幢很高的楼房里,并雇了保姆照料我的生活,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来同我睡觉,但就是不安排我到娱乐公司去上班,更不提包装我的事,并且还叫保姆整天跟着我,不让我出门。2005年10月的一天,保姆对我说:“刘老板说了,这次只要你能给他生个漂亮的儿子,会得到一大笔钱的。”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刘老板根本就不提包装我的事了,原来他是别有用心呀。我找到刘老板质问,刘老板冷笑着说:“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自己很有音乐天赋吗?想成为大明星,你差远了,现在你闹也没用,想走我也不挽留你,不过如果能给我生儿子,我会给你五十万元钱。”

我听了目瞪口呆,我的梦碎了,心也碎了。这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我想,不能便宜了这个大骗子,他要儿子,我偏不给他生,更何况,自己才仅仅17岁呀,根本还没有做妈妈的准备。于是,我背着刘老板偷偷到医院打了胎。刘老板知道后恼羞成怒,觉得我太不听话了,立刻把我从家中撵了出来。

有多少明星梦的路途中都是陷阱?看看这个女孩的青春花季

梦断“追星梦”:身心俱伤不堪回首

我在香港举目无亲,又没有任何生存技能,回大陆我没有一分钱,无般无奈之下,我只能靠出卖身子挣钱。等我攒足路费以后,2005年的12月,身心俱伤的我又回到了郑州。此时,我是多么想念疼我爱我的爸爸妈妈呀,我多么想回家看他们呀,但是,爸爸妈妈为了我,连房子都抵押出去了,而我不仅没有成为大明星,而且还干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让他们知道了还不得气死呀,我有什么颜面见他们呀!于是我决定留在郑州。失去了童贞,又转了一大圈,明星梦依然只是一个梦,又回到了原地的我,却已经无法回到过去的生活了。

回到郑州以后,没有生活来源,我的生活马上陷入了困境。但我是再也没法张口向父母讨要一分钱了!这时,我想,反正自己已经毁了,像我这样的女孩,回家又能干什么呢?回家也不敢面对爸爸妈妈,妈妈对我期望那么高,我该怎样对妈妈交代,如果知道了我的这些情况,还不把她伤心死?另外,我现在的这个样子,一定还会被以前都知道我出去要当明星的朋友们耻笑。

2005年12月10日,走投无路的我只好在郑州市黄河路的一家饭店里,做了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服务员的工作很辛苦,我以前在家里娇生惯养的,父母从来就没让我干过重活,没干多久,我就吃不消了。一天中午,饭店里客来客往的,正是热闹非凡,我突然见到进来吃饭的一个男孩像是我的一位初中同学王浩,我慌忙躲在屏风后面仔细看,正是他,上中学时王浩还曾经给我递过小纸条追求过我,那时我想自己将来会成为一个人人羡慕风光无限的明星,哪能跟这样其貌不扬的普通男孩有绯闻,我得为自己的将来负责,因此我对这个男孩根本是不屑一顾,理都不理。现在,如果让王浩看到出来做大明星的我现在是在小饭店里做一个端盘子的服务员,那他回去还不知怎么在同学们中间说自己呢?我慌忙找了个借口,脱下工装溜了出去。

溜了出来后我想,饭店是一个开门迎客的地方,今天有我这位同学来吃饭,明天说不定又回碰见另外的熟人,我在这里干下去,迟早会还遇到熟人的。饭店的工作那么累又不挣钱,我正不想干,这样一想,干了一个月的我就向老板辞了职。辞职出来后的我很快就把挣的那几个钱花完了。我想找一份轻松又体面一些的工作,但我一没文凭,二没技术,这样的工作上哪里去找啊!无数次求职碰壁之后,我想到了“大腕”刘涛。在他那里干才能既轻松又能挣更多的钱。

我的自动回来使刘涛非常高兴,他不仅没有怪罪我曾经的不辞而别,反而觉得能自动投靠他的人才忠心,也只有这样的人以后才能靠得住,因此,刘涛把我安排在公司下面的一家夜总会当上了夜班领班,说是领班,其实就是道上的人说的“妈咪”。我在夜总会里管着一些女孩,让她们为顾客提供服务。这些女孩大都比我大不了几岁,却不得不听我的安排,我觉得不能辜负了刘涛对我的信任和提拔,就更加一心一意为刘涛卖命,死心塌地地做了刘涛的赚钱的机器。每天,我就和一帮女孩们浓妆艳抹的,穿着露背装,穿梭游戏在各种来寻求刺激的男人们中间,用着种种手段,掏着他们口袋中的钞票。2016年的春节,不敢回去面对爸爸妈妈的我,只是跑到公用电话亭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向他们撒谎,称自己现在正在郑州的一家公司做代言人,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出名,现在我一切都很好,别让妈妈为我担心,等挣到大钱,我就回去。

2006年3月的一天,在一次扫黄打非的行动中,郑州市公安人员根据群众的举报,一举端掉了那家夜总会的卖淫场所,并抓获了十几名坐台小姐,这些坐台小姐中间就有我,当公安人员通过审问得知,这些坐台小姐中,年龄最小的我还是一名“妈咪”时,他们很是吃惊,也许,还没有过18岁生日的我,算的上是风月场上最小的“妈咪”了。

我的经历,既让办案人员同情,又让他们痛心。17岁,正是花一般的年龄,同龄的孩子们还都正在学校里学习文化知识,因为一场追星梦,我就这样一步步误入了歧途,我奉劝和我一样做“明星梦”梦的小姐妹,要珍惜青春年华,要脚踏实地地努力的学习,将来做对社会有用的人,要以我为鉴,千万不做因为不切合实际的梦想,毁了自己的一生,毁了爱你疼你的父母!到头来后悔莫及。(因为涉及隐私,文中采用了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有多少明星梦的路途中都是陷阱?看看这个女孩的青春花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