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

七宝转身过去想要逃,却被于依拉住了腿,不会走的孩子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挣扎着想要爬开,挣扎和哭喊让她头发很快被汗湿了,想要逃脱的急怕让她的小手掌在地面上拍打摩擦,擦出了血痕还在挣扎。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

七宝的身体被于依揪得青一块紫一块,她脸上扑满了灰,泪水干了又流,流了又干,全都是水渍流过的沟壑,一张脸又脏又花。

她已经哭不出声,喉咙里出来的声音嘶哑疼痛,她只能坐在地上,望着窗户的位置,嘴唇张张合合的喊着“爸爸”。她再也不敢往任何地方爬一步,她已经知道,爬一下就会挨打。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

七宝没有刀伤的手臂抬起,摸着盛又霆的脸,声音奶奶的,“爸爸,七宝不痛,爸爸不要心疼七宝,七宝一点都不痛了,爸爸不要哭,爸爸哭了,七宝会心疼……”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

看着孩子一身污脏,盛又霆很想起身给她清洗一下,可他一点不敢动,还在在梦里颤抖的样子让他心疼难忍。

七宝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盛又霆醒了也一直保持一个姿势没敢动一下,看到七宝睁开眼睛,他也微笑,“七宝,爸爸带你去洗澡,这两天我们先不要去找妈妈,妈妈生病了,要是看见七宝被妖怪伤害了会很难过,等我们好了,再去找妈妈好不好?”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

“又霆!又霆!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吧!”于依全身是血,跪在甲板上磕头求情。

“错了就要接受惩罚,不要对谁都去求原谅,毕竟我不是你父母,也不是你祖宗没有那个义务原谅你。七宝满身没有一块白肉,连手掌和脚板底你都不放过,她晚上睡觉会发抖,你全身淤青又能怎么样?二十倍怎么算?我实在想不出怎么用你的年龄倍数来讨债,所以……”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

“食人鱼。”盛又霆冷冷笑道,“你是怎么虐待七宝的,我加倍替她讨回来。二十倍,你不亏!你以为我会把你交给警察,让你蹲几年监狱赔偿点钱就被放出来?我不要钱,我只要以牙还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现在你爱不理,他日你高攀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