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文/应志刚

斜阳在远山稍作停留,天空渐渐暗淡下去,仅留了点红色的光晕,做着一天中最后的道别。

鸽子从头顶灰色的房子掠过,一片梧桐的枯叶,在地面无奈地翻滚。

二楼欧式的晒台,一顶遮阳伞依旧撑开,最后一杯Cappuccino,杯沿残存斑驳的泡沫。

街上的车流、人流突然的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男人女人,旋动着楼下的木门,跑堂的伙计脚步匆乱,惊醒了沉醉的旧梦。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他刚刚做了一个梦。

白日梦!呵呵,他的嘴角浮着一抹微笑,在已不年轻的脸上,留存着初恋般的幸福印记。

那些好久不见的人,方才在他的梦中出现,老电影胶片一般,一帧帧闪过。

他曾在梦里用手触摸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庞,触电般的感觉,充斥每一根汗毛。

年少轻狂的时候,都不曾那么在意,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去挥霍,谁会在意这些似乎已经厌倦了的面庞。

但究竟抵不住岁月,人到中年,突然的怀旧了。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街灯节次亮起,昏黄的街道,人们依旧奔忙,忙到顾不及看一眼擦肩而过的那个人的脸。

他们曾占据我们的生命,日日夜夜,那些曾经已经遗忘的话语和动作,在此刻如此清晰。

他推开餐厅的门,一场聚会正在进行,男人和女人都端着杯子,女的说,“哎,那些年你追过我的吧?”

男的笑得龇牙咧嘴,已经没有当年表白时的心悸与羞涩。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怀旧的人需要一个借口,比如说,“嗨,好久不见,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当然,这个时代我们已经没有勇气,牵着曾经心仪者的手,堂而皇之走在大街或是公园的某个角落,我们需要一个借口,吃饭是最好的借口。

“一起吃个饭吧”,他向梦中一再出现的那些人发出邀请。

所有人堂而皇之地来了。

在餐厅的拐角,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未见的那个人,带着岁月的刻痕,走进你的视线。

于是你高举着手,冲着她喊,“嗨,这里!”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她微笑着奔你而来,身子不再有当年的轻盈,你知道是她,但又真的不希望是她。

她抓着一个包,亲昵地拍打着你的肩膀,仿佛你们从未分开过,哪怕是一秒。

然后你们开始点菜,开始碰杯,开始啰里啰嗦,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当年或许看来很傻、很可笑的场景,然后你的眼眶开始湿润,记忆的闸门喧嚣着开启,你委屈的像个孩子,“这些年,你究竟去了哪里?”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你可能并不喜欢他现在的粗俗,他的肚子开始发福,堆满了眼袋,可是他记得有关于你的一切过往。

我们总需要相聚,因为这样的相聚,能够补充完整你已经缺失的记忆。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的人,他珍藏着你曾被遗弃的那些过往。

你开始愧疚,这样弥足珍贵的一个人,竟然在你的生命里消失了十几年、几十年。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你或许曾经想到过她,可是你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一句“好久不见”。

于是到了中年的你,才会在这里开一家浓浓怀旧味道的餐厅,又把餐厅取名叫做“好久不见”吧。

你知道,这个人情淡薄的年月,请客吃饭是最好的借口,谁会拒绝一场有着美食诱惑的约会,谁又能抗拒得了一次仍然有点小鹿撞胸,略带点暧昧的赴宴。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考究的装饰、明亮的门楣,足以让人安心,安心到会忘却这是一场好久不见的约会。

而店堂里,你坐在侍应生特意调低的灯光中,橘黄的光泽带着一丝的挑逗,一杯红酒的温度足以让你眼神开始暧昧,叮咚清脆的碰杯声里,久远的风尘袭来,你略带嘶哑的嗓子,对她说,“好久不见!”

她却像个少女,咯咯吱吱地笑着,突然又说,“大宝,天天见!”

于是,你们笑得前仰后翻。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好久不见!可是,谁又真的忘却?

这家叫做好久不见的餐厅,那个开餐厅的中年男人,轻笑着听着别人的故事,回味着梦里的那些人、那些事。

他给每位前来用餐的男人女人发着名片,邀请他们常来坐坐,“下午这里会放一些老电影,可以听一些老歌,如果你们愿意,一起说说那些曾经的故事。”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他原本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可是,有些故事已经久远到他自己也想不起来。

我问他为什么偏偏要开一家餐厅?他轻叹道,“人总是要吃饭的吧!”

或许,那些珍藏着他的故事的人,某一天会在餐厅的拐角与他相遇,他可以淡定的摇摇手,“嗨,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我们等待着那些曾在生命中经过的人,一杯小酒、几碟小菜,一场老电影,一次偶遇,那些梦里经常出现的面孔,带着岁月的陈酿,告诉彼此,“我们曾经有过!”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

应志刚——媒体人 · 文旅作家

同程旅行家、乐途灵感旅行家、驴妈妈旅行达人、途牛大玩家、中国国家地理网专栏作者,已出版《最高使命》、《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好久不见!愿我们总有相聚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