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互撕”,感觉玩大了

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互撕”,感觉玩大了

迅雷与迅雷大数据的内讧最近也是愈加火热,感觉要把自己烧了,不过也终于博得了众人的眼球,登上了各大新闻的头条。

从11月28日迅雷发布公告,声明撤销迅雷金融等品牌授权,到迅雷大数据爆料玩客币变相ICO,再到迅雷大数据的实控人於菲被指“侵吞公司资产”,以及11月30日,迅雷官网发布的一则有关迅雷大数据公司员工买通团伙聚众恶意诽谤迅雷的公告,然后这几天股价的暴涨暴跌,如此大量的信息,网友也是看得眼花缭乱。

十年前拥有4亿用户的迅雷曾经也是风光一时,如今却以这种形式重新回到观众的视野中,为什么说是观众?因为作为“家丑”,其他人也只能是看热闹的观众。

首先让我们理清两者之间的关系,迅雷是指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而迅雷大数据是指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其子公司业务包括: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其实,迅雷只是迅雷大数据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8.77%,迅雷把品牌授权给迅雷大数据用。

但是为什么两家公司会产生矛盾,开始互撕呢?其实焦点在两个方面:一是於菲是否涉嫌犯罪,是否存在侵吞迅雷的资产等行为,“迅雷”是否有权收回商标与品牌授权?二是玩客币是否存在骗局?

於菲是否利用公司便利侵吞迅雷资产?

在迅雷和迅雷大数据的口水战中,许多网友开始熟悉於菲的名字。迅雷最新发布的公告说,经内部调查,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

其中,於菲在担任迅雷法务部负责人过程中,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多处显失公平。迅雷需要每天、无偿的、免费的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到迅雷大数据公司,按照每个UV20-30元的行业均价,价值相当于6-9亿元。同时,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免费使用迅雷品牌。

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互撕”,感觉玩大了

从控股权来说,2016年8月,迅雷投资迅雷大数据公司1000万,占股43.16%。然而,今年迅雷未知晓且不被告知,未经过内部审批流程,并且有明显严重利益受损的情况下,大数据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导致目前迅雷占股下降至28.77%,失去了董事会席位。而於菲通过其他公司的控股权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图中显示於菲未实际支付一分钱就获得多家公司的股份和控制权。

从这两点中看出,在这种严重缺失公平的情况下,迅雷要停止对大数据公司的品牌授权也是无可厚非。

玩客币被指变相ICO,是否存在骗局?

何为玩客币?玩客币简单理解就是虚拟数字代币,有人说像“中国版的比特币”,取名于下载软件迅雷的“玩客云”,它是玩客云共享计算生态下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原生数字资产,它的产生过程与玩客云智能硬件、共享CDN的经济应用有强关联,必须通过玩客云智能硬件分享网络带宽、存储空间等资源来获得。作为一种奖励代币,它可以在迅雷整个生态中,换取更多其它增值服务。

但是从第三方平台显示,玩客币推出后仅仅一个月,价格就被市场炒高,从最初的0.1元/个涨至最高8元/个,短短一个月暴涨80倍,在事件出现后,其价格保持在5-7元,而挖矿机的价格也被炒高了近十倍,原先仅有300多元的挖矿机被标价到3000多元。

28日,迅雷大数据发布公告称,“陈磊开展的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传销群体,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

从目前表面上来看,迅雷公司在玩客币上并未有什么违规迹象,反而积极配合政府打击数字币和ICO的政策,采取了诸如查封IP、实名制认证等举措抑制投机炒作。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玩客币确实有ICO的嫌疑,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监管严厉叫停ICO,以及法定货币与数字货币兑换的形势下,游离在监管之外的玩客币,能否真正像迅雷所做的那样让它回归正路呢?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互撕”,感觉玩大了

受内讧事件影响,29日,迅雷股价暴跌逾31%,报收12.80美元,市值跌至8.6亿美元,至12月1日,迅雷股价报收15.43美元。而10月中旬至11月24日,迅雷股价曾一路扶摇直上,从不足5美元暴涨至20多美元,24日达到27美元。现在的迅雷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疼的不只有它,还有小米和金山软件,小米于2014年投资迅雷2亿元持股28.3%成为第一大股东,金山软件有限公司持股11.33%为第二大股东,董事长邹胜龙持股9.92%为第三大股东。

作为局外人其实都应该清楚,迅雷与迅雷大数据之间的内讧,更多的暴露出迅雷内部管理监督以及业务结构存在问题,高层之间存在利益之争,当这种利益严重不对等的时候,战争就会爆发。迅雷接下来该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互撕”,感觉玩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