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来生!我已不肯再错过!

老妈来电,说:堂妹得了白血病,要换骨髓,才能活下去。

我一下子搭不上话,这明明是电视剧里最烂的桥段,却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生活中。她刚满20岁,才开始她的人生。

以前看到作者谈论生死,总是有所隔膜。无论是多么著名的作品,都无法真正开启我心中对死亡与失去的感悟。

此刻我才明白,面对生死,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没有体会过失去,真的不懂得珍惜。不谈来生!我已不肯再错过!

堂妹自幼同我一块长大,我对她的却感情很矛盾。

小时候,我被养在奶奶家,因哮喘而常遭人嫌。大人们害怕我会传染,总是在我咳嗽时唏嘘着让我走远点。

而堂妹则不然,比起我的安静沉默,她伶牙俐齿,健康活泼,非常讨大人们的喜欢。

那时,爸妈生意亏损,叔婶的生意却蒸蒸日上。每每我同堂妹一同出现在人前,大人们总有心无心地巴着哄着堂妹,好似抓住了染指叔婶生意的机会。

他们把好吃的好玩的留给堂妹,说我反正生病要忌口静养,干脆不给我比较省心,省得造出毛病。况且,我是姐姐,有好东西本该让着妹妹。

久而久之,便觉得生病是我的错,大家多宠着堂妹是应该的,倒是做姐姐不该为了小事而计较委屈。

爸妈来看我,会给我带上满满一袋小零食。我不舍得一下子吃完,把它们一块儿藏在床头,可偏偏堂妹也稀罕。

奶奶拎出袋子,把零食分成两丢,有多有少,少的给我,多的给堂妹。我没有作声,我知道我是姐姐。有些时候,奶奶会趁爸妈走后直接收走小零食,留着她觉得最好的,等着堂妹来。

我渐渐感觉到,奶奶跟其他大人一样也不一样。不一样的是,奶奶爱我不嫌我,一样的是,奶奶的爱也分大小。

长大以后,我很少主动联系堂妹,堂妹也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想起我。

参加写作比赛,找我要原创小说;聚餐时,要我付钱;奶奶有什么心愿,她负责答应,我负责实现。

她总能毫不费力地在我这里拿到自己想要的,我也总是尽我所能地满足她的要求。不谈来生!我已不肯再错过!

我们两人就像两朵花,她沐浴阳光,骄傲地灿烂着,我则在暗处努力爬向阳光,伸出手却一无所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可能多年来“给她”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也可能仅仅因为我是姐姐。

后来,我们各自长大,有了自己的世界。

叔婶为了要儿子,又生了两胎,堂妹不再被捧在手心,几乎成了弟弟妹妹的第二个妈。叔婶对她过于放心,放心到忽略自己的大女儿生了这样的病。

接到老妈电话的那一刻,我明白一切都换过来了。

我健康快乐,未来充满可能,但她不是了。面对生死,她曾有的偏爱和我曾执念的委屈,都太小太小。本想和她当各自安好的远亲,却也不能了。我想,如果没有那些大人的作弄,我俩的感情会更纯粹。如果没有这次疾病,我可能会需要更多的时间修复心情,在十年,几十年中慢慢调整。终于这一瞬间,我突然醒悟,只是太迟了。

北京已稳稳入冬,这个冬天,带走了太多人的生命。刚刚还是欢声笑语,转眼便在大火中烧为灰烬。在突如其来的天灾和人祸面前,生命如此脆弱,脆弱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不谈来生!我已不肯再错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