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为何不吃自己种的菜

“城里人有钱没有用哦,吃这个菜都是我们不敢吃的!”如今的农村出现了这样的“现象”,有的农民不吃自己种的菜。那些形状规则、色泽饱满、没有虫眼的蔬菜被一车车运进城里,而农民给自己吃的菜明显有点参差不齐,样子也不那么好看,被虫咬过的。种的水稻自己吃的最多三道农药。卖的最低七道农药。

农民为何不吃自己种的菜

农作物有没有用过药,只有种植者自己清楚,但用药的原因你我都明白,“为了生存,为了轻松,为了赚钱”。商品经济下的不二法则,让农民更像商人。

农村开始变样,虽然都通上了水泥路,但春天少了蜜蜂,夏天少了蛙声,秋天少了虫鸣。如果连土地都没有生命了,人还会健康吗?

当你吃着一桌的饭菜,你很难想象它们是如何被种出来的。除草剂让土地寸草不生,杀虫剂将生物赶尽杀绝,取代昆虫授粉的是激素,而化肥彻底改变了土地的结构和酸碱度,因此,当你将饭菜夹入口中的时候,你可能是凶手、试验品或受害者。

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耕作体系,是一种高度生态化的农业模式,通过精耕细作养活了众多的人口,实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绿色革命开启的化学和工业化的农业生产方式,曾经一度提高了农业产量,但“现代农业”过度使用农药化肥,污染了环境,破坏了土壤,对人体健康带来危害,在生态上也是不可持续的。

大资本控制农业生产资料,使农业生产的成本越来越高,小农户的生存受到严重挤压。告别化工农业,回归生态农业,能够同时保障消费者的食品安全、生产者的自主权和生态环境的可持续。

然而如今,中国的土地正在化肥和农药的滥用下板结、死去。传统农耕的传承延续了4000多年,却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被彻底摧毁,这究竟是为什么?

喂猪卖的和自己年猪都是分开的、菜园销售的和自己吃的分开的。

20世纪80年代,化肥和农药进入中国,彻底颠覆了农民的耕种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似乎不再是一种必然,除草剂在解放人的双手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虽然它同时会作用于儿童的神经系统,引起智力障碍,但它带来的好处却让农民们无法抗拒。它意味着每天至少可以省下三分之一的时间干与农业无关的事情,因为除杂草是田间最辛苦的劳动。

农民为何不吃自己种的菜

与除草剂相比,杀虫剂的种类就更多了,因为虫子的世代交替速度极快,在杀虫剂的筛选下它们也飞快地变化着,这似乎也大大加快了杀虫剂更新换代的速度,它们的毒性一代比一代强,持续给种植者带来更大的危害,给消费者带来健康危机。因为我们太爱没有虫眼的“干净”蔬菜,而农民又太憎恶虫子带来的减产和那种危机感。

相比之下,化肥似乎听起来温和一些,但就土地本身来说,它所造成的灾难绝不亚于前两者。20世纪中叶,科学家们发现氮、磷、钾是植物最重要的营养素,这个惊人的发现造就了浓缩这三种元素的化肥,它让作物长得更快,叶子更绿更肥嫩,施过化肥的植物就像是喝过兴奋剂一样疯长,增产幅度甚至高达10倍。

化肥的使用伴随着大量的水资源浪费,进一步消耗本来就不多的淡水资源化肥带来农作物增产,却大幅度降低了农产品的营养价值,就好比在土地中微量元素含量相同的情况下,结一个番茄与结10个相比,营养素含量可能也要相差10倍。

这使现代人虽然不乏食物,却大都缺乏微量元素,而对农民而言,增产更大的危害在于使农产品大幅贬值,人们似乎再也不可能回到以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只能进一步追逐易于管理又极度高产的工业化农业生产方式,让这种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有一种化合物的到来比前几种都晚一些,它叫“催熟剂”,是一种类雌性激素。它会作用于花的雌蕊并造成“假授粉”的效果,使茄果和瓜类在没有昆虫的情况下也能结出漂亮的果子来。

人们使用它,是因为农药的使用让田间不再有许多虫子为花朵授粉,反季节种植更需要依赖非自然的授粉方式,而催熟后形成的果实往往嫩且无籽,深受人们喜爱当然在工业化的农业生产方式中,催熟剂还能够使瓜果类结果的时间更为统一,大小更为均匀,果型更加端正,便于采收和出售,遗憾的是,这类激素对人体同样会产生作用,造成孩童早熟、男性女性化,并使更多女性患上癌症。

当我们将这些“神奇发明”用在农产品上,并使产量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时,我们却完全忘记当初为什么要高产了。农民的收入一点都不比以前更高,人们的健康却受到极大的威胁,还产生了土地退化、水资源枯竭、生态链断裂、重度污染等许许多多环境问题。

农民为何不吃自己种的菜

这就像是蕾切尔·卡逊在《寂静的春天》一书中描绘的场景:农药泛滥,昆虫肢解,土壤板结,花草带毒,水质败坏,殃及鱼虾,鸟禽瘫痪,走兽灭绝,世界上只剩下自私的人类,一片寂静与所谓的自由到来了。

世界上很多的科学家从中国传统农耕中找到了答案,并对其惊叹不已。生态的种植方式竟然可以让原本板结的土地慢慢恢复生机,只要调配好原本就存在于自然界的各种元素的关系,就能让产量和品质连年上升。

上个世纪,日本人福冈正信依据老子“自然无为”的思想,提出了“自然农法”的构想:“自然农法是自然之道,无主观的省力之道:不耕地,不施肥,不用农药,不除草,是自然农法的四大法则。”他把许多不同的种子混合在一起,与粘土一同撒向大地,不需要任何人为的维护,却能使昔日的不毛之地变成丰盛的粮仓。

在中国,也有“自然无为”农业的忠实实践者。我返乡创业组建建始县好硒奇农业就是实践了八年,用一直流传300多年的原种芋头。传承古法农耕、无化肥农药而是以日常积攒的粪肥和杂草秸杆浸泡的堆肥(即传统的农家有机肥)为肥料。

生态农业不是单纯的“有机种植”,它更注重与自然的协调适应和真正的可持续性。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不再为吃不到安全食物而忧心忡忡,不必为发臭的土地和河水而烦恼,无须为选择怎样的农药而绞尽脑汁,因为自然之物,自有自然的解决之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农民为何不吃自己种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