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批“换头术”:荒唐可笑且违法 建议追责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批“换头术”:荒唐可笑且违法 建议追责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批“换头术”:荒唐可笑且违法 建议追责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批“换头术”:荒唐可笑且违法 建议追责

新京报政解报道 (见习记者许雯)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11月30日再对饱受争议的“换头术”一事发声。黄洁夫表示,“换头术”违背了我国器官移植条例,违反了基本的伦理准则,建议追究有关单位伦理审查委员会或负责人的责任。

日前,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卡纳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手术”地点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11月22日,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回应称“人类第一例头移植”、“换头术”等说法并不妥当。他表示,严格来说,团队只是完成了第一例头移植外科实验模型。

“换头术”两具遗体来源值得怀疑

十年前颁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被认为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走向法制化轨道的标志。条例规定,人体器官移植,是指摘取人体器官捐献人具有特定功能的心脏、肺脏、肝脏、肾脏或者胰腺等器官的全部或者部分,将其植入接受人身体以代替其病损器官的过程。

“头颅并不包括在内。”黄洁夫认为,任晓平教授团队所进行的“换头术”明显违背了该条例的规定,“是违法的。”

另外,在黄洁夫看来,“换头术”两具遗体的来源也值得怀疑,并建议相关部门对遗体的来源进行追查,“家属真的知道并同意用亲人的遗体去做这种粗糙的实验吗?”

“换头术”临床实验有违医学道德

据黄洁夫介绍,头颅移植并非新鲜事。早在1954年,前苏联的科学家用两只狗进行了头颅移植实验,其中一只狗的头颅被移植到另一只狗的背上,受体成为双头狗,术后存活三天后即死去。进入上世纪70年代,美国科学同样用狗进行了头颅移植实验,但因为脊髓无法连接,接受头颅移植的狗术后一天内死亡。

2014年任晓平曾发表文章,用80只小鼠进行头部移植,术后16只小鼠存活三个小时后死亡。2016年,任晓平的合作者--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卡纳韦罗在神经外科学术杂志TED发表头颅移植文章,表示在猴子间进行了头颅移植动物实验,但术后20小时对猴子进行了“安乐死”。

“头颅移植的动物实验从来没有成功过。”黄洁夫表示,其并不反对头颅移植的科学实验,但在动物实验没有成功的前提下做临床的头颅移植,已经突破了医学的禁区。他认为,医务工作者在这个科技不断创新的时代更要遵守医学道德的准则,要敬畏生命。“这是基本的红线,是禁区。不能为了首创、全世界第一例,为了出名,不顾医学道德。”

黄洁夫同时指出,以目前的医学发展水平头颅移植存在两个技术上不可逾越的障碍。其中之一是神经元的再生。“换头术”要把从受体颈部将头颅和躯体的骨头、肌肉、血管、神经、淋巴管天衣无缝的恢复到原状。但目前为止医学界还无法做到神经元的再生。

另一个重障碍则是移植的免疫排斥。人体接受肝肾等器官移植后需要使用免疫抑制药物,“而这只是很小的器官,头颅移植要用多少免疫抑制药物才行呢?会产生多大的副作用?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黄洁夫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批“换头术”:荒唐可笑且违法 建议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