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换头术从技术、伦理、医学道德上都是不可行的

黄洁夫:换头术从技术、伦理、医学道德上都是不可行的

针对近日社会热议的“换头手术”,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今天举行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宣传工作会议上表示,这是违背器官移植条例,从技术、伦理、医学道德上都是不可行的。

本月,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卡纳韦罗宣布,他与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对此,黄洁夫表示,上个世纪就有科学家做了头颅移植了,将一只狗的头颅移植到另一只狗身上,术后不到一天狗即死亡。2016年,意大利这一团队进行过猴子与猴子之间的移植,因脊髓无法存活,猴子术后太痛苦,存活20小时后就人道地杀掉了猴子。黄洁夫说,科学研究不反对,此前也有40只老鼠和40只老鼠移植,术后有16只老鼠存活3个小时,但只是头颅存活。动物实验从来没成功过。

黄洁夫说,现在世界上肢体移植还没有成功的先例,现在医学还不承认头颅移植的科学性,头颅移植理论上要从第五第六颈椎切段头颅,把躯体连接,这有两个不可逾越的技术难题,第一它要把颈部、骨头、神经、淋巴管等天衣无缝地恢复到原状,脊髓有很多通道,杂乱无章,不可能切段后还能连接,而且中枢神经元是不可能再生的,这是技术上不可逾越的障碍。另外还有免疫排斥的问题。

黄洁夫说,从伦理方面看,每个人都有他的个体性和特殊性,头颅移植后,是头还是躯体认定个体,目前伦理上没有论定。上世纪70年代有睾丸移植,后来伦理没有通过。头颅移植是非常惨烈的事情。黄洁夫说,从医学道德讲,这是不敬畏生命,在医学进步的今天,应该首先考虑的不是能不能做,而是要考虑应不应该,完全在实验没有证据,科学没有依据,动物没有成功的基础上做这个,这是对生命的不敬畏。

黄洁夫说,对于此次换头事件,他和相关部门谈过,对于换头的遗体和手术,是否经过相关家属同意,这些事情都应调查。

北京晚报记者 贾晓宏

实习编辑 程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黄洁夫:换头术从技术、伦理、医学道德上都是不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