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倒闭,意味着一个商业模式的坍塌

共享经济倒闭,意味着一个商业模式的坍塌

新商业模式均逃不过寡头效应

打车软件的千团大战,从最初的五千多家到最后剩下的一百多家,再到最后活下来的屈指可数的几家,打车软件经历倒闭潮后,最终的赢家也只有滴滴和Uber。互联网垂直赛道只容得下前两名似乎已成为行业的一种“隐形规律”。共享单车的风口如团购、网约车一样,在资本、战略、执行力角逐混战之后,依然无法逃脱“寡头效应”。就像如今的几百上千家共享单车,由于融资失败和资金链断裂接二连三倒下,撑到最后也就是以“摩拜”和“ofo”为头的区区几家而已。

共享单车“寡头”摩拜和ofo均出现“运营危机”

2017年11月30日,据蓝鲸TMT报道,因市场扩张成本高,摩拜和ofo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对此,两家企业均发布声明称用户可以随时退押金,经群众反馈,无论ofo还是摩拜,押金的退款到账都没有明显延迟。更甚,有消息放出“摩拜和ofo最快或将于今年年底前合并”,这次合并主要由腾讯主导,金沙江创投也参与推动,两者分别为摩拜和ofo的主要投资方。让小编不禁感慨,共享单车行业这个在资本温室下被迅速催熟的花朵,面对资本时,难以避免的被动局面。

披着“共享”外衣的互联网租赁模式

共享经济真正的核心是“搭建平台,让C端的供给者和需求者完成资源的对接”,平台并不参与到实际的交易中,而是扮演规则制定者和执行者的角色。

但是从共享单车到共享雨伞,再到共享充电宝等,无不在共享经济这条路上走偏了,有“共享”之名,无共享经济之实。以共享单车为例,共享单车模式下所谓的共享经济本质上是被互联网包装的租赁经济,共享单车公司作为直接的服务提供者参与到与用户的交易当中, 这显然与共享经济的最核心理念和特点不符。

“伪共享经济”时代终结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共享充电宝的悄然消失、共享单车的频频倒闭,都告诉了我们一个不争的事实——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适用于伪共享经济的模式。

共享的世界,永远不缺夸大、炒作,然而当可共享的领域越来越多,难免回到问题的本源——是否已经偏离了“共享经济”的内涵。归根结底,共享单车等伪概念企业只是互联网化经营的传统业态,不同的只是经营模式而非经济模式。而那些不具备消费场景或真实需求的“伪共享”项目,终究逃不过像当年团购、O2O销声匿迹的结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共享经济倒闭,意味着一个商业模式的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