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藏尸案”被害者父亲:女儿托梦说,想要一套白色婚纱下葬

每个女生在面对婚姻的时候都会面对这样一个古老的问题:你愿意嫁给一个深爱你的人?还是嫁给一个你深爱的人?

杨俪萍,一个父亲眼中的乖乖女,毅然选择嫁给一个自己深爱的人,可是最终她却被自己的丈夫掐死,还被藏在阳台的冰柜里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这个男人还刷着她的卡和其他女人打情骂俏,直到无法伪装的时候才向公安机构投案自首。

“杀妻藏尸案”被害者父亲:女儿托梦说,想要一套白色婚纱下葬

这个故事的开始,源于两位个性迥然年轻人的吸引,一个乖巧、独立、善良、单纯,热爱小动物,基本不会和别人争辩,连大声说话都很少。大学填志愿的时候,大家认为她的性格比较适合做老师,她也就接受了大家的意见,选择了上海师范大学,并最终应聘上一所重点小学的教师。

另一个自小父母离异,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就读于离家不远的职校,毕业后,就做起了销售员,混迹于各个酒吧,熟谙“哪个酒吧年轻女孩多,哪个酒吧可以随便畅饮。”命运安排了朱晓东在某个午后看见了杨俪萍,然后展开了追求。

对于这个乖女孩来说,这个有点痞,有点坏,个性十足的男孩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着,原来生命还可以这样存在着。爱情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袭击了她,而且让她毫无还击之力。于是,她愿意为他改变,换上运动装,尝试纹身,甚至在吵架第二天,会去买一个他喜欢的包,因为她觉得对他好,比对自己好来得更开心。

这就像是许多言情小说中一段美好爱情的开始,可是真实生活的故事却是爱情慢慢褪去它的魔力,人生已经不是如初见了。在结婚初期,她就发现了丈夫的出轨,甚至达到了半年之久。她原谅了,只是让他写了一份保证书,她以为这会是一种严厉的约束,可是,没有想到他还是出轨了,甚至是在一次吵架后,掐住了她的脖子。

“杀妻藏尸案”被害者父亲:女儿托梦说,想要一套白色婚纱下葬

究竟是什么让爱情变质了?

一、 个性差异是魔力也是炸药

记得闺蜜向我抱怨,为什么在结婚前那么吸引自己的行动力力超强的老公,在结婚后变成了冲动的代名词。那些曾经吸引自己走入婚姻的优点却变成了婚后让自己讨厌的缺陷,这是因为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的建立需要经历五个阶段:浪漫期、权利争夺期、稳定期、承诺期和共同创造期。

而考验一段感情能否持久就在于这权利争夺期,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磨合期。这时那个曾经吸引你的爱人早就褪去了迷人的光环,来到了真实的人间,你会拿着放大镜仔仔细细打量他,缩小优点,放大缺点,在彼此的差异中不断拉锯。能否有效沟通,求同存异决定了感情的下一个走向。

二、 别让爱情变成了“救赎”

2014年,杨俪萍家里的猫生病了,她整整守了一夜,第二天不等兽医来,猫就去世了。她还开车从浦西穿过半个城市到浦东的宠物火化场进行殡葬。装着小猫骨灰的小白罐子至今都还摆在她的书柜上。言情故事小说的女主角都有着这样的善良,她们用着自己最大的善良和耐心将男主角拉离泥潭的生活,走向平步青云的未来,最终也迎来了两个人的happy ending。

而真实生活中,当爱情变成了一场救赎,将生命的全部意义托付在另一人身上,那么耗尽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善良,更有可能是自己的生命。

“杀妻藏尸案”被害者父亲:女儿托梦说,想要一套白色婚纱下葬

三、 重视关系中的成本经营

杨俪萍的好友提起,她和朱晓东的婚礼很简单,甚至没有婚纱,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和破洞牛仔裤。这让我想起一个网上的玩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办个超级麻烦的婚礼,这样当你们有离婚的念头时,想想那个时候花的钱和受的罪,肯定会说,这么麻烦还是算了。用经济学的语言解释心理学的关系投入就是成本,包括了精神成本和经济成本。

一段稳定安全的关系需要双方共同投入成本,承担风险,享受收益,而不是单方面的付出。时间久了,坐享收益的一方就不会想着要去投入,更不用说精心呵护了,一旦有风险发生,他不会想着双方曾经的付出,然后学习着更加的体谅和包容对方,反而会怪罪对方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付出了。

爱情是一场双人舞,只有两个人共同的努力才能跳出属于自己的舞蹈。杨爸爸在一篇采访中说自己梦到女儿给她托梦了,希望爸爸给她买一件白色的婚纱放在墓穴里。愿天堂里再没有任何伤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杀妻藏尸案”被害者父亲:女儿托梦说,想要一套白色婚纱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