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远讲述20年蒙冤经历:15年牢狱与社会脱节 赔款下来想去养牛

法制晚报2017-12-0212:07:01

周远讲述20年蒙冤经历:15年牢狱与社会脱节 赔款下来想去养牛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王荣辉)11月30日上午11时许,新疆高院对周远犯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再审宣判,认定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周远无罪。此时,周远已47岁,15年的牢狱,5年背负罪犯身份的艰苦生活,早已让他骨瘦形销、满面沧桑。

对于未来的生活,周远表示现在就想等着赔付款下来,然后去养些牛,慢慢发展。

据资料显示,自1991年开始,新疆伊宁市发生多起潜入民宅或学校宿舍侵害女生事件。1997年5月16日,伊宁市三中女生宿舍再次发生女生被刺下体事件,第二天,周远因有作案嫌疑被警方带走。在之后的审讯过程中,周远总共被迫承认了38起伤害威胁妇女的案件。1998年,周远一审被判为死缓。

一审期间,一个名叫霍勇的疑犯被警方抓获,其供认的作案手段、作案对象与周远案极其相似。霍勇的出现,让周远的母亲李碧贞坚信儿子的清白,于是申请重审。1999年4月8日,伊宁中院做出第二次判决,死缓改判无期,周远不服再次提起上诉。1999年5月12日,新疆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将案件发回重审。

2000年11月9日,新疆高院终审判决周远无期徒刑,将认定的犯罪事实由七起改为五起。2011年12月,周远案被提起再审,周远量刑由无期徒刑改为十五年有期徒刑。2012年5月,周远刑满释放后,开始与母亲不停申诉。2013年7月18日,最高法指令新疆高院重新审查此案。2016年11月18日,最高法院对周远案作出再审决定书,指令新疆高院再审。

2017年11月30日,周远终于拿到无罪判决。在宣判现场,周远一直都很平静,直到“无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才略微红了眼眶;此时她身旁的母亲却还在追问“咋说的?是不是无罪?是不是无罪?”。

近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与周远进行了对话,在接听电话时,周远还一直询问身边的人“免提键是哪个?怎么声音这么小”。

对话

听到最后的“无罪” 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在听到宣判无罪后,你的心情怎么样?

周远:其实我一直很平静地在听,前边说的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只听到了最后的“无罪”两个字,当时真的很激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感觉很轻松。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从2012年刑满释放到现在都在做什么?

周远:挣钱还有伸冤,2012年那会我刚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我也需要生活,就在工地上找个份干苦力的工作挣钱,后来也陆陆续续换了几分工作,但都是些力气活。

被关了15年,已经和这个社会脱节,我只能生活在社会边缘,不敢过多地接触人,也不会向别人说起我的过去。就这样一直干了五年,基本每个月五六千的工资,在这期间,一有机会就和我母亲不停地伸冤。

怕被左邻右舍认出 找一些陌生人说话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在还没有洗刷罪名前,跟亲戚朋友的交流多吗?

周远:有家不敢回,怕被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认出来,然后问我这些事情。我觉得这个案子对我的名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像这种事你是说不清的,所以我只能找没人认识我的地方生活、工作,我也都是找一些陌生人说话,并且也不会多说些什么,我怕他们说起过去的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有没有遇到哪些困难?

周远:困难有很多,就比如找工作,我只能找一些零活干,并且有很多次人家看到我的犯罪记录直接就不让我干了,还有就是连普通人结婚生子的念头,我都不敢去想,我这种身份又有谁愿意嫁给我。并且我还要一边工作,一边伸冤,这期间我妈妈病了,得了肺癌,去年5月做了手术,我都没能回家,钱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有没有很遗憾的事?

周远:在服刑期间,我父亲就去世了,我都没来得及送他。其实我早就知道,只是我妈不说,我也不会去问,我怕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怕听到这个消息,直到出狱回家后,我才看到父亲的遗照。我也对不起我妈,这20年来都是她一直风里雨里为我奔波,其实这件事不仅毁了我的人生,我整个家庭也已经支离破碎。

出狱后的时间没有明确赔偿方案 一定要追责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现在国家赔偿进行的怎么样了?

周远:现在还没有定好,不过初步方案出来了,只有限制我人身自由这段时间的赔偿,在我出狱到现在一直背负着罪名生活的时间并没有明确赔偿。总体来说不是很满意,不过现在都是依法办理的,我相信法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还会继续追责么?

周远:肯定会,但我又觉得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已经超出了我能力范围。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对以后的生活有什么想法?

周远:其实也没太怎么想过,我现在这个年龄了高不成低不就的,找个媳妇都困难,现在就想等着赔付款下来,然后去养些牛,慢慢发展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周远讲述20年蒙冤经历:15年牢狱与社会脱节 赔款下来想去养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