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活牛注水他因此富甲一方,在小牛崽面前,故技重施却死于非命!

给活牛注水他因此富甲一方,在小牛崽面前,故技重施却死于非命!

白塘镇上有个人叫吴德,他不仅是个牛肉商贩,还是个屠夫。大家眼里的屠夫,应该都是长的浓眉大眼,虎背狼腰,神似李逵那种的。可这吴德就不一样,人不高,身材还偏瘦,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离开了摊位,不认识的人是绝对不会将他跟屠夫相提并论。

吴德的生意一直是最火的,倒不是说他卖的牛肉有多好,是因为他家的价格便宜,城里的商贩经常找他买,一头牛不到一天就能卖完。没做这行当之前,吴德在一家小公司里面做职员,每个月领两三千的工资,压根没有钱买房买车,娶妻生子。现如今,乡下盖了别墅不说,还在城里买了两套,儿子都上小学了。

这天跟往常一样,天还没暗下来,摊位上的牛肉就全都卖完了。正当吴德收拾的时候,接到了隔壁村老王打来的电话,说是要将家里的老黄牛卖了,吴德早就听说,老王家的儿子还了病住院,急需用钱,挂完电话后便笑嘻嘻地赶了过去。

“你家的这头老黄牛,怎么瘦的跟皮包骨一样?这哪还有肉卖?”吴德用手托了一下眼镜,看了一眼后便不屑地说道。

“那也没办法了啊,为了让儿子治病,家里的钱都拿去花了,没钱给它吃好的。肉虽然是少了点,可毕竟也有,你就帮帮忙吧?”老王恳求道。

“不了,这样的牛肉恐怕是卖不出去,你还是找别人吧!”语音刚落,吴德便转身欲离去。

“这,这,要不然那头小牛崽也便宜卖给你吧,反正我家也没养不了!”老王赶紧拉住了吴德的衣服,用一种接近乞求的语气说道。

给活牛注水他因此富甲一方,在小牛崽面前,故技重施却死于非命!

“那,那行吧,今晚你牵到我家的场里,我给它个痛快!”吴德敲了一眼躲在牛棚里的小牛崽,假装吃亏地说道。

其实吴德一开始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帮老王一把,而是趁他急需用钱,借机宰上一笔。牛肥瘦不所谓,反正他自有办法。

回到家中,天已经全黑了,吴德心里暗喜,这里外又可以多赚一笔了。趁着高兴劲,炒了几道小菜,再配上几两白酒,没多久人就晕晕乎乎了,心情却是大好,一边哼起了不着调的曲子,一边拿着干活的刀具,一路摇晃地走到了自家的宰牛场,准备开工了。

那头老黄牛被死死地固定在特制的桩上,而那头小牛崽则是被关在了牛棚里。当看到吴德手中的屠刀时,老黄牛更是流出了眼泪,前脚还跪了下来,像是在乞求,而那头小牛崽则是牛棚里痛苦呻吟,来回跺着脚,一副不安的样子。

手拿屠刀的吴德,喝醉后更像是一位发了疯的恶魔,嘴里的冷笑声和磨刀时发出的霍霍声,像是在给老黄牛送行一般,那样的凄凉,那样的吓人。不过,他丝毫不理会流泪老黄牛的举动,脑子里想的只有大把大把的钞票。

磨完刀后,吴德走了上前,用宰牛刀重重地往牛脑门上一拍,嘴里骂道:“畜生就是畜生,本该这种命!”说完,便吐了一口唾沫往手掌心,搓了两下后,只听“嘿”的一声,那把明亮的宰牛刀就朝着老黄牛颈部的大动脉捅去,抽出刀后鲜血便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老黄牛痛苦的叫着。谁知这时,吴德也不含糊,立马将身边的高压水枪嘴对准刀口插了进去。

给活牛注水他因此富甲一方,在小牛崽面前,故技重施却死于非命!

难怪吴德会那么说,原来他卖的是注水肉,这种方法必须用的还是活牛,水被灌进牛的心脏后,会留到牛全身的大小动脉,这样就能让水浸透牛身,出来的牛肉才会水浸而不滴,滴而不流。看着老黄牛痛苦样子,吴德却是冷漠地看着,恐怕一直一来,他都是这么做的。

一旁牛棚里却传来阵阵哀哞声,是那头小牛崽发出的,那样的撕心裂肺,惹得吴德心烦,气得大骂:“你这畜生,瞎叫什么,很快就轮到你了!”

小牛崽的哀哞声,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越来越大声。吴德气急败坏,朝地上吐了一口痰后,便先关掉了水枪,拿起了宰牛刀,走向了小牛崽,嘴里还骂道:“死了就不会叫了,还想再让你多活几天来着.......”

就在这时,那头老黄牛突然发出哀鸣声,声音越来越急促,用满是血丝的双眼盯着的吴德和自己的孩子。就在吴德要把刀插入小牛崽颈部的时候,那头老黄牛不知怎么来的力气,猛地挣脱绳索,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吴德撞了上去,吴德来不及反应,被狠狠地撞倒在一边,倒在了血泊里,原来经过刚才那么一撞,那把宰牛刀刚刚好插入了吴德的脖子里.......

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了吴德死在了自家的屠牛场里,牛棚前倒着一头老黄牛,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头小牛崽,是那样的不舍......

“老板,白塘镇的吴德死了,这下牛肉哪里买?”

“那就去黄石镇的吴良,他也是那样做的.......”

唉........

喜欢这个故事的话,多多转发,关注,点赞支持下小编呐!

爱看故事的您,可以关注我的头条号“小新小白的床边故事”,每天都有好故事分享给大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给活牛注水他因此富甲一方,在小牛崽面前,故技重施却死于非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