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引关注,店主:期待转机

“照亮读书人”的20年老店面临清退引关注

位于北京师范大学附近的知名学术书店——“盛世情书店”近日传出面临清退闭店的消息,不少老读者表示惋惜,呼吁书店留下。

人民大学青年教师刘文远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曾经几乎每月都要去一次“盛世情”淘书。“那里的书比较全面,专业性强。大约七八年前,我的书一大半是那里买的。”

北师大历史学院的一位青年教师也向记者表示,跟书店店主老范是老朋友了,经常在他那里买旧书。“老范很有眼光,不用说心灵鸡汤类不进货,就是一般的学术书也不愿意接,不少书选择很严,可以说是地下室版的万圣书园。最近我买了一套《林徽因文集》,就是在他那里找到的,拿回来发现有一卷买重了,他二话没说立马给你换其他书。现在去书店很方便,如果关闭或者搬走,就很可惜了。”

“老范两口子经常在书店‘拌嘴’,不过是‘文斗’,也是北京人说的‘贫嘴’,挺好玩的。有时候想起这些书店以及那些店主,感觉才是时代的光。”这位青年教师说。

北京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引关注,店主:期待转机

收到清退通知后,盛世情书店已经挂出“清仓甩卖”的标示

盛世情书店在北师大东门斜对面的这处地下室经营已近20年,所租赁房屋属于北京电影洗印录像技术厂,双方租约一年一签。11月上旬,书店收到厂方来函,表示今年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租,书店须在年底合同到期后7日内搬离,腾退房屋交还。

书店店主范玉福告诉澎湃新闻,双方合作多年一直很愉快,房租每年正常缴纳从未拖欠,“大家都是做文化产业的、比较相通”。这次“有些突然”,“没有告知明确的原因,也未和我们沟通”。

“在消防安全方面,这么多年来消防、工商、出版、税务各个部门都来检查过,都没有提出问题。在同一栋楼里经营的还有房屋中介、烟酒、美容店,他们都没有收到类似的通知。”范玉福说。

范玉福认为,书店为这个空间带来了许多“不是金钱所能带来的东西”。“书店有存在的价值,要不国家也不会去扶持实体书店。这个社会不能全是灯红酒绿。我们传递的是正能量,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我问心无愧。”

而即便最后不得不离开,范玉福认为,也有许多事需要妥善处理,应该有一个沟通、理解的过程。“我们在这里20年了,有几万册书籍,有许多情谊深厚的老读者,不是几台办公桌、几台电脑那么简单。光是向出版社退货,就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希望他们了解这些实际情况,让我们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

北京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引关注,店主:期待转机

盛世情书店内景

大批实体书店在复苏,高校学术书店为何仍面临困境?

“盛世情”的境遇似乎并非特例。近一年来,已经有三家知名学术书店因租约到期、被限期搬离而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关注,分别是人民大学校园内的“静闲斋”、北京大学校内的“野草书店”和“博雅堂书店”。读者的呼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书店的命运,后来“博雅堂”再次参与竞标留下,野草书店也迁址重开,“静闲斋”则闭店谢幕。

其中一家店主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尽管大环境在国家扶持实体书店的政策下有所好转,但能够顺势扩张的书店往往本身就有较为强大的资本和市场占有率,小型的文史、社科类书店要应对持续上涨的成本仍然艰难,“挺累的”。

北京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引关注,店主:期待转机

澎湃新闻此前对三家学术书店的报道

但范玉福还挺乐观。他觉得小书店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策略就是和网络书店做差异化经营:人无我有。“一些古旧书,七八十年代的书,特色书,网上买不到,就要到我们店里来买。”

“我们不拼价格,做特色。价格战不是长远之计,最后是死路一条。即便存活下来,也没有多大的生存空间。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理念。图书品种丰富、含金量高,就不担心流失读者。”

北京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引关注,店主:期待转机

范玉福在书店里

“盛世情”经历过实体书店最艰难的时期。电商来势汹汹时,范玉福只想“夹缝中生存”。“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不拖欠书款和房租,我们自己省吃俭用无所谓。做这一行三十年了,就是喜欢书,懂书,没想着有多大名,创造多大利润,就想着能用心去做。”

没想到,挺过电商的冲击,熬过市场的寒冬,却在一纸信函面前停了下来。

盛世情书店面临清退的消息经媒体披露后,许多老读者开始转发消息、呼吁关注,期待厂方能够做出方案的调整,期待事情能有转机。

“我们也在等待。”范玉福说。“我认为他们得给我一些时间,这是人之常情。我相信可能会圆满解决,我在这方面挺有信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北京学术书店“盛世情”面临清退引关注,店主:期待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