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新娘真实上演 悲催新郎追讨损失「普法微小说第248期」

逃跑新娘真实上演 悲催新郎追讨损失「普法微小说第248期」

“孙扬,要结婚啦,恭喜哈!”每个认识孙扬的人遇见他时都会喜气洋洋地问候一句,似乎要结婚的不是孙扬,而是他们自己。

关于结婚这件事,孙扬也十分高兴,毕竟,自己喜欢了三年的“女神”终于能娶回家啦!而且在此之前还曾经历过一场婚检风波,因为医院的误诊,让家中的妈妈以为自己的“女神”有传染病,曾坚决反对过他们的婚事,直到误诊之事被证实了才作罢。可也因为这件事,让“女神”与自个儿老妈之间还未成婆媳就已经关系紧张,仿佛充满了火药味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触即发。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充当“双面胶”的角色了!不过什么也比不上抱得美人归的幸福啊!

眼看着婚期将近,在酒店订的婚宴酒席也已经交了定金,这钱当然也没少出,想像着婚礼当天的场面,孙扬便情不自禁会笑出声来。不过,随着时间越来越逼近,他发现琳娜,哦,就是他的“女神”越来越不“正常”了,好像有心事一样,总时不时地在逃避着自己。真奇怪,难道是患上了婚前恐惧症?

一直到了婚礼当天,孙扬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天琳娜会表现得如此异常,原来是因为要逃婚!就在婚宴上,迟迟等不到新娘,再听说了这么一消息,看着众人那一张张窘迫的脸,孙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时那刻,他惟一的想法是:地缝在哪。

这事在小区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虽然大家都挺同情孙扬的遭遇,但免不了还是会在他背后指指点点--没办法,人总是抵挡不了八卦的好奇心。电视剧里的情节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让孙扬有些欲哭无泪。接下来的那几天,他试图找琳娜谈心,可琳娜总是避而不见。一周后,传来了消息,这消息差点没气死孙扬--琳娜闪婚了,和她在被误诊期间认识的一个男子登记结婚了!理由是,她找到了真爱!

嚯!这换谁也接受不了!就算你不想和我结婚了,你提前告诉我啊!为什么偏偏在婚宴上,我的亲戚、领导都到齐了,你公然给我放这么大一个鸽子,我以后怎么混?孙扬怒了,气咻咻地来到了张朝军家,迎面就说:“朝军哥,你这次得帮帮我!”

才打开门的张朝军立刻就明白了孙扬的来意--婚礼当天,他也参加了婚宴,也是眼睁睁看着孙扬从喜上眉梢变成了尴尬失落。而后来传来的消息,更是托了一众八卦婶的福,在小区里也传开了,这么大的事,不知道才算稀奇呢!

张朝军赶紧把孙扬迎进了书房。激动的孙扬在咕嘟嘟一口气喝完一大杯冷水之后终于冷静了一些,却还是没忘控诉琳娜的“罪状”:“朝军哥,你说我倒霉不,是,我承认我不是什么高富帅,我承认我追她追了三年,我也承认当初我妈对她的态度不好,但她也不能这样侮辱我啊!你说说看,这是我一辈子的大事儿啊,突然放我鸽子,害我丢脸不说,现在倒好,和别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她却连声对不起都没有!”

张朝军并没有打断孙扬的“控诉”,他知道,孙扬这几天肯定抑郁很久了,现在这个样子总比一蹶不振要好多了吧。当然,张朝军也是知道的:这事琳娜确实是过分了!按苏豪常说的话那就是“不带这么玩儿的”!等孙扬的情绪缓和下来之后,他先是安慰了几句,方才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嗯,这事儿确实是琳娜的不对。那你既然到我这来了,你肯定有什么想法吧?不妨说来听听。”

“朝军哥,我先把我为结婚准备的一切理一下,你帮我合计合计。”孙扬微靠在沙发上,一笔一笔地开始计算,“首先,是婚宴,朝军哥,你知道吗?我最气的就是琳娜就算不爱我了,不和我结婚了,为什么不提前一点告诉我呢?当初我们商量着办两场宴席,婚礼前一天先在她们老家办了一场,然后婚礼当天再在城里办一场。这老家的酒席都办了,钱都花了,她们家亲戚也知道她要嫁我了,她居然还能狠下心这么抛弃我!朝军哥,老家那酒席的钱,我家这边出了4万块,琳娜那边只出了2千,敢情当我这酒席是免费的,不吃白不吃啊!还有婚礼当天的那场婚宴,主要是宴请我们家的亲朋好友同事领导的,婚宴的5千块订金也是我出的,这些钱你觉得我还能要的回来吗?另外,在婚礼上,别人随的份子钱得退还给别人吧!还有,我们家之前给琳娜的彩礼、聘礼,这些能要回来吧?如果这赔了夫从还折兵的话,那我不是冤大头,亏大发了吗?”

张朝军表示认可地点着头:“是,这些都是明明白白的损失。”

“既然朝军哥你说了这是损失了,那这损失不能让我来赔吧!窦娥也没有我这么冤啊!”说到这个,孙扬又开始激动了,“我现在是老婆没娶到,我还被戴了绿帽子,我还得赔一大笔钱!这换谁谁能接受啊?!”

张朝军也跟着叹了口气,安抚地拍了拍孙扬的肩膀,确实,这事搁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向琳娜索要经济补偿么?”

“这个是必须的!要知道,我这绿帽子一辈子都摘不了了!”

张朝军明了地点了点头,开始给孙扬分析:“那这样,我跟你说说你们这层关系适合哪些法律条款吧,看看你所支付的那些钱能否要得回来。首先呢,你们的这个情况适用于婚约财产纠纷。你给琳娜家的彩礼、聘礼等,因为琳娜悔婚,你们也还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那么你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聘礼等,是应当支持的。”

“那婚宴的钱呢?”

“说到这个宴席的实际支出,要区分开来看待。在琳娜老家办的那场酒席,应该是属于女方家设的席,这个如果是由你承担的话,就应当把这个费用视为‘彩礼’,那自然就可以要求返还这笔彩礼。如果当初只说是你垫付的话,那就不能视为‘彩礼’,自然应该由琳娜承担,按照一般债权债务关系关系处理即可,同样可以要求琳娜家返还。”张朝军说着,看了看孙扬,有些不忍心把接下来的话说完:

“至于婚礼当天宴席的那5000元定金,这是你和酒店之间的合同关系,这笔定金向酒店讨要肯定是要不回来了,关键是应当由谁来承担。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你想让琳娜来承担这笔损失,目前我国的《婚姻法》并不支持。不过《德国民法典》倒是有一条规定:‘解除婚约的订婚人要向特定的人(比如另一方订婚人的父母等)赔偿其因出于对婚姻的期待而支出的费用,或者是为此负担债务所产生的损失。如果是因重大原因解除婚约,赔偿义务即不产生’。你们这就是因为解除婚约而造成了损失,你并没有什么过错,责任主要在琳娜,她并没有十分重大的理由,如果按照《德国民法典》来判的话,琳娜是应当承担这笔费用的。不过......”

孙扬沉默地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们这是在中国,不是在德国。

“至于精神损害赔偿......”张朝军顿了顿,“你们的这个情况,也并不符合侵害名誉权的构成要件,你并不会因此而遭遇他人在社会上对你贬损的评价,所以也不适用侵权法。”

“不会吗?这些天来多少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朝军哥,你知道吗?是,我知道他们也并不是说我坏话,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在议论我被逃婚的事实罢了,可是朝军哥,就是这样才更让我难受,每天我的伤口都要被掀起来无数次,我这心里难受啊!”孙扬说着说着,忍不住就蹲下来号陶大哭。

张朝军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无限地怜悯。难道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慧问提示====

荧幕中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逃婚情节虽然浪漫温馨,但现实中更受关注的却是逃婚给受害人造成的损害该如何承担!逃婚不仅给对方造成了痛苦和心理负担,往往也会造成对方财产上的损失!面对结婚时一定要慎重,一旦决定便要遵守婚约,除非有重大事由,否则便要承担法律责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逃跑新娘真实上演 悲催新郎追讨损失「普法微小说第2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