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打破企业办幼托玻璃门,让劣质教育者远离孩子?

怎样打破企业办幼托玻璃门,让劣质教育者远离孩子?

近日上海携程亲子园教师虐童视频在网上流传,画面可谓令人惊心、惨不忍睹。视频显示,女教师把一名小女孩的书包甩在地上,击打小女孩头部,推搡致使其头部撞到桌角;她还给多名幼儿喂芥末,导致幼儿大哭。为什么一个“楼上办公、楼下托儿所”的美丽构想会走到残酷的虐待局面?这里面有哪些教训值得吸取?

据网友“事体君”爆料,该亲子园存在的问题包括:给托班孩子强灌芥末、消毒水和安眠药;会上厕所的孩子也强制穿尿布,被强灌后持续腹泻不给换尿布;下重手故意拖到监控死角并专挑不会讲话的十几个月大的孩子;11月初的天气,把17个月大的女孩裤子扒光站墙角;稍大一点的孩子直指所有班级所有老师都参与了进来。

在很多人看,这次亲子园虐待事件,坏就坏在是由第三方来运营的,而不是携程自己来操办,如果携程能深度参与亲子园管理,相信不会出这样的事。所以值得追问的是,为什么企业办托儿所不是想办就能办。

据报道,携程在2016年2月的时候,开始试水企业亲子园的项目。然而开了一周就被上海长宁区教育部门“叫停”了,理由是缺少“行政许可”。之后携程关门整改,但过了两个月就成为上海总工会首批挂牌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之一,并购买了第三方服务。购买的第三方服务是 “为了孩子学苑”的早教机构,该机构上级是《现代家庭》杂志社,而《现代家庭》杂志社全资股东是上海市妇联。

听起来像是教育管理非常完善的样子,其实依然还是一笔糊涂账。事发后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对法制晚报记者回应: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也就是说,哪怕是携程方面认为“为了孩子学苑”是比较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它也并不具备什么教育资质。

过去大型国有企业都有托儿所、幼儿园,通常就设在厂区内,员工可带着孩子上班,育儿、工作两不误。那时候似乎并没有听说这些企业办幼托遇到过什么行政许可方面的阻碍。现在变得严格了,也是好事,但大公司实力雄厚,主管部门应该在这方面帮助他们,而不是设置障碍。

目前看来,企业办幼托的需求日渐迫切。这些公司对于一个城市的经济建设,都有贡献。大公司越来越大,人数动辄过万,好的小公司发展得也非常迅速,而公司和城市发展的快节奏使得照看孩子的市场需求愈发旺盛,全面二孩政策更是加剧了这个现象。公司直管、员工监督,这样的模式是值得探索的,也有合理性。从公司角度讲,把员工的孩子聚在一起照料,也是吸人才、聚人心的一种办法。

企业办幼托存在玻璃一扇玻璃门,这扇门早晚要打破,它不能永远挡在那里,这是城市和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迫切需要有关政府部门进一步简政放权,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

携程本想自己办亲子园,不得已购买第三方服务,这其实本来也是条路。按理说,由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服务,既能尽量保证托管和教育的质量,也让公司的身份更加超脱,不必亲自卷入繁琐的教育服务中去。此前的忧虑是,第三方幼托服务缺少公认品牌,无法令企业和家长足够方向。这次事件,可以说是应验了这个担忧。没想到的是,携程的合作伙伴也缺少资质。

小编觉得用法律严惩虐童者,是平息人们担忧的起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怎样打破企业办幼托玻璃门,让劣质教育者远离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