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股权换来9.26亿元 中车时代低价估值股权转让背后

51%股权换来9.26亿元 中车时代低价估值股权转让背后

最近,新能源客车市场不平静。10月27日,中国中车集团(简称“中国中车”)发布公告,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简称“株洲所”)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所持有的湖南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车时代”)51%的股权转让给中国中车,转让价格为9.26亿元。

该公告的发布,引起业界关注。对于新能源客车行业而言,中车时代电动因其独特的背景,发展状况鲜为行业所知。本次股权转让事件究竟有何深意?新能源客车进入洗牌期,对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前世依托高铁技术开启造车路

“中车时代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虽然其在新能源客车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但对他们的具体情况所知甚少。”对中国客车行业有多年研究的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高级顾问裴志浩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说。中车时代究竟有何背景?其发展历程怎样?

官网显示,2007年7月,株洲所控股的湖南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组建成立,我国第一家获准从事新能源汽车整车、动力系统总成及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及制造的汽车企业在湘江西畔拔地而起。据媒体早期报道,该公司为株洲所联合清华大学、三一集团有限公司等组建的股份制公司。目前,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74亿元,其中株洲所持股87.37%、三一集团持股1.39%、湖南高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0.7%。

其实,中车时代很早就开始接触新能源客车。据了解,中车时代15年前成立8人研发团队,承担科技部“863计划”,并开始研发新能源汽车系统。“中国中车本身就生产高铁产品,在纯电驱动技术方面有储备,中车时代也是依托了中国中车的核心技术。”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告诉记者,中车时代在新能源客车领域有自身优势。

2007年10月,中车时代首批新车(两辆电动客车,两辆传统能源客车)下线,并在当地进行了广泛宣传。根据统计,从2007年下线到目前,中车时代新能源城市客车已累计产销超过1.7万辆,在全国近百座城市运营约30亿公里的里程。其中,今年1~9月累计销售新能源客车4233辆,占据行业销售总量的10.2%,位居行业第三。

事件低价估值的内部股权转让

这场股权转让并不复杂,简而言之,就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股权转移。

转让公告显示,株洲所转让51%的股权合并报表确认的收益分为两部分:处置51%的股权产生投资收益5.4亿元,根据中车时代股权交割日未经审计剩余的36.37%股权,按照公允价值重新计量收益3.8亿元。因此,本次转让的51%股权估值约为9.26亿元,这也意味着中车时代公司本身估值仅为18亿元。这着实耐人寻味。

18亿元是否被低估?回顾格力电器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该事件还成为行业至今记忆犹新的话题。从销量方面看,中车时代今年前9个月销量4233辆的成绩单堪称满意,而珠海银隆的销量为1966辆。“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9.81亿元,净利润223.56万元。而2016年度中车时代营业收入为37.88亿元,净利润达2.02亿元。利润严重下滑,可能是本次估值较低的一个原因。”曹鹤说。

另外,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较低的估值与资本热度和中车时代电池技术受制于人也有一定关系。据了解,中车时代虽然依托中国中车先进的高铁技术储备,在电机和电控方面占据一定优势,但根据2017年新能源推荐目录,其电池系统始终由福建宁德时代和深圳沃特玛提供。

归因或为其市场策略买单

为何要转让?公告显示:“新能源客车受政策影响较大,且应收账款较高,回款周期较长,资金占用较大,同时后续发展需要强大的资金投入。本次交易将有利于公司聚焦轨道交通等有关主业,符合公司未来发展定位。”

2016年年底,工信部下发《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简称《通知》)要求,非私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累计行驶里程要超过3万公里才能领取国家补贴,并于2017年1月1日起实施。有业内人士认为,本次股权转让或许是因为新能源客车补贴问题导致中车时代出现资金难题,从而利用获取总公司“输血”来维持后续运营。

“一些企业在全国市场依靠低价策略打开市场,这是他们谋求发展的路径。”一位行业分析人士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通过低价中标策略在全国“跑马圈地”,但由于国家补贴政策的调整,企业获取补贴的时间进一步收紧,现在已经不允许企业再做“赔本买卖”。

上述行业人士这一说法并非空穴来风。他为记者提供了一份无锡、海口、吉首、广州等地的市场反馈材料,中车时代产品的售价普遍偏低。

变局搅动新能源客车市场格局

“补贴政策收紧,并非技术层面的事情,只要产品满足国家标准,3万公里从技术方面比较容易实现,更重要的是销售策略的调整。”郑州宇通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公交与新能源销售管理部刘佳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随着新能源客车补贴政策的挑战,企业除了要按照合理的价格销售,更要考虑客户的运营能力。“如果客户不具备运营能力,那么3万公里的目标就难以完成,获得国家补贴也无望。”

“就像北汽新能源脱离北汽股份成为集团一级子公司,中车时代脱离株洲所成为中车集团一级子公司,将有利于其发展。”曹鹤认为,这表明中国中车将把新能源汽车作为集团下阶段的重要战略规划之一,中车时代得到中国中车进一步支持,或将拥有更强劲的竞争力。

“现在中车时代已经被集团公司列为‘非优质上市资产’,后续没有集团‘输血’,也没有核心的电池业务,下一步发展压力不小。”上述行业人士认为,今年以来,中车时代营收与净利润一直大幅下跌,随着此次股权转移,中车时代在集团内部的地位实则明升暗降,其市场地位也可能受到影响。新能源客车行业竞争非常激烈,今年也是客车小年,今后如何与传统客车企业对垒,也将成为中车时代必须面临的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51%股权换来9.26亿元 中车时代低价估值股权转让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