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真正的主题思想不是复仇,而是宽恕与仁爱

品读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浪漫传奇,爱恨交加的19世纪法国贵族的真实世界,爱德华·唐太斯年少有为,正同未婚妻规划着幸福生活的美好蓝图,却厄运突然降临在他的身上。遭人陷害,无辜入狱。而后在法利亚神甫的帮助下神奇出狱,从而展开了一些列的复仇计划。

《基督山伯爵》真正的主题思想不是复仇,而是宽恕与仁爱

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

复仇是这本书的主线,但大仲马笔下的复仇从不给以血腥的厌恶,而是法国贵族社会的“上层”复仇。基督山伯爵不曾用一刀一剑刺杀过谁,他用上帝赋予他的金钱,智慧和谋略,一步步刺向法国贵族的最痛点——财富和名誉。马尔塞夫自杀的枪声和维尔福的精神分裂源于身败名裂,腾格拉尔的狼狈出逃源于家财丧失。基督山伯爵不用刀、枪、剑,甚至不用阴谋,就优雅的实现了自己的复仇大计。

《基督山伯爵》真正的主题思想不是复仇,而是宽恕与仁爱

大仲马作品《基督山伯爵》

基督山伯爵是上帝的使者,正义的化身,手持公平之剑,揭露法国贵族们一桩桩不为人知的丑恶罪行,马尔塞夫若不曾背叛阿里总督犯下叛国求荣的罪行,维尔福若不曾与腾格拉尔夫人结下孽缘,又惨绝人寰的想亲手活埋自己的私生子,腾格拉尔若不嗜钱如命,将夫人和女儿都作为积财的手段,基督山伯爵就不可能“奉上帝的旨意”一步步完成他的复仇计划。仇人们的身败名裂,家财丧命,不仅仅因为他们对基督山伯爵犯下的累累罪行,更是因为他们在各自人生中同样还犯下了其他的不可饶恕之罪。

《基督山伯爵》真正的主题思想不是复仇,而是宽恕与仁爱

正义的化身-爱德华·唐太斯

基督山伯爵手持公平之剑,劈开法国贵族们一张张虚伪的面具,维尔福被揭穿罪行后“原谅”维尔福夫人残杀四条人命的罪行,准备共同带罪潜逃,那是他正义和公平的检查官面具被揭下来之后懦弱无助的软体。维尔福是大仲马刻画的最生动的人物,法国的贵族与官员一副正义凛然的外表下竟然窝藏着一颗如此肮脏歹毒的心。

《基督山伯爵》真正的主题思想不是复仇,而是宽恕与仁爱

右一:腾格拉尔

当复仇计划一步步实现,仇人一个个落网时,基督山伯爵却失去了之前的镇静淡定,胸有成竹,产生了一缕缕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心绪,他挣扎着答应美塞苔丝决杀时不杀阿贝尔,他最终为了曾经或者不只是曾经的那份爱情放弃生命。这是超出了复仇之外的真情。其实,灰暗的监狱和滚烫的回忆也没有消除他对复仇的怀疑,而是增加了他对复仇的否定,因为他最终宽恕了腾格拉尔,没有按原计划用饥饿致其于死地。而腾格拉尔是他悲剧与痛苦的始作俑者,最大的主犯。

这份宽恕,这份对最深怨恨的宽恕不仅让基督山伯爵真正解脱,也使得这本书的主题由复仇升华了宽恕和仁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基督山伯爵》真正的主题思想不是复仇,而是宽恕与仁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