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费尽周折找真红糖(3):亲友舍命相救,死里逃生

一、ICU病床上,痛彻心扉的领悟

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大楼的ICU病床上醒来,透过手指戴的仪器发出的光亮,看到手指甲透出饱含生机的红光,那一刻,从未有过的体会油然而生:活着是如此美好!

从如此大的手术中醒来,可以说是从鬼门关重新走回了人间。

因为诸多原因,很多肝硬化中晚期的患者,最终没能等来重生的机会。

能从鬼门关重回人间,可谓是太幸运了,一路上不断遇到贵人帮助,没有这些亲人、朋友、医生的倾力相助,小编老刘已经不在人世了。

静静躺在ICU病床上的小编老刘,生病以来得到亲友帮助的一幕幕,如此清晰地在眼前展开。

我为什么要费尽周折找真红糖(3):亲友舍命相救,死里逃生

图1:2014年8月,小编在四川藏区新都桥拍摄的晚霞。

二、朋友的无私帮助

2009年底因为便血,到医院就诊,查出肝硬化中晚期,从此,奔波于各大医院成为生活的主题。

医院、尤其是知名的大医院,就诊、住院都很困难。这时,不少朋友热心帮忙,2010年,多次在昆华医院住院。好朋友梁大彬两口子多次联系安排,使得及时就诊。

在昆华医院住院期间,医生建议要进行肝移植手术,并且要尽快,否则,有可能发展成肝癌。并且建议去省外做手术。

2011年,决定去四川华西医院就医。很多人都知道,华西医院非常难住进去。好朋友梁文晶先生,放下手头的工作,陪着一起去华西医院,全力奔波,当天就安排进了医院。

姐姐、五弟也从陕西老家赶到成都华西医院,和医生一起研商肝移植手术的事宜。

得知要在天津做手术,好朋友张永贵、梁大彬、梁文晶先生远赴天津探望,光是来回机票,每人花费几千元。在得知手术成功的当晚,三人非常高兴,跑到天津狗不理,喝得酩酊大醉。小编老刘听到这些,泪目。

还有好朋友旷成东先生、张宏伟先生给予金钱上的巨大帮助。

我为什么要费尽周折找真红糖(3):亲友舍命相救,死里逃生

图2:四川藏区草原上的野花。

三、亲人的舍命相救,死里逃生

华西医院的主治医生也是建议要做肝移植手术,并且要尽快。我们咨询了移植手术的流程,因为肝源很紧张,只能排队等待,排在我们前面的已经有一两百人,按当时的肝源供给速度,估计要等一两年。

姐姐和五弟很是着急,问医生还有没有其它办法。

医生说还有一个办法是就是亲体捐献,家里的兄弟姐妹、亲戚都可以,只要血型匹配就可以。姐姐和五弟第一时间说,自己可以捐献。经过体检,医生说都不太合适。只能暂时出院,先回家。

这一年的春节,小编老刘照例回到陕西老家陪老母亲过年。

家里的两个哥哥和四弟很关心病情的进展,老母亲年纪大了,我们没敢让她知道我的病情。哥哥姐姐弟弟们一起商量如何解决肝源问题时,都是背着老母亲。

四弟主动说,大哥二哥年纪大,身体没那么好,经不起这种大手术。自己年轻,身体好,就用自己的肝。

时间紧迫,姐姐陪着四弟先在我们老家商州的医院,按华西医院的医生给的体检指标建议,先做一个体检。各方面指标都很合适,可以用四弟捐献的肝做移植手术。

我为什么要费尽周折找真红糖(3):亲友舍命相救,死里逃生

图3:今年国庆找糖路上,从景谷永平进入临沧路边的美景。

与此同时,远在深圳的儿子的姨妈崔顺顺小姐,得知小编老刘要做肝移植手术后,立即表示,自己愿意捐肝。这种关键时刻的舍命相救之恩,令小编老刘铭记终身。

肝源有了,接下来就是决定在那儿做手术。2012年的年初开始,儿子他妈就开始不断收集国内肝移植手术做得多和好的医院和大夫。

最终决定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做手术,并且和国内知名肝移植专家朱志军大夫取得联系,朱大夫承诺自己亲自主刀。于是我们决定就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做移植手术。

术前的准备工作很繁杂,姐姐、儿子他妈等家人不停奔忙,终于决定4月中下旬分别从昆明、陕西奔赴天津,做肝移植手术。

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朱志军大夫做了对小编和四弟进行了全面检查,确定手术可以进行,并将手术日期定在了4月27日下午。

4月30日凌晨5点多,从术后数十小时后,小编老刘死里逃生。便有了在ICU病床上,小编老刘术后醒来的那一幕。

可以说,小编老刘现在还能好好的活着,都是这些亲人、朋友舍命相救的结果。手术后的小编老刘,满眼看到的都是美好,心中充满的都是感恩。

这,就是小编老刘费尽周折要找好红糖的动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我为什么要费尽周折找真红糖(3):亲友舍命相救,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