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陉法院帮八名民工讨回拖欠4年血汗钱 民工笑开颜

井陉法院帮八名民工讨回拖欠4年血汗钱 民工笑开颜

井陉法院帮八名民工讨回拖欠4年血汗钱 民工笑开颜

井陉法院帮八名民工讨回拖欠4年血汗钱 民工笑开颜

图为办案干警给农民工发放执行款的情形

(李忠勇 杨洁)农民工工资能否兑现是个民生问题。11月9日上午,井陉县南王庄乡割子岭村牛某等8名村民来到井陉县法院执行局兴高彩烈地领取了执回的6.6万余元血汗钱。至此,该院执行局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终于将这起农民工向包工头追索劳动报酬案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据了解,2013年前后,这8名村民经人介绍到包工头高某承揽的工程工地打工,分别从事大工、小工、钢筋工、木工等工作,约定报酬每日160元,到2014年2月份,共欠他们工资14.4万余元,高某给出具了欠条。后来,这8人多次向高某索要不给,于2014年10月20日向井陉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过审理,于同年12月13日作出判决,责令高某在五日内分别给付牛某等8人的劳动报酬。高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5年5月3日,石家庄中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高某拒不执行生效的终审判决,不履行给付劳动报酬的义务。2015年6月1日,牛某等8名农民工向井陉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执行局立案后,先后向高某发出执行通知书、风险告知书及报告财产令,责令其履行判决义务,但高某仍不还欠。经多次查询高某的财产,在银行仅有一万余元存款,即予以查封,再无可被执行的财产。之后,高某去南方包工,无固定地点,电话更换,失去联系,办案干警和牛某等人多次查找未果。这些民工家住深山之中,年纪最大的已经60岁,还有妇女,无其它经济收入,就靠打工挣钱维生,给人干了活拿不回钱,使家庭生活陷入困境。

执行干警想农民工之想,急农民工之急,为了帮助农民工执行回血汗钱,采取了多种措施,尤其是按照最高人民法院规定,将高某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实施联合惩戒。今年1月10日,当高某在南方某地购买飞机票回家过春节时,遭到拒绝。接着,他又去坐火车,再次碰壁,被困在外地回不来着了急,这才意识到欠款不还的严重性,立即给家乡一个朋友打电话,委托其来法院请求主持调解,与8名农民工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先给付7万元工钱,余款于今年10月31日前偿清。在执行干警的催促下,高某履行了还款协议,11月9日,办案干警给这8名农民工办理了相关手续,将执回的6.6万余剩余款全部发送到他们手里,实现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高度统一。

法官提醒: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农民工辛辛苦苦挣个血汗钱养家糊口不容易,作为雇主应当讲诚信,及时付给劳动报酬,干了活不给钱,就会让农民工家庭陷入困境。再说,如果当“老赖”,就会被法院列入失信“黑名单”,实行联合惩戒,让你寸步难行,身败名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井陉法院帮八名民工讨回拖欠4年血汗钱 民工笑开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