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盛世危机:手机被超越后,手表业务也波诡云谲

2月6日,有外媒传出智能手环制造商鼻祖Jawbone放弃消费级市场、向医疗市场转型的消息。再联系起元老级可穿戴设备厂商Pebble4000万美元卖身Fitbit、Fitbit惨遭腰斩的股价、销量暴跌71%的Apple Watch(IDC数据)……可穿戴设备们的凛冬依然在持续。

华为的盛世危机:手机被超越后,手表业务也波诡云谲

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后,可穿戴设备曾一度被视为下一个移动互联网入口,诸多硬件厂商高调入局。我国硬件厂商亦不能免俗,在手机领域获得巨大成功的华为,于2015年9月推出了第一款智能手表——HUAWEI WATCH。

风口

这并非是华为初涉可穿戴领域,早在2014年,华为就推出了具备蓝牙耳机和运动、睡眠监测等简单功能的TalkBand B1。再加上荣耀手环、手表等系列产品,目前华为商场仍在保持售卖的可穿戴智能硬件产品可达9件(不包括最初的TalkBand B1)。

两年上线10+ 款产品,借助可穿戴智能硬件风口,华为相关硬件的发展、迭代速度迅猛。手表以及手环业务线,也被华为视作其继手机后,精品终端战略的下一个转折点。甚至华为还为手表开辟了单独的APP专区、与滴滴等巨头设立大度合作项目等。

转折

2016年,可穿戴智能硬件行业寒冬骤至。

以Apple Watch为代表的智能手表遭遇滑铁卢,Fitbit等智能手环也受到市场冷眼。在这两个领域都有涉猎的华为,面临着可智能穿戴产品出货量下滑的危机。

(注:智能手表的判定标准为,能够在手表中运行APP)

u 智能手表的库存与销量疑云

IDC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仅为270万部,与上年同期的560万部相比下滑了51.6%,排名前五的智能手表厂商中未见华为踪影。

华为的盛世危机:手机被超越后,手表业务也波诡云谲

这表明,HUAWEI WATCH出货量尚且不及排名第五、卖身Fitbit的Pebble;即HUAWEI WATCH 在2016年第三季度出货量最多不会超过8.64万台。

与出货量低相悖,HUAWEI WATCH在国内电商平台上却面临着库存紧张的问题。在京东、天猫、苏宁等第三方平台上,HUAWEI WATCH普遍存在部分版本售罄的问题;在天猫华为官方旗舰店中,干脆已将HUAWEI WATCH做下架处理,不予出售。

华为的盛世危机:手机被超越后,手表业务也波诡云谲

这是否意味着HUAWEI WATCH生产线已对该代产品停产、目前销售是否全部为库存产品,我们不得而知。但据报道,华为正在筹备第二代HUAWEI WATCH的发布,全力制造二代产品,导致产能捉襟见肘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而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第二代HUAWEI WATCH与第一代产品的发布间隔已超过一年,真空期直逼当年的小米Note。在停摆的一年多里,HUAWEI WATCH的技术与功能并未落后于市场……这并非是HUAWEI WATCH技术多超前,而是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发展、创新速度实在堪忧。难以在技术、体验上大幅超越上代产品,怕也是华为迟迟不推出新品的原因之一。

u 可穿戴设备领域的残酷竞争

如果再加上更亲民的智能手环,华为的竞争压力更加巨大。不同于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的功能简单、价格低廉、门槛相对较低。某种程度上智能手环市场就是另一个维度的千元机市场,在没有新技术出现之前,所有厂家都将被拖入价格的泥沼。

因此在比拼性价比的智能手环领域,绝大多数手环厂商都遭到了小米的狙击,华为也是受害者之一。

曾有人评价:国内硬件团队靠实现国外产品80%的功能,以及仅需国外产品20%的定价,在竞争力上远胜同类型产品。专门打造“年轻人的第一部XX”的小米(米家),是该套路的集大成者,在颠覆了手机行业后,又在各领域冲击着价格底线。其实如果将智能手环与智能手表的总业绩算在一起,不仅是小米,很多其它友商也给华为造成了巨大的阻力。

华为的盛世危机:手机被超越后,手表业务也波诡云谲

IDC发布的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第一及第二季度)显示,2016年Q1,华为在国内可穿戴市场排名第五,市场份额达3.8%;而到了Q2,华为被360超过,跌出前五,沦为“其他”。

华为(以及荣耀)发布的可穿戴设备产品虽然已经超过10款,但从出货量来看,机海战术在可穿戴设备领域并不够实用。

危机

华为始终是一家危机感很强的企业。在危机来临之前,有着敏锐嗅觉的任正非就能预感到危机的源头所在。

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任正非称:“华为正在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教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

这几句话如果拆开分析,几乎能应用于华为的全部产品线,由于篇幅有限,故只分析适用于可穿戴设备业务线的部分:

首先,可穿戴设备市场本身就是一个无人区。从2011年“可穿戴智能硬件”的概念被提出、落地,迄今已6年有余,但全球市场上尚未出现任一款划时代产品;即便是被寄予厚望的Apple Watch,也依然难以被称作成熟。

其次,不论是手机、基站亦或是日前被疯炒的石墨烯技术,华为每一代产品的技术更新,都是基于元器件技术的提升,如扩充内存、增加像素等。言外之意是,华为(或者说绝大多数厂商)不具备定义产品的能力。即模仿iPhone容易,但定义、设计出iPhone的却只有乔布斯一人。

曾经有个关于华为的段子。华为手机在向高端市场转型时,领军人余大嘴对设计、美感全然没有概念,于是就去请教任正非;行伍出身的任正非在沉思良久后告诉余承东:“那你就去爱马仕的店去看吧。”这个余承东亲口讲述的故事,完整的折射出了华为人在产品与设计上的迟钝。

手机与通信设备领域的繁荣遮盖了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在成熟的手机市场与通信领域不会发生,因为在华为面前还有苹果、三星、爱立信、高通等公司能够追逐、借鉴;但在没有出现“标答”的可穿戴设备领域,华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这对于华为来说,并不擅长。

这些症结是任正非自己点出的,而其解决方法,也许就在HUAWEI WATCH第二代产品上。

未来

据可靠消息,HUAWEI WATCH 2将于下个月召开的MWC2017上发布。虽然配置与功能尚不明确,但可以肯定的是,HUAWEI WATCH 2将继续走自己的高端路线;至于低价位区间,或将交给身后的荣耀手表或手环。

这也是华为在手机市场的布局模式。在该模式的推动下,华为于2015年超越小米,成为国内手机厂商霸主——主打性价比的小米先发制人、血洗市场;走精品路线的华为后来居上,颠覆霸主地位。如今,故事的前半段依然出奇的相似;至于后半段能否重演,则要看华为在“无人区”能否找到正确的方向。

One more thing

文章已经结束,最后再列举一些笔者对未来可穿戴设备领域发展的几点预测。

1.智能手环只是可穿戴设备领域的过渡产品,未来智能手表将成为主流。原因有二:收集的用户数据的价值,远不及智能手表;计步等手环功能将被手机替代

2.智能手表的革命,在于何时能够开发出区别于智能手机的功能。如今智能手表依然是手机的附属产品,几乎所有功能都可以在手机上实现,这是智能手表难以发展的核心原因。

3.小米和华为在智能手表市场上终有一战。从华米手表的发布,能看出小米正在向智能手表倾斜。

4.从售价79的小米手环,到如今799的华米手表,小米可穿戴设备的价格一直呈上扬趋势。除了由于小米手环一代价格已接近底线外,避免“屌丝”标签重现在可穿戴设备上,也是原因之一。

5.360等可穿戴设备品牌,虽然面向儿童的用户定位与小米、华为截然不同,但当可穿戴设备领域的技术与模式趋近成熟时,这些品牌一定也会进军商务领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华为的盛世危机:手机被超越后,手表业务也波诡云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