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墓相对」七月十四晚上,千万不要去井边,这是背尸者的独白

我三叔是道士·第四话七月十四夜探枯井·鲛女啼月绿僵出没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要想把我前世的便宜儿子送回去,使我回复人身,必须做几件事。

第一件,找齐鲛人泪、夫子尿还有百日烛,用来过阴。

第二件,把封在我身体里前世儿子的三魂七魄找齐,然后做法让他从一个残缺不全的怪物,变成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纯鬼!

我一听就怂了,这特么什么鲛人泪、什么夫子尿,听都没听过好不好,还要过阴?那不等于让我下地狱?虽然三叔跟我解释了,走不了那么远,过了望乡台,黄泉路我儿子就能自己回去了,但这不是旅游好不好,有公交么,能打车么,连个地铁都没有吧,回不来怎么办!

我问三叔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三叔露出邪魅狷狂的脸:“等到你三叔我踏破虚空,登上临仙台,到时候一个小手指头就把这给事平了”。

「四墓相对」七月十四晚上,千万不要去井边,这是背尸者的独白

我看了看他一脸焕发着第二春的青春痘,又想了想他尿频、尿急的毛病,最后得出结论,一个连自己肾虚、内分泌失调都治不好的人,还做梦成仙!你先吃你亲大侄一记天残脚吧。

后来三叔带着一屁股脚印跟我说:“事在人为,这三件东西不难找,我都知道在哪,过阴也不用怕,只要有这三件东西,绝对万无一失”。

我一听,这才是人话,而且已然这样,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但没想到找第一件法器的过程就这么刺激!

三叔跟我说,鲛人泪最好整,不是传说里鲛人族。

“现在这空气、这PM2.5,那还有鲛人,所谓鲛人泪,就是女死者望月留下的泪”。

所以我跟我半吊子道士叔叔,七月十四的半夜十二点来到了远离城市二百多里的一个农村,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纯山区!

然后他带我左溜右钻,到了一口枯井前面,指着井底说:“你下去吧”。

“为什么是我?”。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因为鬼在你身上,我还恐高”。

我一听这真特么有道理,所以只能乖乖下去了,我不想形容,在七月十五的半夜十二点,下到一口藏着shi体的枯井里是怎样一种感受。

你可以试试,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插上耳机,关上家里所有的灯,然后把空调冷气调到最大,打开午夜凶铃,支持国产的也可以选择山村老尸。

「四墓相对」七月十四晚上,千万不要去井边,这是背尸者的独白

对,看完整整一部电影之后,你将体会到我当时十分之一的恐惧!

当我的冷汗已经让我看起来像尿了裤子一样的时候,我的脚终于碰到了东西,那种感觉很怪,像化冻了的冻豆腐。

是的,你没猜错,我抱上去的,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分两次拉上去,我特么也很想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不!

过程不说了,我自己想起来都要吐,把它对着月亮摆好,我刚想拿瓶子去接,没想到原本牢固的身体“啪嚓”一声,裂了!

倒霉催的我,当时看的清清楚楚,它就好像没了骨头一样,变成了一堆肉和粘液,如果非要形容出来像什么,请看标题!到现在我一口红烧肉都没吃过!

三叔不知道啥时候点了一根烟,云淡风轻的跟我说:“看来你运气不好啊,这个时间太长,怨气已经消散完了,所以碰到月光直接就废了,下去找第二个吧”。

特么的,如果你不是我三叔,我一定把你扔井里!

「四墓相对」七月十四晚上,千万不要去井边,这是背尸者的独白

我又连着捞出来两个,结果又看了两次红烧肉,直到第四次,我知道这回成功了,因为这次的身体不但没烂,对着月光,我竟然发现这娘们长得贼标志,带着点异域风情,如果非说像谁,好吧,我第一反应是像茱莉亚·罗伯茨!

三叔把瓶子递给我,说麻溜的快点,我也顾不上审美了,赶紧干正事。

当月光照射几分钟之后,它眼睛流下了一滴眼泪,淡蓝色的,好像夜光一样,眼泪刚一离开那女人的脸,就听见呼啸一声,怀里的女人竟然变成了一股青烟,冲着月亮飞去,接着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小雨,三叔一拉我:“风紧,扯呼”,接着就是一顿撩。

我问三叔:“跑啥啊,事情不成了嘛”。

三叔说:“你现在回头就知道为啥跑了”。

我回头一看,妈的,好大一只绿毛僵!。

故事当然不会就这么完了,最起码这个刚刚出镜的僵,是不会就这样让我们完的,但那又是下一个故事了。

“三叔,你个混蛋,等等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四墓相对」七月十四晚上,千万不要去井边,这是背尸者的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