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上市尴尬:投入50亿,大赚逾400亿,大赢家腾讯还有哪些遗憾?

初冬季节,继众安在线(06060.HK)后,又一家腾讯系公司成功登陆港股市场,迎来中国网络文学高光时刻。

11月8日,腾讯旗下公司阅文集团(00772.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每股报价90港元,较发行价上涨63.6%,随后一路上扬并一度触及110港元,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报收102.4港元 ,阅文集团市值高达928亿港元(约789亿元)。

根据阅文集团此前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全球发售完成后,腾讯通过其全资附属公司(THL A13、Tencent Growthfund、Qinghai Lake)间接持有阅文52.66%已发行股份。如此一来,绝对控股股东腾讯所持股份价值约415.5亿元,成最大赢家。

两年半前,腾讯以近50亿元收购盛大文学,组建阅文集团,如今取得丰厚回报,但对腾讯而言,数百亿的收获就足够了吗?

50亿浇灌出网络文学硕果

腾讯与这颗网络文学市场硕果的渊源,要从收购昔日首富陈天桥名下的盛大文学开始说起。

2004年,凭借在线阅读付费制度混得风生水起的小说网站“起点中文网”被陈天桥收归账下,成为盛大的全资子公司,创始人吴文辉出任盛大文学总裁。

阅文集团上市尴尬:投入50亿,大赚逾400亿,大赢家腾讯还有哪些遗憾?

吴文辉,现任阅文集团联席CEO。

接下来几年间,盛大文学开始高速发展。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数据,2011年,盛大文学旗下网站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2012年,盛大文学营收10.8亿元,盈利超1亿元。

但一山不容二虎,在与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的权力相争中,吴文辉逐渐心灰意冷,最终在尝试向陈天桥提出4亿美元回购起点中文网计划失败后,选择离开盛大文学,而后被腾讯拉拢。

2014年4月,腾讯宣布以子公司形式独立运营腾讯文学,并任命吴文辉为总经理,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事务。同年12月,腾讯以约50亿元的价格收购彼时4度IPO申请失败的盛大文学。

随后,腾讯开始为这株网络文学树苗浇水施肥。2015年3月,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组建成阅文集团,并亮相于UP2015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被给予重要战略地位。

目前,阅文集团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等网络原创与阅读品牌,华文天下、中智博文、榕树下等图书出版及数字发行品牌,天方听书、懒人听书等构成的音频听书品牌,以及承载上述内容和服务的QQ阅读、微信读书等移动阅读APP。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阅文集团拥有640万位作家、960万部文学作品。在此基础上,阅文集团平台上打造出超过10亿级票房的改编电影、突破10亿点击的改编动画、多部总流水过亿的改编游戏、1000多万的单部作品周边销售、1500万册的单品图书出版、1200万册的漫画单行本销量。

事实上,阅文集团已成为对国内文化创意产业极具影响力的主要IP源头。其中,国内已授权改编影视、游戏、动漫、话剧、有声读物等产品形态的网络文学作品大部分都来自阅文集团,譬如《步步惊心》、《致青春》、《裸婚时代》、《盗墓笔记》、《鬼吹灯》、《斗破苍穹》、《琅琊榜》等超人气作品。

此外,大量的网络文学作品带来了逐渐增加的活跃用户以及付费用户。按照2016年日均移动日活跃用户数统计,阅文集团以48.4%的比例排行网络文化市场第一,随后是掌阅科技(25.0%)、阿里文学(2.3%)、中文在线(2.0%)、百度文学(0.8%)。

阅文集团上市尴尬:投入50亿,大赚逾400亿,大赢家腾讯还有哪些遗憾?

国内主流网络文学平台。

与上述网络文学平台相似,阅文集团主要收入来源为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以及网络游戏服务和网络广告业务。据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上半年阅文集团收入为19.24亿元人民币,期内公司净利润约2.13亿元,去年同期亏损238.1万元,营收同比大增约92.5%。

2017年7月,距离实现盈利仅一年时间,阅文集团便开始寻求分拆上市。今日阅文集团成功IPO,付出辛苦劳作的腾讯在这一交易中收益丰厚。

用流量变现尴尬了谁?

以近50亿元的收购成本换来市值近800亿的网络文学巨头,收割者腾讯算盘敲得叮当响,但它尚没有完全实现当初收购盛大文学的意图。

在阅文集团招股书中,腾讯透露,当年收购盛大文学,旨在于中国网络文学市场创立用户基础最大、作家群体最多、内容库最全面及变现能力最强的领先市场地位。

如今看来,随着阅文集团的正式上市,腾讯当初希望达成的目的只完成了一半,即通过并购盛大文学这个优质资产,填补业务空白获得收益,其更看重的另一目的“成为变现能力最强的企业”则还在路上,更别提通过为腾讯的内容战略购买组件,发挥各娱乐业务板块联动作用,打造泛娱乐帝国。

一方面,在线阅读收入为阅文集团核心的收入来源。据招股书披露,2014-2017年6月,阅文集团分别实现在线阅读收入4.52亿元、9.7亿元、19.74亿元、16.32亿元,占全年总收入分别为97%、60.5%、77.1%、84.9%。

阅文集团上市尴尬:投入50亿,大赚逾400亿,大赢家腾讯还有哪些遗憾?

版权营运收入在阅文集团总收入中占比始终不高,图片源自《21世纪经济报道》。

作为一手掌握国内超过1000万个IP资源的绝对龙头,阅文集团的版权收益却不甚理想。据了解,2014-2017年6月,阅文集团的版权营运收入分别是1.21亿元、1.62亿元、2.47亿元、1.5亿元,占全年总收入分别为2.6%、10.1%、9.7%、8.1%,远不及在线付费阅读占比。

早在2015年阅文集团首次亮相大众时,吴文辉就表示,阅文集团将深入IP开发制作过程,以保证IP价值在出版、影视、游戏、动漫、音乐、周边等各产业领域的充分开发、优质开发,让“文学超越文学”。

对此,有资深从业者解释,当初腾讯选择高价接手盛大文学,而非让腾讯文学完全自行崛起,很大原因是后者仅利用了腾讯流量做变现,而未体现出IP价值。

但从阅文集团IPO招股书来看,其实际的业务结构、收入模式与竞争对手掌阅科技相近。根据掌阅科技2016年年报,9月上市、市值逾80亿元的掌阅科技也高度依赖在线阅读收费,占比超过95%,而版权变现收益不到1%。有网文行业的从业者表示,阅文集团其实是在用腾讯送的三倍于掌阅科技的流量做变现。

另一方面,在阅文集团有限的文学IP版权孵化、开发中,与腾讯合作的产品并不多,后者能从中获得的衍生效益也有待挖掘。

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调查数据显示,2016年,在国内发行的由网络文学改编的动漫、影视作品中,源自阅文集团发布的网络文学作品占据明显优势:票房排名前20部电影中的13部,播放量排名前20部网剧中的14部,下载量排名前20大网络游戏中的15部,播放量排名前20大动画中的16部。

阅文集团上市尴尬:投入50亿,大赚逾400亿,大赢家腾讯还有哪些遗憾?

阅文集团全版权运营的部分IP作品。

然而,在影视方面,阅文集团为腾讯真正有所贡献的仅《择天记》一剧。不过《择天记》的成功,除了文字IP带来的粉丝效应发挥作用外,来自腾讯的4亿投资、腾讯视频等各类资源的倾注也举重若轻。而在游戏方面,阅文集团后续产出的一系列头部小说IP,大部分选择了与外部游戏开发商合作,至今未给腾讯游戏业务贡献一个好的核心IP。

显然,阅文集团在帮助腾讯以“文字IP为源头切入文娱行业”过程中,与影视、游戏、动漫等板块协同不足,所发挥的作用没有预期中明显。

种种迹象背后,腾讯想要实现最初的并购目的,需要等待。事实上,网络文学早期红利渐渐消失的背景下,阅文集团如何保持自身稳定、持续地增长也是个难题。

南派三叔、天下霸唱、唐家三少等头部网文作家纷纷自立门户,阅文集团现有的网络文学生产模式受威胁;视频、直播等优质娱乐内容快速崛起后,网络文学产品的价值正在消解。在一些人看来,后者或许是阅文集团所面临的真正危机,如同一位从网文行业转移到影视动漫的资深从业者感慨,“文字IP以视频定胜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阅文集团上市尴尬:投入50亿,大赚逾400亿,大赢家腾讯还有哪些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