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段奕宏又拿影帝了。

在上周结束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段奕宏凭借《暴雪将至》中的表演拿下最佳男主角奖,成为 30 年东京电影节历史上第七位封帝的中国男演员。在他前面站着的,是张国荣、朱旭这些中国最顶级演员。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这不是段奕宏的第一次。2015 年,他就曾凭《烈日灼心》获得过上海国际电影节影帝。这次,段奕宏也创造了一个中国男演员的历史——成为 70 后中首个获封 A 级电影节影帝的人。

说他把这一代中国男演员的面子都挣回来了,这话不过。

而就是这样一位双 A 影帝,却被观众们像称呼隔壁大哥一样唤作 " 老段 "。我们认识他太久了,太熟悉。熟悉到,甚至有些陌生。

段奕宏是谁?

初识老段,是《士兵突击》。

大概没有几部电视剧能像《士兵突击》这样成为一代人的共同回忆,老段也是幸运,一上来就赶上这种火百年的作品。现在想想,那部剧留在亮哥脑海里印象最深的,其实不是许三多,反而是老段演的 " 老 A" 头子,那个在战场上玩游戏机的袁朗。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对着刚刚组建起的 " 老 A" 的队友们,袁朗半躺在草地上训话。从台词的停顿间歇,到表情的阴晴变化,全都无比精准。就这么简单的一场戏,把当年刚军训完还没掉色的亮哥瞬间拉回了训练场。

段奕宏这一脸老兵油子的痞劲儿,说他没当过兵,谁信?

尤其是后面的这个镜头,他想到许三多跟前,不是用走的,是用爬的: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给许三多讲怎么玩牌,这个肢体动作: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在当年中国的电视屏幕上,包括到现在,没人这么演戏,段奕宏 " 戏妖 " 的名号大概从《士兵突击》开始就埋下了根了。

妖气是他的表演个性,这种混不吝的坏小子气,老段是中国男演员中的独一份。

老段在《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又演了亦正亦邪的龙文章,神秘、行事诡异、霸气外露。怎么评价这个角色?

用网友的话来说:也就只有龙团能把张译和张国强这几个兵痞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在那之后的几年,段奕宏似乎消失了。他一直没有停止演戏,只是我们再也没有在银幕上看到过袁朗、看到过龙团。

直到 2012 年的《白鹿原》,段奕宏才再次出现,他的黑娃抢尽了整部戏的风头。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当段奕宏像个纯正的老农民一样蹲在田间的时候,他眼中没了任何士兵或团长的锐气,反而拙朴地让人有些着急。

尤其是这场吃面戏,让多少人对陕西油泼面从没听说过,到魂牵梦绕。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田小娥问:" 好吃不?" 黑娃抬头:" 啥?" 田小娥再说:" 我做的。" 黑娃又抬头:" 啥?"

什么也阻挡不了他埋头吃面,吃着吃着迷了眼,就拿大脏手去眼睛里使劲揉,旁边的田小娥笑得花枝乱颤。

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段奕宏的这些年,不是不会演了,只是,他不想再演袁朗。

在去年《非凡任务》上映的时候,黄轩曾经这么说老段:" 你这么好的演员,前些年怎么不去多拍点戏呢?"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其实话里话外,黄轩和我们观众一样,前几年都会有一种等的心理,等老段继续在屏幕上出现,演一个兵痞,一个军人,如果继续做军人,他可能会更火。但老段选择了转型,转型一定会付出代价,对于他来说,这代价就是沉寂。

老段曾经说过,最想做的就是一个默默拍戏的潜伏者,希望大家面对他的作品,背对他的生活。

这就像我们对他的感觉,虽然叫得亲切,我们对他却陌生到几乎一无所知。他不是一个聚光灯前的明星,而是蹲伏在银幕后的一头兽。他也在等,等一个角色,等一个机会。

2015 年,他等到了。《烈日灼心》中的伊谷春这个角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最像中国警察的人。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我们小时候都对《重案六组》中的警察形象习以为常,觉得警察都该是那种整天精神饱满,斗志高昂的光明样子。可实际上呢?

当面对一场灭门强奸案,而凶手可能就是你最喜欢的徒弟、和你亲妹妹的爱人时,你的内心会是什么样的?

尼采曾说,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将回以凝视。终日面对着人性最阴暗面的重案刑警,他们的内心又能光明到哪去?

段奕宏极其精准地抓住了伊谷春这种压抑的心理。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老段去派出所当了 15 天刑警,和警察们同吃同住。老段在采访中回忆,有一场戏是在知道罪犯是谁后与师父的对话,他把除了导演外的所有人都赶出屋去,只留自己一个人。拍到最后,痛苦流涕,生不如死," 平生第一次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

他真的变成了伊谷春。

那场他和邓超在吉普车上的戏,段奕宏先是无心谈到了那场悬而未破的灭门案,此时的伊谷春是对过去耿耿于怀。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而当辛小丰(邓超饰)听到案子后反应异常,露出马脚的时候,伊谷春没有说话,眼睛里却立马转变成怀疑、恐惧和纠结。

之后这个下意识撩头发的动作,把人物内心的混乱全带出来了。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这部片子,就算段奕宏只演了这一场戏,也足够拿影帝了。更不要提整部电影老段不仅有佳句,更有佳篇。

导演曹保平是一个剧本天才,极其重视剧情的冲突转折和人物内心变化,伊谷春一步步深陷内心的漩涡,对辛小丰的态度一转再转,这是对演员技巧的超高难度挑战。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而段奕宏不仅完成了角色,更将自己的风格和角色完美融合,打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警察形象。

不要忘了,就在三年前,他还蹲在地上吃油泼面吃到呛眼睛,完全是乡野间的一个莽汉。更不要忘了,他第一部电影是《二弟》,在那里面,他愚笨鲁莽到令人发指。

段奕宏到底是谁?我们迷了。

去年的《非凡任务》,段奕宏挑战了从未尝试过的反派形象——毒枭老鹰。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老鹰既有身为黑帮头子的凶狠霸气,对亡妻的噬骨深情,还有对背叛的怒不可遏——又是一个层次极其丰富的角色。导演把这个难题,又丢给了段奕宏。

老段做的有多出色?一场戏就可以证明。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这通电话,是打给十年前背叛自己、导致爱妻被杀的卧底警察。十年之血海深仇,老鹰在说话时整张脸都在抽搐,眼睛里还有泪水。

我们自己可以试试,想在正常状态下让脸抽搐起来有多难,所以在这里,段奕宏是真的被 " 气到发抖 "。

这就是一个顶级方法派演员的实力。

更不要提就在同一年,《记忆大师》上映,段奕宏又做回警察,用一个明正实反的角色,把剧中人和观众从头骗到尾。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段奕宏是谁?我想可以这么下定义:

他是一个最常被导演下难题,又把所有难题都回答到完美的演员。他的所有角色,无一例外拥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心层次,和极其复杂的人性转变。

他演过好片,也演过庸片,但不管是在什么质量的电影里,他的演技都很稳。他像是独立在作品之外的一个人,用自己对戏的琢磨,对抗着整个行业的浮躁。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这样的人,经常是格格不入的。

与他合作过的演员很多都会谈到段奕宏对角色的琢磨之深,他可能会与导演聊角色聊一个通宵,可能会无日无夜地想戏,甚至会现场改戏。对他来说,除了角色,其他一切都可以得罪。

恰似他出道的话剧《恋爱的犀牛》中,那个为了爱情把眼闭起来,一意孤行的马路。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黄轩也曾谈到,在和段奕宏合作之前有些怕,因为他 " 在工作中特别强势,特别轴,而且是打破砂锅的那种。" 但是合作之后,又觉得他的这种轴很可爱,甚至带有些 " 幼稚 " 的味道。

戏痴,戏妖,这些词语或许都可以用来形容段奕宏,老段自己是这么说的:" 我愿意为戏成奴,屁股都听电影的。"

这就是段奕宏,一个戏奴。他的生命已经被戏攫得死死的,自己都没法摆脱。

有趣的是,段奕宏似乎跟警察这个形象特别有缘。

老段出道的电视剧就是 1999 年的《刑警本色》;让他获得上海电影节影帝的,是《烈日灼心》;让他拿到东京电影节影帝的,是《暴雪将至》。在这部新片里,他虽然不是警察,却是一个一心想当警察的保卫科长。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作为唯一入选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暴雪将至》讲了一个发生在上世纪 90 年代下岗潮期间的故事。

就像那个灰蒙蒙的时代一样,整部片子从头到尾都在下雨,所有人都活在阴鸷潮湿的心境里,等着那场将至未至的暴雪,还有一个不可预知的真相。

国内观众虽然还没看到电影,但是从预告片中,我们已经被段奕宏再次震撼。

演一场被勒脖子的动作戏,能被勒到脸部充血,眼球爆出,口涎流淌,也就戏奴段奕宏能干得出来。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可能对现在的老段来说,演技已经到了如此境地,更需要的,就是一出好戏,一个好对手。在《暴雪将至》这样的舞台上,老段可以发挥出十成。

那么未来呢?

老段在获奖感言中说:

" 直到今天我还认为我的表演仍然有着局限,但是我很开心,我开心的是我没有走到穷尽的那一步,我还可以再走下去。因为故事和人性是无穷尽的,这也是我做演员的快乐,今天的奖项是快乐的延续。"

是的,就算老段曾经挖掘出人性的那么多层次,但人性的层次本身是无穷尽的。纵观老段的角色,似乎粗砺的硬汉偏多,却失之柔情。我不相信段奕宏身上缺少温度,只是可能他还没有等到那团火。

从不会演戏、到演到精准、再到轻描淡写,直抵人心,这是一个演员成为神的路。老段到现在还常被吐槽 " 用力过度 ",似乎谈 " 戏神 " 还为时过早,但他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们相信他还会继续走下去。

因为,他是段奕宏。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东京站获影帝,他竟被称作“戏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