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

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

毛泽东与蒋介石

黄克功是个老红军,早在井冈山时期便参加革命,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历经大小战斗无数,一路由班排长、连长、营长、团长上来。长征结束时,年仅26岁的他已经是旅长。到达陕北后,黄克功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留校任职。

刘茜到延安时年仅16岁,聪明伶俐,活泼开朗,黄克功很快被其吸引。两人住处又紧挨,时间不长便坠入爱河,建立恋爱关系。

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

黄克功与刘茜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不久,抗日军政大学第十五队全体人员整建制划归新成立的陕北公学,刘茜转入陕北公学学习,而黄克功则被调回抗日军政大学,担任第六队队长。

距离本该产生更美好的情感。但随着接触机会的减少,黄克功和刘茜越走越远。成长环境、教育背景的不同更拉大了两人之间的鸿沟。

十六岁的刘茜容貌出众、能歌善舞,加上外向的性格和工作的需要,不免和其他男性有较多的接触。而这种正常的异性交往,却被简单的黄克功认为是不守妇道,芳心另许,不忠于爱情。

想要挽回爱情的黄克功屡屡写信给刘茜,批评其不专一,要求立即结婚。刘茜姑娘可不是被吓大的,当即回信拒绝了黄克功的纠缠,并要断绝恋爱关系。

战功卓著的黄克功认为“失恋是人生莫大的耻辱”,遂于1937年10月5日在陕北公学门前的河边,用手枪指着刘茜,威胁恫吓逼婚,刘茜宁死不从。恼羞成怒的黄克功连射两枪,将刘茜当场杀死,畏罪潜逃。

案情大白后,黄克功曾幻想党和边区政府会以功抵过,将其从轻发落。边区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国难当头,正是用人之际,应让其上前线戴罪立功,将功赎罪。

当时主抓此案的罗瑞卿将这种意见上报给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后,毛主席很是愤怒,当时就拍板“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什么问题?这样的人不杀,我们还是共产党吗?!”并写了一封信给时任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刑庭审判长的雷经天,表示“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

10月11日,公审大会在陕北公学大操场召开,黄克功表示:“死刑如果是必须执行的话,我希望我能死在与敌人作战的战场上,如果允许,给我一挺机关枪,由执法队督阵,我要死在同敌人的拼杀中。如果不合刑律,那就算了”。

经过庭审合议,黄克功被判处死刑。雷经天在大会上还当场宣读了毛主席的信。

黄克功被处以极刑,在边区和国统区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这样评价黄克功案,“它为将来的新中国建立了一个好的法律榜样。”

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

公判黄克功

无独有偶,在黄克功案发生前的两年多,国民党那里也有一起性质相同的案件,即张宗灵杀妻案。

张宗灵这个名字,你可能不太熟悉。但如果你知道他后来改的名字张灵甫,你就再熟悉不过了。没错,就是那个在孟良崮被打死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

那是在1935年9月,时任国民革命军第1军第1师独立旅第1团上校团长的张灵甫,因怀疑第二任妻子吴海兰与人通奸,竟然在自家菜园将吴海兰枪杀。

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

张灵甫与吴海兰

据说,张灵甫杀吴海兰的地方,是在韭菜地。在绿油油的韭菜地枪杀有出墙嫌疑的老婆,也真亏张灵甫想得出来。

案发后,全国妇女界要求严惩凶手,蒋介石命令胡宗南将张灵甫押赴南京,声称要从严处置,但在监狱关了一年也没见审判。

到了1937年初,胡宗南见风声已过,就建议蒋介石把张灵甫放出来。蒋介石答应,并且为掩人耳目,还让张宗灵改名为张灵甫。不久,张灵甫获释出狱,再娶娇妻,一路官运亨通。

黄克功与张灵甫,同样的案件,相同的罪行,一个认罪伏法,一个逍遥法外。毛主席和蒋介石在处理这两件事上的不同态度,彰显了当年国共两党领袖的不同气度乃至两党的迥异气质。天下民众心里,两党政治道德的高下已经立判,1949年的大决战只是顺理成章而已。

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

击毙张灵甫之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从毛主席和蒋介石处理这两个人的态度,可看出国共的前途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