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琴瑟合,案齐眉︱放手

大房谷,树木葱茏。空气中荡漾着花香和草木香交织在一起的清新气息。远处的海天一色,被山谷中升腾的茫茫大雾笼罩。朦朦水汽沾染在墨绿草色上,像水墨画卷的晕染。最陡峭的悬崖边,还长着株翠绿的大树,向着远处倾斜枝桠,带着仿佛要扑入云端展翅欲飞的姿态……

一声鸟唳划破寂寥的山谷,凭空多出一点生气,也惊醒了发怔的赵杨仙。一场梦转瞬即空。爹爹死了,母亲不要自己啦,这就是我的命么?杨仙矗立悬崖边,脚下是深不可测的谷底。

白净的脸颊已恢复光洁细腻如初,但那无忧无虑乐呵天真的假小子杨仙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赵杨仙的心也在悬崖边扶摇不定。第一次,带着顽强生命力努力在尘埃里、罅隙间怀着野草一岁一枯荣的希望苟活的她,感觉到活着的艰辛沉重。那深深的对逝者的愧疚与抱歉,藉由逝者的馈赠而续生的自我厌恶让她无法正常呼吸。

如果从这里消失,会不会就了结一切?

一只试探的脚已感受到失重。杨仙闭了眼,掠耳而过的是谷间啸啸风声。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拽住了她“杨仙啊~”凤眼入鬓的大人,那顾盼生辉的眸子里凝满深切的眷顾与心痛,还有点怒其不争的叱责,让想要逃避的人最后一丝坚强伪装,在这关切的凝视下瞬间崩塌。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曾经,小太阳杨仙是一道光,照亮金圣烈暗无天日的永夜。而今金圣烈的出现,是杨仙漫无边际的苦海中的一块浮木,使她不致没顶。她的命是爹爹牺牲自己救下来的,这份心不是诅咒,而是希望。

带着希望活下去,无论多艰难也要活下去,因为这就是活着的人的责任。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湖边。“对不起啊,明熙啊~”金圣烈怜惜注视着哀恸不已的赵杨仙,内心默默告解。她已占据了自己的心,他的心也随她的情绪起伏不定。“明熙啊,我曾以为永远不会再爱,可此刻我心里却有了另一个女子。原谅我,明熙啊~”

前任挂了一百年时光,然后再爱哒,那些说大人渣的你来试试~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琴瑟合,案齐眉︱主人

阴石谷的早晨犹如一幅泼墨画卷。如此美景本该配上一段清幽雅致民乐,以登对大人的逼格品味。然鹅脆生生一声“主人”的招呼打破了静谧~Duang!duang!duang!劈柴扫地洗衣做饭,庭院深深的画风一转——

勤奋努力开外挂二次元正能量家养小精灵赵杨仙上线~~

黎明即起洒扫庭院的忙碌的人儿正是wuli仙!虽然很多围观群众吐槽刚放弃轻生就瞬间满血转折太突兀,可素但可素我仙是谁?白甜是白甜但不傻,非寻常闺阁小女子。汉阳书市打拼过的职场人士更兼小太阳底色,再蒙大人点拨有方自然茅塞顿开,乃们吃瓜有啥想不开?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仙仙女仆养成这段好大春秋手笔!

编剧替圣仙发糖发得不要不要,蜜里调油甜得发腻~大人百年孤独中最甜蜜时光没有之一。趁着为大人洗衣在美腻衣帽间花痴的样子真像吃了可爱多。而此间大人忙着打鬼大业,浩振则苦着脸忙着帮收拾仙仙生疏家务带来的各种烂摊子[捂脸]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活着的意义,活着活着就能找到。不必用力过猛……”

金圣烈微微一笑。杨仙一怔,略略羞涩起来。雨过天晴。对新生活的期待安抚了悲怆的心。承载着逝者的生命,哪怕再难,哪怕活着比死去更痛苦也要好好活下去,因为那正是用别人的命延续自己生命的人应承担的义务。

慢慢收住笑容,杨仙抬头默默看着大人。想起当他说“因为,我正是这样而活啊~”如果每个人当下的气质里,都藏着他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那么,大人俊朗逸尘的外表之下,到底有多少厚重的历史?那些她不曾参与的岁月里,他都有过哪些心酸的故事?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琴瑟合,案齐眉︱羹汤

未谙君食性,先遣浩振尝。当暖男管家浩振陪同杨仙家务历劫,实在受不了大眼睛小女仆勤奋“破坏”阴石谷有序生活而向大人寻求庇护时,赵童鞋正在厨房无师自通学以致用,有模有样捣鼓出“色香味形”俱全的佳肴!

为自学成才的仙仙终于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手动32赞!

“大人,您快跟小赵说说让她消停点,所有活儿还是我来干吧~”浩振满脸无奈“还有,她一定是看书学的做饭,那味道……”大人望着满脸黑线的浩振忍俊不禁,带着对杨仙的宠溺与理解打断了他的碎碎念“就先让她这样吧……”话音未落门开了,我仙手捧餐盘姗姗而来。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来不及与浩振面面相觑,大人就被殷勤小女仆盯上了。

赵杨仙脸上刮着小春风,伤愈后已恢复水灵圆润的脸上满溢着幸福期待。不好,大人凶多吉少!一旁目瞪口呆的浩振心悬到嗓子眼,不知就里的赵杨仙哪知身为吸血鬼的大人是不能饮食的,勉为其难下咽也是遭罪哇。

金圣烈略有迟疑的夹起一筷放进嘴里慢嚼。那咀嚼的样子,动作轻柔仿佛在细品,然而更像难以下咽。浩振忍不住撇嘴打圆场“那个,大人本来就是美食家…然后…吃得很少…”自动屏蔽浩振评论的杨仙掀了掀眉毛,睁大无辜的眼睛,亮晶晶的眸子里满是对金圣烈的期待。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殊不知对嗜血族而言天下珍馐入喉也不过味同嚼蜡。何况稍微过量摄入咽喉就像火灼样干涩疼痛。咳咳,一滴耐受不住的眼泪在眼里滴溜溜转了几转。勉为其难挤出个“我还hold得住”的苦笑,大人用好听的性感男中音答“不错,很好吃”[捂脸]

就问这份宠溺包容还有谁!圣仙一生推,Fighting!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等你入怀已百年」琴瑟合,案齐眉︱清欢人间亦至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