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卖黄瓜口号奔放,大姑娘看完满脸通红转身就走18

兵王卖黄瓜口号奔放,大姑娘看完满脸通红转身就走18

故事简介:特种兵龙昊在三年前被人算计,导致任务失败变成废人,又被关进了号称有去无回的死囚监狱。 在监狱中,他学会了各种本领,三年之后离开监狱,重回都市的他为人办事设法混进龙腾集团,在这之前他先卖起了黄瓜……(图文无关,图片来源网络)

点击阅读第一章:

一阵脚步声再伴随着暴力开门关门的声音和叫骂声,小小的包房门口,赫然围上来了三十多号留着短寸的黑衣大汉,他们的手上,这一次拎的不再是电警棍,全是两尺长的大片刀。

这边事情闹得大了,整个酒吧都不营业了,全都停了下来,大门关闭,客人倒是没有赶走,但是这阵仗,却吓得其他客人鸦雀无声。

见到身后援兵到了,豹子哥顿时又嚣张了起来,他看着龙昊等人傲然说道:“这一次,看你们往哪里跑,哼,西平哥的场子你们都敢砸,也不去打听打听,西平哥是什么人。”

龙昊当然不知道什么西平哥,但是张烈几个人却顿时交换了一个眼神。

说真的,酒吧他们还真不是经常来,尤其是这样规模档次都算是中高档的场所,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喝点小啤酒,但是出于职业的需要,所以对于这个西平哥,他们还是有些耳闻的。

西平哥,是这一片道上刚刚冒出来一年多的一个大哥,是个人物,和很多道上混的大哥不同,这家伙是出了名的玩得脏,又狠又毒,而且据说背后还有什么大人物。

至于说这家伙厉害,是因为在燕京地下世界,极少有人在黄赌毒这三方面玩得转的。

毕竟燕京是天子脚下,道上混的老江湖们都知道,怎么样才能玩得长久,但是这家伙却有所不同,不但玩得狠,而且玩得邪,胆子也大,他明面上开着好几个高档会所,但是暗中,却控制着很多不见光的买卖,就算是燕京地下世界的很多老江湖,虽然都对这家伙很不屑,但是却又有点发憷。

道上混的就是这样,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江山代有人才出,有退隐的就有出头的,各种花样各种变本加厉,张烈等人虽然没混过,但是这里面的道理,却知道得清清楚楚。

所以听说那个什么西平哥,就算是张烈等人这样身手高强的厉害角色,也觉得事情有点闹大了。

他们自然不怕,但是他们可不是孤家寡人,有的事情,的确是他们惹不起的。

所以张烈和杨毅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张烈站起来走了上去,不卑不亢的对着豹子哥笑着说道:“豹子哥是吧?这里面有些误会,这样,兄弟们今天喝多了,你开个价,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冤家宜解不宜结……!”

但是豹子哥有了底气之后,态度直接就变了,他反手就从背后掏出一把黑乎乎的手枪,咔嚓一声上了枪膛,枪口对准了张烈的脑袋,冷笑着说道:“小子,现在说这些,晚了。”

居然动了枪,几个陪酒小姐顿时吓得魂不附体,龙昊和杨毅等人也是鸦雀无声,杨毅几个人有些皱眉却未必怕,而龙昊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笑意。

豹子哥一枪在手,那自我感觉简直太好了,他一脸的张狂的用枪口在张烈的脑门上一点一点的敲打着,嘴里还龇牙咧嘴的说道:“孙子,敢在西平哥的地盘上撒野,你们就要承担撒野的后果,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张烈绝对不是怕事的人,他眼中闪过一丝讥讽,鄙夷的看着豹子哥,嘴里无不揶揄的说道:“这破玩意儿我都不稀罕玩,豹子哥,你拿这东西吓唬我没什么意义,交个朋友,你要是喜欢,我给你弄两把AK47,怎么样?”

豹子哥没想到这边这家伙这么生猛,张口就是AK47,他吓得好险没把手上的枪给落在地上。

从刚才一开始他自然就知道,对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吃素货色,但是丢了面子,当然要把场子找回来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就是,自己连枪都掏出来了,对方居然不但是面无惧色,甚至还敢和自己扯淡。

豹子哥还没说话,他身后一个带着眼镜,面皮白净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所有见到这个年轻人的黑衣大汉,同时在嘴里喊了一声西平哥。

这个家伙,就是道上赫赫有名的西平哥,看起来却根本不像是传说中那种穷凶极恶的人物,反倒是像一个教师一样,温文尔雅。

当面,外貌是可以伪装,西平哥到底是什么人,他自己最清楚,当听说有人敢来砸他的场子的时候,他都觉得奇怪。

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啊。

基本上道上混的都知道他西平哥是个什么人物,极少有人主动惹他的。

西平哥手上端着一杯红酒,一边慢悠悠的走着,还一边小口小口地抿着,他脸上更是笑眯眯地,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也没有上前,而是从豹子哥的身后探出个脑袋看了一眼包房里的情况,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敲断三条腿,丢出去喂狗!”

这边被关在酒吧里的很多客人,他们反倒是也激动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可不是经常能看得到的,他们也没有惹事,加上喝了不少的酒,所以这些家伙反倒也有点激动了起来,甚至他们还唯恐天下不乱,心头在祈祷场面更乱一点,最好再爆发一场大战,这样以后自己和朋友玩就有吹嘘的资本了。

龙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也从张烈的脑袋后面弹出一个脑袋,似乎漫不经心:“烈哥,那娘娘腔是什么人啊?”

张烈听到龙昊这句话心头就是一声苦笑。

这家伙,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当然,张烈只是不想把事情惹得太大,却不是怕事,所以他淡淡一笑说道:“这就是道上大名鼎鼎的西平哥了!”

龙昊呵呵一笑:“娘们儿!”

站在豹子哥身后转身正要离开的西平哥,顿时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眯着眼睛上下审视着龙昊那张脸,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说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西平哥在道上混,依靠的可不全是狠毒,他当然有头脑。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些家伙既然敢在这里闹事,而且又是一脸无所谓,显然来头不小啊。

要是普通人,拉出去打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今天有点不对。

西平哥面无表情地看着龙昊说道:“混哪儿的?”

龙昊嘻嘻一笑:“家里蹲!”

西平哥白净的脸上微微冒出来一丝血色,他强忍着心中地怒气,淡淡的说道:“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龙昊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不紧不慢的从身上掏出了电话,然后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那头响了两声,然后就通了。

“龙城,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龙城惊喜的声音:“一号,你总算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龙昊原本不想给龙城打电话的,但是他心思缜密,从杨毅等人的眼神之中就能看出来猫腻,明显的,杨毅等人倒是不担心今天晚上能不能出得起,而是担心事后,被这些家伙盯上报复。

都是有家的人,这就是后顾之忧。

所以他觉得要一劳永逸,那么只能让龙城出马了。

道上混得再牛*,敢和军队叫板吗?

“事情倒是没什么事,只不过我遇到了一点麻烦,现在被一群人困在酒吧出不去了,你现在马上过来,越快越好!”

龙城在电话那头顿时就跳了起来:“他妈那个*的,那个混蛋不开眼,居然敢欺负你?是不是李少廷在搞鬼?你告诉我地方,我马上到!”

龙昊问了张烈具体的地名,然后挂上了电话,笑嘻嘻的看着西平哥说道:“我也有人撑腰!”

西平哥深深的看了龙昊一眼,阴冷的说道:“玩大的?很好!豹子,见见血!”

西平哥说完就掏出电话也打了出去,而豹子哥则是冷笑着把枪口从张烈的脑袋上转移到了他大腿上。

但是不等他勾动扳机,他的嘴里就传出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伴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这家伙右手的手腕,明显是废了。

张烈没有出手,龙昊却直接就掰断了那个豹子哥的手腕。

“威胁我?妈地,小爷我长这么大,最讨厌的就是威胁,混球,算你倒霉,居然敢威胁我?那个戴眼镜的娘们儿,听说你不是厉害吗?小爷给你看看,什么叫做厉害,烈哥,看谁敢动,动就灭了他!”

龙昊把枪递给了张烈,看着那个西平哥恶狠狠的说道。

“老大,救我啊,救命啊!”

光头豹子哥原来是个怂包,见到自己手腕断了,顿时吓得差点就尿了裤子。

西平哥也被龙昊闪电般的出手弄得有些下不来台了,他忍着心头的震怒和怨毒,盯着前面的张烈说道:“你们到底是谁?”

看情形,局势似乎对他越来越不利了,他必须要快刀斩乱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兵王卖黄瓜口号奔放,大姑娘看完满脸通红转身就走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