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去世来到阎王殿,阎王罚他来世受苦,屠夫一顿数落阎王傻了眼

屠夫去世来到阎王殿,阎王罚他来世受苦,屠夫一顿数落阎王傻了眼

故事配图:屠夫

屠夫去世来到阎王殿,阎王罚他来世受苦,屠夫一顿数落阎王傻了眼

文:聊斋奇谈

古时候,华明镇有一个姓曾的屠夫,他继承祖业,靠着这门手艺养家糊口。此人长得不怎么样,却能言善辩。

曾屠夫75岁这年,寿终正寝,他的灵魂跟着鬼差飘飘荡荡来到阎王殿,只见殿内灯火通明,到处摆着油锅与刑具,他想到自己的职业,不禁有些害怕。来到殿中间,他按照吩咐跪在地上,阎王爷正在吃饭,他见来了报道的,就把饭菜往旁边一推,抹了把嘴问:“殿下何人呀?”

曾屠夫如实回报了自己的姓名与职业。阎王爷说:“哦,原来你是曾屠夫,我刚才看过你的生死簿,上面记载你一生为屠夫,杀生无数,死在你屠刀下的猪马牛羊不计其数,可谓罪孽深重,我要判你来世做牛受苦你可有话说?”

曾屠夫一听这话,连忙说:“啥?你要我来世受苦?不行不行,你这么判刑太不公道了!”

“有啥不公道的,做了好事享福,做了坏事受苦,这是铁律。”阎王爷说。

“亲爱的阎王爷呀,你这样以职业划分罪恶太片面了,阳世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们屠宰行业就属于其中的正规行业,我们屠宰为谁呀?还不是为了养家糊口吗?你看看你桌上那盘子荤菜,如果没有屠夫,那你怎么吃到美食?”

屠夫去世来到阎王殿,阎王罚他来世受苦,屠夫一顿数落阎王傻了眼

故事配图

“虽说小有道理,可养家糊口可以做其它职业呀,比如做木工瓦工或者做小生意,那些职业多么的光荣,同样可以养家糊口啊!”阎王言道。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您说话真是不过大脑,您只知道其他职业无害,可不知如果没有我们屠夫,世上就乱套了!”屠夫站起来,继续说道:“猪马牛羊狗兔狐,哪个的繁育能力不比人强?如果不杀,它们肆意繁育将造成大街小巷犄角旮旯拥堵不堪,比如您是个普通人,现在走在街上可以随便走,如果到处都是动物,那么你一步可能就踩到一只狗爪子,狗嗷的叫了一声,你吓了一跳再后退一步可能又踩到羊蹄子,它咩了一声,你又倒退一步可能又撞到驴头马嘴呀!”

此话一出,阎王额头上冒出一层汗珠,他说:“我不在大街上走,我回家就没事了!”

“回家就没事?你想想,你回到家后赶紧关门,可是一堆猪拥挤在门前,你使劲儿也挪不开它们,门也就关不上,你只好从猪马狗羊中间挤过去来到房间,气的上床歇着,可是猫已成灾,大的小的不大不小的猫趴满了你的床铺,你把它们扒拉开,躺在床上刚喘口气,被你扒拉的猫由于碰到了其它猫,那些猫又是臭脾气,然后满床的猫咬成一团,把你吵闹死!”屠夫说道。

“啊,天呐,那可怎么办?我……躲被窝里!”

屠夫去世来到阎王殿,阎王罚他来世受苦,屠夫一顿数落阎王傻了眼

配图:羊

“没那么简单,你刚用被子蒙住头,里面成群的跳蚤就会咬的你痛苦不堪,咬你鼻子咬你耳朵还有可能咬你脚趾头,这时候你会怎么样?快说你会怎么样?”屠夫连连逼问。

“我会哭!”阎王爷委屈地说。

“哭有屁用,它们会照样咬你,这时候你会想,世上如果少一些动物就好了,有屠夫就好了,我们来了,把它们咔嚓掉,你把它们做成美食,妻子儿女养的白胖白胖的,天下也不拥堵了,岂不是很好?”

“对对对,这样好!”阎王爷拍手叫道。

“那我们岂不是对世界有功而无害!”

“对对对,你说得对。”

“世上的事看起来善不一定是善,看起来的恶不一定是恶,凡事要讲究平衡您说对吧?如果您觉得对,我是不是就无罪了?”

“说得好,一切以平衡为好。你无罪了,刚才是我说错了,那么下辈子你继续做普通人吧,至于选择什么职业,就看你爱好吧!你觉得如何?”

“甚好,正合我意!”曾屠夫被带下去后,心说:幸亏我能言善辩,说出了人间大道理,否则就毁了一辈子!(故事完)

【原创故事,首发聊斋奇谈,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屠夫去世来到阎王殿,阎王罚他来世受苦,屠夫一顿数落阎王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