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回声

沙漠的回声

三毛,这个美好的女子。

她的书,字字句句,简简单单,却以不可思议的组合那么理所当然地走在一起,讲述着那一个个简单却动人的故事。也许你和我一样,也深深爱着这个执着的,痴迷的,善良的,勇敢的女子,爱着她讲那些遥远的故事,爱着她的爱。也许你不认识她,也许你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她,又或许没有也许。

她说:“这个地方,不是我的,走吧!”

逃学、敌对老师、儿童时期的委屈、老师的压迫、学习的压力......读着这些相似的故事和心情,总会觉得找到了一个小伙伴,在遥远的一个地方感受着你的感受,受着你受的委屈,还说出了你想说的话。会觉得原来自己并不孤单,原来甚至有个女孩忍受着比你更难的境地,而她比你更勇敢地面对。

连着3次考试都得了满分,结果却老师怀疑她作弊,对她进行逼问。小小的三毛说:“作弊,在我的品格上来说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是老师,也不能这样羞辱我。”

多么希望三毛的勇敢会换来一个美好的结局,可是最后…….

不曾想,当恨到想杀死这个老师时,她内心是被怎样的刀划过。当看到那个老师以卑鄙的方式让她得了零分,在她脸上用墨汁画圈时,我恨不得狠狠地抽那老师两巴掌,可怜的三毛。

她那么爱读书,可这之后再去学校却已是负担。她思考着:“我到底在干什么?我为什没有勇气去最求自己喜爱的东西?我到这儿到底是在忍受什么?”于是,当走到校门口时她只是叹了一句:“这个地方,不是我的,走吧!”便离开了。我喜欢她的为喜欢而离开。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地看书。也许坟场,也许书馆。我厌倦,我抱怨,却很少思考,更少寻求办法来改变。那也许是因了我的懦弱和愚昧。而她,那个从小就勇敢的女子,在以后的路上也多是勇敢的。就好像她在撒哈拉那里勇敢帮助革命军领袖,勇敢地奔向即将被处死的沙伊达,勇敢地在随时都发生爆炸的地方坚定定守护着她的家,守护着自己的爱。她真勇敢。

“那一只只与我握过的手,那一朵朵与我交换过的粲然微笑,那一句句平淡的对话,我如何能够像风吹拂过衣裙似的,把这些人淡淡的吹散,漠然的忘记? 每一粒沙地里的石子,我尚且知道珍爱它,每一次日出和日落,我都舍不得忘怀,更何况,这一张张活生生的脸孔,我又如何能在回忆里抹去他们”

这是《搭车客》的故事了。有两句无关紧要的话想要先分享一下,那是沙漠居民哼唱的歌谣的句子“想起了沙漠就想起了水,想起了爱情就想起了你”。

你想起了谁呢?其实《搭车客》讲的不是爱情,而是他们(三毛和荷西)开车载人的故事。环境恶劣的沙漠,艰难求生的老百姓,那长长的道路上走过多少人艰辛的脚步?有过多少期盼和希望?谁也不知道。但是无论是三毛还是荷西,他们都会把路上的行人带走。尽自己的力量送他们一程,毕竟路都是难走的。哪怕那些沙哈拉威人有着坏坏的名声,他们也相信自己的判断,也不会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哪怕会遭遇误解。比如荷西的脑袋被敲得起了打包,他还是把人家给送到目的地。比如三毛的头发被路人带上车的羊当草啃,她也耐着难受把老人家和他的羊送到目的地。最让我有感触的是三毛帮助那个在沙漠中骑自行车的男孩的事,已回到家的三毛放心不下男孩,又重新出门了,在沙漠难以忍受的大热天里出门了。帮人帮到底,做到的有几人?做事问心无愧有几人?呵呵,也许这两个字就是回答。

我感动于三毛的热心肠,她让我感受到了满满的人情味。也感动于沙哈拉威人的简单与质朴。三毛这样写道:顺便带上车的人,在下车时,总好似拜着我似的道谢着,直到我的车开走了老远,还看见那个谦卑的人远远的在广阔的天空下像我挥手。这个画面一遍遍地在我的大脑里加工重构,总变得异常美好。

三毛载的人不只是生活中的普通小老百姓,也有职业敏感的人。比如妓女。但即使是妓女她亦真诚。对待这个世界她有着怎样的感怀,才会如此地宽容?看着那一个个汉字符号跳跃着走进我的大脑时,我不由自主地学着以更宽容的胸怀去爱这个世界,爱这个波波折折的人生。

三毛与荷西的爱情,像家乡盛开的白玉兰,一树树的洁白。

结婚以前荷西问三毛:“你要一个赚多少钱的丈夫?”三毛说:“看得不顺眼的话,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

“说来说去,你总想嫁有钱的。”

“也有例外的时候。”三毛叹了口气。

“如果跟我呢?”荷西很自然的问。

“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又问三毛:“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的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就这几句对话,三毛就成了大胡子荷西的太太。这是《哭泣的骆驼》“大胡子和我”里的段子。

“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这是怎样的一种爱呢?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但它在我心里的确圣洁得像天山的雪莲,美好的像南方孩子第一次看见大雪,叫人羡慕和感动。爱情里,一个倔强的要强的女子也都是会愿意为了对方委屈自己的。简单的生活深深的爱,三毛写在爱情里那些细碎,像一缕缕阳光,清晰而明朗。彷佛给人心种上了一个小小的太阳,温暖得叫人掉眼泪。我们是可以相信爱情的,我们是可以相信婚姻的,哪怕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在一起后都没了故事,我们也是有理由相信爱情和婚姻的。三毛说刚荷西刚结婚的时候好似小孩子办家家酒。荷西说这个家不像家,像一座男女混住的小型宿舍。看到这些情节,我觉着幸福就那么简单。

人生之路行走不易,而我们只是在结伴而行罢了。小小的天地,满满的人生,我们只管珍惜。爱情与生活的美好,需要我们背后的担当,我们只管努力。三毛爱着生活,也在教我们爱。

书里还有好多故事,那些用口哨交流的居民,那些神奇的岛屿,那个死去的陌生老人……都还来不及讲。当然,还有那个沉重的“哭泣的骆驼”,那深深的沉痛,刺痛着人心。我没有办法甚至没有资格来介绍这个故事。我想,在它面前,我就像“哑奴”的处境那般无力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沙漠的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