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很多人有情怀,但有时候情怀这东西很害人,会干扰财务数据。”昨天,百忙中的兔子溜去了ADM展偷师,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当然是听吴晓波的演讲,尤其是在吴晓波频道刚刚为新匠人办了一本杂志《造物者》(在这个时代,杂志是被看作烧钱的玩意啊)。

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我的确对“匠人”这个词充满了复杂的情感。因为这些年,看过太多流水线商品的大获成功,但精雕细琢的产品死得更多——多少人为情怀埋了单。

就像昨天还有钟表品牌的好朋友在电话聊天中给我一个建议:“有没可能把你的文章归纳出某一类,像一些大号一样,遇到类似话题就可以套用模式。”

想了一下,我说希望自己的每一篇文章都是量身定制的。因为有的手表背后充满了故事、有的品牌有惊人的历史、还有的和明星名人有道不明的关系、甚至有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如何一概而论?

如果都有模版套的话,就成了批量的营销文了。

所以,我觉得自己都像一个做文字工作的匠人了,当然还需要磨砺和精进。

这也是为什么,来到“100颗跳动的匠心”——吴晓波频道•百匠大集年度主题日(公布了百匠榜第一批上榜匠人榜单)时,我是带着思考的。如果新匠人的春天真的快来了,那么我呢?

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早在10年前,估计吴晓波都不敢做这件事。

“因为消费升级,中国人均GDP已达到7000美元,市场出现新的衣食父母,我们才能在今天坐下来讨论匠心和匠人这个话题。”吴晓波说,在中国历史上,2000年前就出现了“匠人”一词,那时候管仲变法一个重要政策是“四民分业,士农工商”,其中工就是工匠,“200年前,工业革命又对农耕文明进行了冲击。很早以前,中国很多商品和人名有关,比如张小泉、胡庆余堂、张生记等,但随着工业化带来商业的批量化生产,产品开始送往全球各地,名字就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第一批被消灭的就是匠人。在前阵子的热门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有很经典的土布洋布之争,机器织布局一出现,一大批手工织户失业,没有人再为手工生产的布买单。

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但为什么现在又要重新呼唤匠人?吴晓波说他第一次招募匠人时,报名数量超过他预料,有1000多人,而且他原本以为“匠人”大多白发苍苍,但实际上很多80后和90后,大多是家里手艺的几代相传。

“都是被衣食父母呼唤的,因为经济发展到了需要的时候。”吴晓波说,中国市场发生的这一切变化从来不是孤立的。

曾经的美国一度以英国作为标杆,但在1920年代起,美国的国民身份意识慢慢崛起,于是出现了牛仔裤、可口可乐、好莱坞和肯德基,所以拓荒精神和快餐文化成了美国的标志。

日本也是如此,1970年代开始发现自我,设计师三宅一生还跑去巴黎展现东西方差异。如今的日本,无论城市建设还是文化,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东方国度。

而中国也有部分人不再完全以西方品牌或文化为荣,自我身份的寻找开始了。

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一个有趣的细节,那就是百匠大集有一个特别的联合发起人——瑞士钟表品牌宝珀,而吴晓波还打趣宝珀的展厅是现场最格格不入的:“你们是奢侈品,通俗说就是一个瑞士的乡镇企业,花了200多年时间,跑来了中国。”

“十年磨一剑吧,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中国不缺工匠不缺技术,缺的是品牌。一个成熟的品牌必然是个性化的、脸谱化的。”宝珀中国区副总裁廖昱说。

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这里提到的“中国新匠人”被定义为“品牌人格化、年销售200万到5亿内、符合消费升级的需求、非大规模标准化生产”四个标准,也就是中小企业规模。

赫尔曼•西蒙在《隐形冠军》中,特别提到德国经济的强劲,主要就是来源于中小企业。它们一般有3个特点:1,在各自的小领域中排全球前三;2,年销售额10亿美金以下;3,在本领域外不为人知,也就是公众知名度很低。这些企业成了中流砥柱。

“流量时代已经结束了,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吴晓波说了最让我感到温暖的一句话,“匠人是一个有温度的存在。”

虽然我依然有些怀疑,在这个倒卖或行骗远比踏实做产品的人更能赚钱的当下,真正公平的秩序到底还会等待多久?

写到这儿已是凌晨1点,本周也破天荒更新了3篇,已破开号以来的记录。之所以默默放在二条是觉得,兔子难得写这么严肃的文字,大家就自便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吴晓波:流量时代已结束,”匠人“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