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盛大却把900亿的阅文送给腾讯

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但最终成功却不属于盛大文学。

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盛大却把900亿的阅文送给腾讯

文 | AI财经社 秦旭曌

编辑 | 王晓玲

在香港投资者的热情追捧下,今日港交所挂牌的阅文集团,开盘后不到半小时,股价就从55港元的发行价,涨至100港元,市值超过900亿,一度将港股大盘带至十年新高。

阅文是腾讯旗下的网络文学平台,成立时间还不足3年。2015年3月,腾讯将内部的腾讯文学与收购而来的盛大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

近千亿的财富盛宴,也让网络文学及IP成为泛娱乐领域的焦点。但让人惋惜的是,这个领域曾经的王者,2004年收购起点中文网用十年时间建立起盛大网络文学平台的陈天桥,在三年前选择卖掉手里的盛大文学。

曾任盛大文学CEO的侯小强说,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但最终的成功却不属于盛大文学,当年陈天桥以50亿将盛大文学出手,仅三年后,阅文集团已成就了近千亿市值。

盛大是文化公司,腾讯是互联网公司

盛大集团的在线文学业务起点是2004年收购起点中文网,此后又陆续收购了晋江文学网50%股份、红袖添香60%的股份。4年后,盛大文学从盛大集团独立出来。

这之后的两年,盛大集团密集收购了聚石文华、天津华文天下、中智博文等,线下图书出版、发行公司;此后又收购了榕树下、潇湘书院、小说阅读网等原创网文网站;以及网站天方听书和悦读网。

至此,盛大文学成为盛大在线文学业务的母集团,形成了拥有93万名作者,累计500亿字的内容储备。

手握众多原创文学网站,盛大当时在内容领域拥有近乎垄断性的优势,但是它缺少能够将不同内容整合起来的平台。盛大成立十余年间,几乎没有一款被用户长期使用的产品。这导致盛大这样的母公司对旗下子公司的业务缺少用户、流量的反哺。

盛大文学希望实现平台式运作,这是陈天桥找到侯小强的原因之一,后者在新浪工作八年,推动新浪博客的建立。

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盛大却把900亿的阅文送给腾讯

2008年盛大文学公司成立时的陈天桥。@视觉中国

侯小强任职盛大文学的5年间,打造了移动阅读平台“云中书城”,要进行原创文学内容及线上和线下出版物的整合。但是“云中书城”项目因推广不利,同手机厂商的合作不畅,长期位于移动阅读平台的倒数排位,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2012年第四季度,云中书城占3.3%份额。

2012年8月,起点中文网推出的手机阅读平台“起点读书”没能进入移动阅读平台的前十位。这样的尴尬同样出现在盛大文学旗下原创文学网站所建立的独立App中,在PC端拥有强大用户及内容积累的原创文学网站受到了掌阅iReader、熊脑看书、书旗小说等移动阅读平台的冲击。

时任起点中文网董事长、盛大文学总裁的吴文辉是盛大文学平台式运作的头号反对者,在他看来,盛大文学渠道能力不足,将线下出版物导入到线上,难以形成良性循环,成功率极低。

盛大集团旗下的视频、音乐等不同业务之间就更难形成良性的整合,盛大缺乏能将这些分散业务“装”在一起的“容器”,在流量和用户向移动端迁移的过程中,盛大在PC端建立起来的流量、用户优势逐渐式微。

而渠道是腾讯的优势。合并之前的腾讯文学曾依托腾讯的渠道优势,内容和账号一体化,实现在PC、无线门户、移动阅读app以及合作平台上的多终端阅读。

阅文集团的招股书显示,阅文文学库是微信读书、腾讯新闻、手机QQ、QQ浏览器的作品来源,2017年6月,来自腾讯渠道的阅文月活人数占比54%。预计2017年,来自腾讯自营渠道的付费阅读收入是阅文自有平台的63%。另一方面公司拥有自有平台产品QQ阅读、起点中文网及湘潇书院等9个阅读产品直接面向读者。

盛大曾经的网络迪士尼梦

在侯小强看来,盛大文学是个版权公司,核心业务就是运营版权。围绕这个核心,盛大只做两件事情,第一是把盛大文学变成一个版权的生产基地,第二是做好版权的分销。

盛大文学的整合期间,陈天桥向侯小强传达的制度安排是,旗下各文学网站专注于内容生产,盛大文学负责品牌建设、渠道建设、营销体系,打击盗版、产业链布局等。

这个整合方案招致吴文辉的反对,他认为前端内容生产与后端版权再加工及分销的割裂,反而会造成整体运营的脱节。

吴文辉带领起点中文网创始团队加盟腾讯之后,腾讯文学主要聚焦三件事情:“内容”、“产品”与“版权”。内容团队将承担内容挖掘与运营,建立网络文学内容推广机制的资深运营团队;产品团队则延续了腾讯公司优良产品血统,主要承担产品开发、升级与维护工作;版权团队作为开创网络文学版权机制及后续创新的重要力量,将主要负责IP的签入与泛娱乐拓展。

与BAT相比,盛大在泛文娱方面的布局起步并不晚。2009年,盛大集团将旗下的游戏业务分拆上市融到了16亿美元,也开始了盛大集团在资本层面快速买买买的节奏,迅速建立起音乐、视频、影视、文学领域的业务布局。

当年7月,盛大网络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51%股份,获得6家唱片公司和中国音乐市场8分之一的份额;11月,盛大宣布与湖南广电共同出资6亿,成立盛视影业公司;同月,华友世纪宣布合并视频网站酷6。

这一年也是盛大探索影游联动的关键年份,年初起点中文网将我爱西红柿的小说《星辰变》的游戏改编权以100万元,出售给盛大游戏。十个月后,在盛大网络与湖南广电合作成立盛视影业公司的仪式上,《星辰变》被宣布为盛视影业投拍的第一部电影。

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盛大却把900亿的阅文送给腾讯

高晓松出席《星辰变》游戏改编版权出售新闻发布会。@视觉中国

盛大对《星辰变》版权的改编给予足够资源支持,由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谭群钊亲自挂帅担任制作人,研发团队是盛大爆款游戏《传奇世界》项目的核心团队,研发时间历时三年。这款被盛大给予厚望的游戏没能改变盛大游戏下滑的态势,2012年盛大游戏业绩持续下滑位列腾讯、网易、畅游之后,跌出行业前三。

但是,陈天桥通过投资并购迅速建立起来的“网络迪士尼”帝国,在2011年开始经受旗下业务多位负责人先后离职的考验。2011年初影视业务的负责人,龙丹妮离职盛世影业,盛大同湖南广电的合作相继终止。同年3月,因发展方向同盛大管理层之间出现分歧,酷6CEO李善友离职。

盛大集团的元老级员工, 盛大游戏CEO谭群钊在2012年8月离职。2013年末,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离职。盛大集团的音乐业务,也在2011年华友世纪的管理层同盛大网络签署MBO协议,实现私有化而结束。

盛大集团迅速建立起来的娱乐帝国雏形,因为内部的整合不力留下的作品寥寥无几。盛世影业没能带《星辰变》登上大荧幕,2016年9月,小说作者我吃西红柿在微博上宣布《星辰变》将被改编成电视剧,由光线传媒和阅文集团共同负责。

腾讯的泛娱乐布局

没能从大文娱布局中太多受益的盛大文学,更多的依靠付费阅读实现增长。2011年末,盛大文学的总付费用户是110万,2017年6月,阅文集团自营渠道的付费用户是1150万人。付费阅读是阅文集团占比收入最高的业务,2016年,网络阅读营收占据了阅文集团总营收的77.1%,接近人民币20亿元。

过去几年,腾讯也完成了自己的文娱布局。2012年腾讯提出泛娱乐战略时,只有腾讯游戏和腾讯动漫两个平台,2014年整合内部男性原创文学的创世中文网,女性原创文学网云起书院,数字出版平台畅销图书成立腾讯文学,2015年将收购盛大文学同腾讯文学整合成阅文集团,2015年11月成立腾讯影业,2016年成立腾讯电竞。

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盛大却把900亿的阅文送给腾讯

上海动漫嘉年华上,腾讯展柜的萌妹子。@视觉中国

腾讯是IP热潮的积极推动者,2012年腾讯提出泛娱乐战略,围绕IP开发,以授权为主。奉行的理念是IP的价值不在于把持或者倒卖,而是被深度开发。

不同版权的改编在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下设的腾讯游戏、腾讯动漫,阅文集团、腾讯影业、腾讯电竞的板块间完成。

腾讯动漫和阅文集团是泛娱乐战略的内容池,保证原创内容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阅文集团阅拥有960万本作品和640万名作者,腾讯动漫签入小新、使徒子、郭斯特等批优质作者也同集英社、小学馆等知名动漫出版社进行内容合作。

腾讯影业在文学、动漫、游戏等平台上的海量IP中选区适合被改编成影视作品的内容进行孵化。

腾讯影业有三个工作室,前万达影视副总经理陈洪伟领导的大梦电影工作室专注科幻等新题材院线类电影项目;《熊出没之夺宝奇兵》等多部动画电影的制作人陈英杰领导的黑体工作室负责探索影视联动,影游联动;华强方特动漫前总经理刘富源负责的进化娱乐工作室负责国产原创动画电影的创制。

内部搭建泛娱乐框架,同外部企业合作。腾讯影业也宣布与新丽传媒、工夫影业、海纳影业的战略合作内容,与腾讯视频、爱奇艺的网络平台深度合作,以及新的青年影视人才扶持计划。

在投资层面同行业内的相关企业建立合作关系。腾讯持有华谊兄弟7.9%股份是华谊第二大股东,投资掌趣科技2%的股份,腾讯旗下的世纪凯旋是新丽传媒第5大股东,持股4.8%。

在这个体系内,一个IP无论来源于网文或是漫画,而后期可以有网剧、电影等多种开发方向。在腾讯看来一个版权产品可以非常快速的同时运营,以腾讯原创IP《择天记》为例,这个IP同时以网络小说、动画、电视剧、大电影等多种形式的运营。腾讯动漫打造的国漫《一人之下》在影视化改编和游戏化改编之外,还由腾讯互动娱乐魔方工作室推出了手游。

尽管都是靠收购建立优势,也都构想了自己的泛娱乐布局。但实际上,在网络文学业务上,盛大和腾讯所走的路径完全不同。盛大文学通过密集并购迅速建立起内容护城河,却苦于没有稳定渠道。腾讯旗下的产品矩阵有极强的渠道优势,但是在网络文学领域却没有深厚的内容积累。盛大是从内容到渠道,腾讯是从渠道到内容。

盛大和腾讯的本质区别是什么?陈天桥曾说,盛大是文化企业只是使用了互联网技术。而腾讯的基因是互联网,泛娱乐是这家巨头的战略布局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闻 » 没有陈天桥就没有网络文学,盛大却把900亿的阅文送给腾讯